我要推荐新人物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 政治 杨荣文的历史版本

<上一版本这是本词条的最新版本,由minimosika于2012-08-20贡献。查看最新版本

杨荣文 (George Yong-Boon Yeo ,1954年—) ,祖籍是潮州潮安庵埠文里乡,1954年9月13日在新加坡出生,1973荣获新加坡总统奖学金及新加坡武装部队奖学金赴英国剑桥大学深造。于1976年毕业加入新加坡武装部队。1983年获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行政管理学院公共行政学硕士学位。回国後任新加坡武装部队参谋长兼联合行动与策划司长。1988年升准将,同年辞去军职。1988年9月当选为国会议员,后在1991年,1997年,2001年 及2006年的大选中继续当选。 1988年9月13日到1990年11月27日,任新加坡财政部政务部长兼外交部政务部长。1990年11月28日,在吴作栋总理内阁,他被任命代新闻及艺术部长兼外交部高级政务部长。1991年7月1日,他被升任新闻及艺术部长兼外交部第二部长。2004 年8月12 日,在李显龙总理内阁被任命外交部长。
  2004年杨荣文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言指出台湾一些团体试图让台湾走向“独立”是危险之极的举动,引发台湾的强烈反应。 杨荣文是第一位公开撰写博客的新加坡内阁成员。
  杨荣文育有一个女儿和三个儿子。

杨荣文宣布淡出政坛的相关报道

1.杨荣文在2011年5月10日宣布淡出政坛。23年的漫长政治生涯,经过两天的反复思考,就毅然画下句点。外交部长杨荣文昨天宣布决定淡出政坛,不再参加下一次国会选举。对于许多期待他五年后设法夺回阿裕尼集选区的支持者,他透露前晚同他们见面时,已表明这项重任应交由年纪较轻的同僚去负起。不过,他将从旁协助确保整个交接过程顺利进行。

与他一起角逐这一集选区的其他队员如再诺和潘惜玉都表示将留任基层组织顾问。另一名部长陈惠华今天也将举行记者会说明个人动向。自阿裕尼集选区议席在上星期六的大选中落入工人党手中之后,人民行动党候选人的动向,尤其是作风同其他内阁部长明显不同,备受国人爱戴的外交部长杨荣文何去何从,更是受人关注。 他在外交部举行的长达50分钟的记者会上回答了人们心中的疑问,自始至终也都保持微笑,只是当谈到这次的败果时,开始眼睛泛红,脸上也流露出失望的神情。

虽已接受了服务23年的阿裕尼集选区选民的决定,不过要等到下一次大选,他已是62岁。因此,他选择在此刻宣布淡出政坛。消息一出,网上就有人发起请愿,希望政府想办法让他继续代表新加坡。然而,他深信每个国民都有义务参与政治,即使自己不再参选,并不代表他在政治上就不再作出贡献。 “我不认为我会完全从政治上退休。因为我是新加坡的公民,也有自己的信念,有自己的意见。如果我能作出贡献,就应该这么做。” 预料李显龙总理下星期将宣布新内阁阵容,自2004年担任外交部长的杨荣文届时就会卸下外长职务,那谁才是最适合的接任人选呢?

2.肯定不会参加民选总统选举

这个问题近日引起不少揣测。杨荣文受询时只淡淡的说这项任命得交由李总理去决定。不过,他承诺继任者如有任何外交上的疑问,他将很乐意分享这些年来所积累的经验和观点。“但是,他当然得自己作出决定。” 从新闻及艺术部(新闻、通讯及艺术部前身)、卫生部、贸工部到外交部,杨荣文整整当了20年部长。对于下来的事业发展,他表示现在不急于作出决定,但他可以肯定的是自己不会参加民选总统选举。

他含笑回答记者这个问题时说:“我是个崇尚自由的人,不认为自己的性情适合担任这个职位。” 政务之外,杨荣文自1989年就在行动党内部扮演决策角色,熟知党内运作。他认为个人在这方面也有能够作出贡献的地方。他刚在去年底举行的两年一度的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中蝉联中委。这意味着即使他不再担任议员,不会继续受推举为中委,但是在行动党举行下届中委会选举之前,他至少还有约一年半的时间去协助推动他在最后一场竞选群众大会上高调发表的变革倡议,以顺应国家迈向新政治发展阶段。

虽然他发表了行动党有必要自省并重新审视它与人民关系的一席演讲,最终仍不足以扭转选举结果,却已引起不少选民的共鸣。而李总理和内阁资政李光耀也在选后表示行动党会认真检讨和分析得票率下滑的原因。自称在党内常持有“非教条想法”的杨荣文看来,因全球化的影响和信息科技的创新,世界正兴起一股改变人际关系结构的浪潮,执政半世纪之久的行动党因此有必要正视这股浪潮,重新与人民缔结一种新的团结关系,以在面对更艰巨挑战的新世纪中带领国家继续前进。“这有如达尔文所提出的进化过程,可以适应新思潮的政党,就比那些被困在20世纪的政党更具优势。在这个演变的过程中,行动党不只要考虑到这次大选,也不能漠视正在影响全球的新浪潮。”

阿裕尼选战失利无疑令杨荣文失望,可令他聊以告慰的或许是他的竞选对手、工人党秘书长刘程强对选举结果的分析。按刘程强的说法,工人党的胜利并非行动党团队做得不好,而是因为选民更希望有新加坡工人党在国会里成为他们的声音。杨荣文说:“选民对工人党在国会里发出强大声音的渴望,是涌进阿裕尼的一股政治浪潮,尽管我们尽了最大努力也无法抵挡。从一开始,工人党就把阿裕尼当成全国性的战场。”

对于这次终结他政治生命的失败,这位在我国政治人物中少见的儒将并不视为个人一生中最大的遗憾。他带有一丝禅味地说:“坦白说,我的头脑不是这样构造的,这不是我的思维方式。我有一点道家思想,所以我倾向于自我脱离,把自己看成是这股大洪流的一部分,每件事情都事出有因,而大家都是生命中更大洪流的一部分。” 记者会结束时,杨荣文诚恳地感谢在座记者对他的竞选团队的采访报道,并尽显儒将风范地说:“很高兴大家都成了朋友。谢谢!”

>>查看全部杨荣文相关的图片

杨荣文 杨荣文 杨荣文 杨荣文 杨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