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郑健英的相关文章

超越自我的郑健英

日 期:  2008/7/2 11:40:55

    郑健英在潮剧舞台上扮演的角色难以计数,而每一个角色的创造,她都超越了自我,常演常新。就说国庆期间新上炉的《葫芦庙》吧,郑健英在剧中饰演了女主角娇杏,超越自我就表现得十分突出。

    《葫芦庙》中的一个特点就是每一场次的时空跨度很大,这给演员的表演增加了不少的难度,娇杏一角自始至终都由郑健英一人扮演,她不仅要扮演少女,而且要扮演少妇,还要扮演中年妇女,这在潮剧舞台上是很新鲜的。过去的很多剧目,似乎有一条不成文的固定“公式”,一个跨度就十六年,一场幕落之后,幻灯上打出十六年之后,上场的演员也由青年演员表演改由中老年演员表演,这样从舞台效果上看,似乎很合情理,演员本身的年龄与角色的年龄吻合,可是往往却由于不同演员对角色的不同理解和不同的表演手法,造成了人物性格发展不连惯,有的甚至出现了断裂,如演两个人物。

    戏曲艺术是一项创造性的事业,创造是所有表演艺术家的追求,而创造出让观众刻骨铭心的角色,源于表演艺术家本身是否具有超越自我的意识。要把角色的年龄跨度演得恰如其分,对演员来说是一种很大的挑战,除了演员要有一定的功力外,超越自我便是关键。

    《葫芦庙》一开场,后台走出个娇小玲珑、体态轻盈的村姑,台下的观众几乎都被惊得目瞪口呆,因为幻灯片分明打出“郑健英饰娇杏”,“不可能是她!”“这怎么可能是她?”可是“金桑子”一开口,观众都异口同声地说:“无错,就是她!”郑健英的表演是“出于内而形于外”,所以她在表现角色不同年龄层次时,借助严格规范的戏曲程式,寻找人物动作的可变性和真实感,这样每个年龄层次都有不同的艺术美和独特的艺术魅力。

    艺术来源于生活,也有一个积累、吸收、融化、创造的过程。郑健英演娇杏这一角色又一次地超越自我,应该说是来源于她几十年舞台实践的积累。郑健英塑造的舞台艺术形象数十个,她把演这些角色的体验,反馈到她新创作的这个角色上去。她超越了自我,所以,她在该剧的表演思路脉络分明,以其充沛的表演激情,将娇杏的心理历程演得绵绵细密 ;她更超越了潮剧舞台的框框,她用舞台行动将剧情发展变化层次鲜明地展现出来,具有强烈的穿透剧场的艺术感染力,慑人心魄,蕴藏着深刻的人文精神,郑健英的艺术内蕴和修养也尽在这一角色体现。

    郑健英在该剧中超越自我的另一表现是超越了她原有的水袖功。潮剧的水袖功的运用都很普通,出类拔萃者毕竟廖若晨星,旦行的水袖运用上似乎很程式化,乌衫与蓝衫为表现稳厚大方,一般不耍水袖,少花样;静水袖一般是摆设造型,动水袖在韵律上一般是慢而轻淡,当然,当剧情进展到激情时,也有纺纱水袖、激面水袖等……。郑健英的水袖功风格是:运用水袖各种不同技巧去刻划她所饰演的人物性格,既有思想、有内容,也有生活根据并达到一定的目的性。可是郑健英并不满足这一观众已认可的水袖表演风格,在《葫芦庙》中又一次超越自我,展现给观众的是另一种新颖、具有艺术美的水袖功夫。在该剧中,郑健英所运用的水袖功都扣紧剧情,一切为剧情服务,律动轻而柔,充满活力与生气,挥舞着一次水袖都有一个造型美,正是她运用得美、运用得巧,所以胜过千言万语,既展现了郑腱英的表演功力,又恰如其分地展现了剧中人娇杏喜怒哀乐的情感,也起到了增添光彩的作用。

    郑健英在超越自我的艺术创造中,又创造了一个让观众赏心悦目的人物形象,同时也创造出她自己的人生价值。难怪戏到结束时,有观众连连赞叹:“好戏,好戏……”一声声的感叹,既反映了戏迷的普遍心理,也对潮剧某些演员安于现状的一语道破。火爆的剧场效应证明:超越自我是观众乐于欣赏郑健英潮剧表演艺术的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