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郑健英的相关文章

金嗓子郑健英再亮金嗓

日 期:  2008/7/2 11:38:30

    新加坡戏迷专点《芦林会》,金嗓子郑健英再亮金嗓。
    1979年在泰京曼谷,潮剧名旦郑健英以一曲《芦林会》倾倒万千个潮剧迷,个个爱看《芦林会》,人人争夸郑健英:
    “郑健英金声玉质!”
    “金嗓子郑健英!”
    潮剧《芦林会》,曲深艺高,播誉海内外。说来亦挺有趣,剧中的姜诗和庞三娘,竟然十多年没有在“芦林”相会了。
    这次广东潮剧院二团赴新加坡演出,戏迷专点《芦林会》,企求聆听郑健英的一曲“芦林”以饱耳福。
    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芦林”金嗓子放今如何?笔者带着这个想法,在该团出国前特地聆听品味,可以高兴告诉你的是——金嗓子郑健英再亮金嗓,曲越音韵不减当年!
    且听她出场的几句道白:

    黯黯荒郊悲秋凉,
    飘荡芦花任狂扬。
    辞枝败叶谁瞅问,
    道旁惊悴庞三娘!

    郑健英吟得哀怨凄楚,戏曲口白的“含、咬、吐、吞”,娴熟自如,声情蕴藉,韵味隽永。一出台就“先声夺人”,依然是金嗓。
    《芦林会》中有几次不伴奏的清唱,表现了郑健英遣情入词、运腔载韵的高水平高技巧。在道白“不提临江汲水之事犹则可,提起此事来呵”之后,拖腔唱出“惨难言”,继而再清唱“惨难言”,一字多韵,声腔多变,道白、拖腔、清唱,揉合在一个“惨”字,渗透在“难言”之中。像这样的曲越腔型,没有精湛的唱腔艺术和金嗓玉韵,是难以胜任的。
    在处理另一清唱“投河只需三尺水,悬梁只需一根绳”时,郑健英念得字字如诉,句句似泣。在她饱满的声腔里压抑着多少凄怨愁情;在她清亮的音色中凝聚着多少无告哀鸣;在如此揪心肺动肝肠的声情曲调中观众洒下多少同情热泪!
    《芦林会》中有大段大段的曲文,一段段都诉说着庞三娘的凄凉苦况,一曲曲弹唱着弱者的哀音,一腔腔尽是人间揪心的悲鸣,一韵韵都是血泪情愫洒向人间……一曲“芦林”,音符满天,潮剧名曲,誉于四方。这样极尽哀怨缠绵的“曲越”,对于金嗓子郑健英来说,正好大显身手,大亮金嗓,全面施展她的唱腔艺术。郑健英是继著名青衣范泽华之后能胜任“芦林会”曲越的一个,他俩唱得各具特色。“芦林”有传人,名曲才不会中断,此乃潮剧之幸,观众之幸也!
    郑健英的唱,资本雄厚。任音域之高亢,她唱上高处能作回旋;任曲之委婉,她于委婉处垫入轻灵美韵;任旋律之多变,她的金嗓就是百啭歌喉。
    郑健英天赋加功力,一入戏,她的唱腔便变化为庞三娘哀怨的心曲:“拜君非别事,为托抚养安安儿。可怜安安方七岁,有母所生无母提携。念他是你亲骨肉,饥时兴食寒加衣。来日夫你若再重婚娶,望勿亏待我小安儿。”
    轻慢哀怨的旋律,呜咽如诉的二胡伴奏,催人泪下。郑健英以声托情,以韵生悲,唱腔艺术发挥到了尽致。
    好在她的“依”韵特别好听,鼻腔共鸣特别动人,好在潮剧名小生陈文炎配合默契,把“芦林”之曲唱得余韵袅袅。言为心声,韵为情貌。金嗓子再亮金嗓,艺苑歌坛上妙音绝唱,酬给观众以丰盛的音韵佳肴,筛给戏迷以香醇的潮曲美酒。
    郑健英从十多年前的天赋声腔,发展变化为今天更具艺术魅力的唱腔。金声玉韵,琅琅不减当年,从当年的发诸于天然到今天的诉诸于纯情。
    金嗓心声化,运腔抒情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