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陈复礼的相关文章

陈复礼先生的闲章

日 期:  2008/6/25 17:21:47

        在家中接到友人洪钟的电话,说他正在陈复礼先生潮州寓所聊天,说及我写了一篇有关他摄影作品风格的文章一事,陈先生就说请我过去喝茶谈天。
      一见面,他就说:“听洪钟说你写了篇文章,可千万别吹捧我呵。”我说:“人家评你为大师,定位是国际级。我的小文叫《中国风格潮州韵味》,给你定位是家乡级,你不加罪,我就谢主隆恩了。”我们相与一笑。
   没想我这玩笑式的定位,正中陈先生下怀。
   那天我们海阔天空、无拘无束地谈了三个小时,兴致甚浓却都意犹未尽。此后,大约每周都有一个下午,我与洪钟到他寓所去拜访,每次告辞出来,总在夜色四合,街灯放亮之时。陈先生在潮州小住,常有客人到访,我们怕他太忙,就说每周至多去拜访一次。他说:不,两次三次都行,欢迎你常来。
   陈先生不只一次说跟我们聊天是一次次的钩沉,总诱发他忆起许多尘封的往事。他那些有趣的经历,也使我们入迷,获益良多。有一天,陈先生的三弟陈复疆先生把我拉进他书房说:你把这些谈话内容记下来吧,有些事他从没谈起过,我听了也觉新鲜,记录下来是很有意思的。
   经过商量,我同意试一试,对他每幅作品的拍摄经过和背后的故事记下,加上我们从文化角度去解读,写成短文,每篇千字左右。洪钟还给定个总题《闲间话影》。
   陆续写出几篇后送给陈先生过目,他除了说用散文笔法来写最好之外,从没对写什么提出意见。有一天却忽然说:有一个内容可以写。我有六十枚印章,最常用的是“潮安人也”。“潮安陈复礼”、“广东潮安陈复礼”这几枚,我的思乡情结浓,越来越思恋故乡。
   那一刻,老人家平缓的语调充满深情,我们都被感动了。我想起我在《中国风格潮州韵味》一文中对他作品的理解,感到一阵欣慰。
   陈先生从书房取出一本很旧的作品剪辑,翻开其中一幅《凤凰台远眺》,这是我在近十几年来宣传潮州的各种出版物上常见的摄影,前景是从天上垂下的几枝木棉,枝上缀着朵朵红花,中景是宽阔的韩江水面,远处是潮州八景之一的凤凰台。这照片从未见署名,想不到竟是出自大师之手。他说那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应汕头市有关部门之邀到潮州拍摄的。当时在潮汕拍了不少照片,但都没有署名,应该说不能署名,因为署名是资产阶级名利思想的表现。
   陈先生至今仍小心的珍藏着这幅相片,应该说是珍藏着心中一曲《乡恋》。早年他在韩师读书,踏出校门就是韩江,就一定望到凤凰洲上的凤凰台。对他来说,远眺凤凰台,就是他在海外眺故乡,拍这么一幅作品,聊慰思乡之情,刻“潮安人也”等三枚印章,则是他的乡情告白。
   最近一次,我与洪钟刚踏进他家客厅,他就兴冲冲展开一幅书法,边展边说:“我没有先征得你同意,你可别告我侵犯版权。”原来书写的是我的四句快板式韵文:
   山朗水爽人风流, 岭海名邦历千秋。
   放眼天南多胜地,最宜安家是潮州。
   他是从《情系潮州》一书中抄录的,还请写得一手行书的潮州市政协主席潘春青书写成条幅。我很不安地说:“我这是青娘母做四句,怎敢登你的大雅之堂!”洪钟在一旁笑着说:“陈先生你其实就爱这最后一句。”这话显然又正中陈先生下怀,要不,他怎么会来潮州购房,常住潮州。
   现在,他把这幅书法挂在卧室门口,看着这条幅,我想起他常用的三枚印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