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陈复礼的相关文章

陈复礼现象研究

日 期:  2008/6/25 17:21:26

    ——谈到现代中国摄影艺术及流派,人们的耳边不能不跳荡着一个响亮的名字——陈复礼。
    ——如果要将中国画意摄影加以分类,那么陈复礼三个字,实际上已成为中国诗画摄影艺术流派的代名词。
    ——为什么作为商人,陈复礼又是一位成功的摄影家?为什么他能将西方的“写实”和东方的“写意”巧妙地融合?为什么他久居香港却又能在自己的作品中体现出炉火纯青的中国诗画意境?为什么?……一连串为什么。这就是陈复礼现象。
    画意摄影一—心理惯性的表现在物理学中,惯性是物质本身的一种特殊属性,当外力停止对物体发生作用后,惯性驱使物体仍然继续向前运行.这里借用惯性来说明一种心理状态。虽然作为创作心理的一种特殊属性,心理惯性存在于每一个艺术家的艺术思维之中。并且,在不同的外力作用下,会有多种表现的可能。但他能不能在最适合的外力作用下,表现出最佳的效果,这不是每个艺术家都能达到的。而陈复礼摄影作品及其风格的形成,就体现了在中国文化外力作用下,心理惯性表现的最佳境界.沿着陈氏的人生足迹,追寻他的奋斗历程,我以为对他摄影作品风格形成影响较大的主客观因素,主要可从三个方面加以考察。第一,陈氏作为中国人,他本身就有区别于他国人种的惯性因素。而早年所受的传统文化教育,特别是国画和诗歌底蕴,对后来促使他心理惯性表现出浓郁民族风格的外力形成,起了奠基作用。第二,家境贫寒,强化了经商意识,但经商绝代替不了他对艺术的追求和向往。两种意识,一个被动一个主动。以至于繁忙的商业活动,不仅没有淡化他的艺术追求,反而促使他倍加珍惜来之不易的创作时光。第三,“远走番邦”,定居香港,隔海望乡,思念情深。他了解西方文化,早年又受到了中华文化的启迪。这是他自觉不自觉选择中国文化作为外力的本质所在。同时,从外域(指不同政治、文化制度区域)审视中华文化,又使他对母体文化有独到的见解。
    上述三方面因素使强大的心理惯性逐渐表现出来,他的过程就是:创作主体(陈氏),在多种文化形态中(殖民地文化、东南亚文化、西方文化)生存,体味着一种固定的母体文化(中华文化),并且,这种体味,其一是以创作主体在外域将母体文化同非母体文化作比较的方式;其二是创作主体不定期地回到本土,亲身体会母体文化的方式。两种方式交互进行。当创作主体停止直接接受母体文化后,相对地说也就中止了直接的外力作用。此时,创作主体的摄影创作和理性研究,完全凭着心理惯性的积淀在进行。相当一段时间后,在心理惯性慢慢减弱的情况下,创作主体又将重新接受外力,继而表现出新的心理惯性。不同于物理学中的惯性是:心理惯性的每一次表现,都有新的内容和成份,并且,随着主体接受外力次数的增加,心理惯性的积淀也在增多。因此,长期置身于非母体文化之中,和间断地接受母体文化,是心理惯性释放的前提和条件。只有这样,心理惯性才足以体现母体文化内在原始冲动所诱发、召唤的,具有特殊经历的创作主体的思乡之情。正是这思乡之情,像无形的红线,联起了陈氏的爱国之心。他广交国画书法大师,饱读诗书,最大限度地通过各种途径,汲吮着母体文化的乳汁,又以民族化的摄影形式,在其作品中尽情挥洒自己的爱,创立了享誉世界的中国诗画摄影艺术流派。


    纪实与画意
    纪实摄影、画意摄影从一开始,就在陈氏摄影创作中相辅相成,共同发展。但总的看,他前期纪实摄影力度较强,特别是《血汗》、《坚毅》、《战后》等一批作品,具有明显“关心人”的色彩,并带有一定的意志判断、“爱憎”指向。以抓拍的方式结构画面,用强有力的纪实语言打动人,震撼人。陈氏的画意摄影以其独有的魅力成为摄影界的一面旗帜,这也是他对世界摄影宝库最主要的贡献。其萌芽阶段曾受到郎氏集锦摄影的影响,后又很快从中走了出来,并逐渐寻找到自己的位置,发展丁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象一些早期作品《剑湖烟雨》、《昨夜江边春水生》、《彷徨》等,已经显露出纪实手法表现中国诗画意境的某些特征,到了七、八十年代,他又将这种特征保持并发挥到了极致。
    另外,在介于纪实摄影与纯中国画意摄影之间,陈氏还有一大批崇尚形式和主观感受的艺术摄影作品。这些作品绝大多数以抓拍为主,但又不是纯粹意义上的纪实摄影,如《课罢》、《沙漠之恋》、《惜别》、《快乐的旅程》等;也有以摆拍和后期加工制作出的精品,如多次在国际上获得过金奖的《战争与和平》,以及鼓舞过成千上万人斗志和勇气的《搏斗》。陈氏对此类摄影的感受和实践颇具悟性和功力。
    上述摄影形式在陈氏创作生涯的不同阶段虽然各有侧重,但在主题的把握上却遵循着因依的内在规律,这就是:摄影创作以民为本,以大众为对象;摄影作品体现出雅俗共赏的审美价值取向,和积极乐观向上的精神境界。这构成了陈氏摄影的基调,围绕着这个基调,陈氏摄影不断调整最适合的方式。因此,我们可以说陈氏摄影,特别是画意摄影的心理动因是惯性因素,而形式表现因素却始终同这个相对稳定的中心保持一致或联系。如此,主观意识和表现手法在摄影家相机里自然地融合,成为陈氏摄影的主要特征之一。
    在陈氏风格形成的过程中,他丰富的阅历和渊博的学识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些宝贵的精神财富,在谙熟多样摄影创作手法的运用下,被注入到他心爱的作品之中。那渗透其中的情和意、爱与憎,如《流浪者》、《大雪压青松》、《千里共婵娟》等都是一定心境的写照。
    在长期摄影实践中,陈氏对画意摄影情有独钟,还和他自信、自尊、自强,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民族气节有直接关系。他以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去消化吸收一切可以利用的东西,真可谓纳百川为华夏。具体表现在他将西方写实艺术加工改造,用来表现中国诗画精华,在某种程度上打破了成百上千年来,由于民族地域原因形成的两种截然不同艺术观的界线,使“写实”与“写意”在他那里得到了形与神的巧妙统一。


    专业与业余
    陈复礼钟情摄影艺术矢志不移,比许多专业摄影家有过之而无不及。他坚持摄影创作数十载,每年都有新作产生,而他却把自己称之为业余摄影家。
    的确,对于陈氏来说,摄影艺术不是他的主要谋生手段,从工作性质上分析不能称作专业,但从他摄影艺术所达到的艺术高度及其反映出的摄影观念上的深度,却是地道的专业水准。以至于陈氏风格引起了国内外摄影同行们的广泛称道。这样一种专业和业余的关系,及其所产生的社会效应,在当今市场经济不断完善的情况下值得研究和借鉴。特别是经商和艺术创作,从它们的价值取向,操作特点及本质上分析,历来都被哲人学者视作互不相容,甚至是截然相反的两种行为规范。德国哲学家康德在他的美学论著《判断力批判》中,就曾重点强调了美感的非功利性,并将审美与功利绝对对立起来。这个看法虽然有失偏颇,但经商和艺术创作,金钱和照相机之间的不和谐是存在的。其根本原因还在于两种思维模式上的差异。陈氏作为双重身份的人,成功地在两者之间架起了理解与沟通的桥梁,正确地把握了职业、专业与事业的辩证关系。
    在年届八旬之际,功成名就的陈氏仍把自己放在“业余”位置的另一番用意,还在于他要用更高的艺术准绳来鞭策自己,要使自己的摄影创作时刻处于兴奋开放的状态,以保持艺术泉源常流常新。这实在不能不说是一代摄影大师的眼界和胸怀。
    社会之大总会产生许多现象,能够给人以启示并促进社会进步。陈复礼的主要行为及其结果,以鲜明的个性特征左右了一代人。其一,使人们在祖国传统文化之中发现更多新的内容,达到对摄影艺术本质特征的再认识。其二,陈氏风格是陈复礼现象的主要表现,他开创了“写实”与“写意”相结合的中国诗画摄影艺术之先河,成为郎氏集锦摄影之后,中国画意摄影对世界摄影艺术又一宝贵贡献。其三,陈复礼现象不仅让我们认识到了一些做人的道理,领略到对立之中求得和谐的艺术,更多的是为大家留下了现象背后的理性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