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陈复礼的相关文章

复礼影品

日 期:  2008/6/25 17:19:43

    在当代中国,爱好摄影的人很少不知道陈复礼。
    陈复礼的名字和当代中国摄坛的辉煌,和华人摄影文化的繁荣紧紧联系在一起。
    作为海内外华人华裔公认的三位摄影大师之一,陈复礼的作品广而博,多而精,山水、人物、花卉各具特色,尤以风光见长。他的一系列形式优美,意境深邃,别具一格的风光佳作,为我们竖起了一座光彩照人的中国画意摄影的丰碑。
    “镜里丹青复礼陈”
    任何新的艺术形式都是以传统为起点发展起来的。陈复礼的摄影艺术是联接传统文化与时代特色的桥梁。
    摄影术虽然不是中国人的发明,但自传人我国之初,先辈就开始了摄影艺术民族风格的探索,力求“于世界别国人的作品之外另成一种气息”。汲取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走向现代、实现个人风格与“中国特色”的完美结合,至今仍然是中国摄坛的共同追求。正是在这一层意义上,陈复礼的摄影艺术在当今摄坛占有特殊地位。
    陈复礼素有“摄坛王维”的美誉,人称其作品“影中有画亦有诗”。这“诗”和“画”属于传统的审美范畴,并非对于绘画和诗句的模仿、诠释。具体来说是一种空间意识,是大自然的节奏与和谐;深而言之是一种情愫,一种人生的理想境界,民族的精魂。
    数十年来,陈复礼足迹遍及大江南北,西登康藏,东临碣石,寻寻觅觅,一则代山川立言,更主要是寻找“山川与予神遇而迹化”的机缘。他始终“把主观的意境放在第一位,也就是古人所谓的借幽壑来抒写自己的胸臆”。力求主观的生命情调,与客观的自然景象交融互渗,化景物为情思。唯其如此,陈复礼镜里的山川、茂林、嘉卉都充满着生命的律动——气韵生动。其作品的格调或凝炼雄浑,或淡雅莹洁,从《黎明》到《余晖》,从《苍涛》到《淡妆》,从《坚毅》到《搏斗》无不灌注着一种恢宏的美,一种生命的情致,一种催人奋勉向上的精神力量。
    陈复礼汲取、融合传统艺术精神达到了圆融的境界,臻于藉光化感应抒发个人灵性和中国人特有情趣、韵调的化境。其作品如“诗”如“画”,具有鲜明的个性风格,却又具备纯净的镜头影像的特质。可以说,他把中国的画意摄影推向了一个新的极致。
    吐纳英华  妙造自然
    画意派摄影美学往往把影像结构美的营造看得比题材更为重要,在注重情感注入的同时,追求形式的完美。陈复礼的摄影作品题材广泛,黑白、彩色俱佳。综观其要,最基本的艺术特色是具有东方韵味的中和之美,文与质、形与神圆满和谐。
   趣,具有抽象意味,但又不离中国文人画淡雅、飘逸的情致。
    宁可抱香枝头老  不随黄叶舞秋风
    “宁可抱香枝头老,不随黄叶舞秋风。”
    这是陈复礼为近作《残红》的题诗,也是大师的人格写照。
    元人汤采真说:“山水之为物,禀造化之秀,阴阳晦冥,晴雨寒暑,朝昏昼夜,随形改步,有无穷之趣,自非胸中丘壑,汪汪洋洋,如万倾波,未易摹写。”
    陈复礼画意摄影作品超逸旷达意境的构创,基于深厚的传统文化涵养,圆熟的技法,但尤为重要的是丰富深沉的人生体验和挚爱祖国的情怀。他出生于广东潮汕地区,受家庭环境的熏陶,自幼喜爱绘画和古典诗词,但为生计所迫,不满20岁就离乡背井,漂洋过海,到泰国谋生。侨居海外数十年,饱尝了“匹马单枪,冲刺于凶险人海之中,投亲靠友,沉浮于世态炎凉之境”的辛酸①。同时也深深感受到海外华人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息息相关。
    在《山水最美、祖国最亲》一文中,陈复礼深有感触地写道:“我个人摄影艺术风格的形成,起决定性作用的因素还是祖国奇诡秀丽的山川和自然景观对我的吸引和陶冶。”“没有祖国的兴旺昌盛,任何风光摄影都风光不起来。””
    丰富、曲折的人生经历荡涤升华了摄影家的艺术心境,也造就了他自强不息的韧性精神。风光摄影是美的事业,而美的追寻和创造却充满艰辛。陈复礼从影达半个世纪之久,三游桂林,四上黄山,跋涉于丝绸之路,探寻于山川高原。苍山烟雨,峨眉飘雪,戈壁驼影,冰河破晓,三峡飞舟,无不铭刻着他的韧性精神。每到一处,他一不挑吃,二不挑住,恪守“有粥万事足”的治身格言。
    1993年,他以78岁的高龄,在巴西拍摄依瓜苏大瀑布时摔折胫骨却无怨无悔,并将这次完成的《疑是银河落九天》题为“裂胫之作”。
    作为大企业家、名摄影家的陈复礼,虽久居灯红酒绿的闹市,却能淡泊浮华,固守心灵的家园,潜心构筑自己的艺术世界。他的作品清新脱俗、超逸秀美的格调,正是他人生理想的艺术观照。
    “影画合璧”是陈复礼80年代中期的一次创造性的艺术实践,在摄坛褒贬不一。倘若不是把一切艺术创作的尝试都视为“方向”,那么,“影画合璧”的实验是值得称道的。它显示了艺术家孜孜不倦,大胆探索的大匠风范,也为我们留下了一批具有特殊价值的艺术珍品。恰如著名画家邵宇先生所言:“这种与人完璧的君子之风,广交艺友的为人之德,爱国爱民的真挚之心,此可为反其道而行者鉴。”
    陈复礼的画意摄影在国内倍受推崇,在国际亦享有盛誉。在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墨西哥、印度、加拿大、新西兰、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国际摄影比赛中先后获得各种金、银、铜牌奖200余枚。1982年春天,在美国波士顿举办个人展,陈复礼的作品以其独特的东方风格赢得了高度赞誉,应观众要求展期一再延长,达 14个月之久。这些都再次印证了“愈是民族的愈是世界的”艺术真谛。
    愿陈复礼大师的画意摄影成为中国摄影走向世界,世界摄影走向东方的桥梁。
    祝愿大师的艺术生命如青山不老,绿水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