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陈复礼的相关文章

摄影风格不可限于一尊——《二十五家摄影精品集》代序

日 期:  2008/6/25 17:13:04

《摄影画报》出版30年了,一年一年地捱过来,现在回头看看,又似乎只是转瞬间的事。
  古人说,三十而立。套人今天港人的话,应该说“发财立晶”吧。但肯定地说,《摄影画报》并未发财,只是积了些经验,也交了不少的摄影朋友。《摄影画报》是在八方朋友一—拍照的、写稿的、代理器材的,爱护和支持之下,才能够捱过这30个年头。
  在此之前,我们已在香港办过摄影期刊。那是大“开本,铜版精印作品。我们自己很欣赏,可惜与香港当年的摄影气氛距离太远,不获太多人接受,出了25期,再赔不起,只好偃旗息鼓。从事资讯事业,固然不应该跟着群众的屁股转,但也不宜走得太快,超越得太前。我们检讨之后,于是改行出版《摄影画报》(采用《画报》两字,就很能说明当时的问题)。1964年的摄影画报,大20开本,一张纸,只印黑白。那时是抱着与读者一起摸索的态度,尽量减轻成本,希望在推广摄影爱好方面打持久战的。
  今天,《摄影画报》出纸四张,大16开本,半数印彩色。再拿起1964年的版本来看,真是“不堪回首”。这证明了与读者共同进步,共同成长,这方针是对头的。
  这是我们30年来取得的经验。
  早期的《摄影画报》为了配合当年香港的摄影气氛,较多采用画意作品及暗室技术。到了70年代,国内气候变动,就较多发表风光作品和写实作品。但这只就概咯而言,实则是任何风格或流派的作品,长期以来都没有偏废。在这方面,我们的态度是开放的。摄影必须面对摄影实体,这是与其他艺术媒体很不相同的一点。从摄影的特点来说,表达手法创新固然重要,而发掘新题材,也就显得更为值得重视。摄影史中的名作,不少是拍摄自战地的、新闻事件的、科学研究的,及社会面貌的,就是这道理。大陆经济改革开放之后,民间生活面貌急剧改变,这应该是摄影得以用武、发挥所长的大好时机。我们的用稿,就着重了这方面,但也并未忽略其他类型的作品。社会既然有不同职业、不同爱好、不同性格,特别是不同教育程度和修养的人,作为专门性期刊,应该设法兼顾的。
  摄影风格不可能限于一尊,虽说艺术手法要不断创新,姑勿论“新”并非“好”的同意语,以摄影的特点来说,发掘新题材(不管用什么手法)是应该重视的。
  这是我们30年来取得的另一些经验。
  摄影必须以客观实体做题材,再由摄影人以自己的感觉和手法加以表达。任何一幅照片,都有主观和客观这两方面的因素。这两者在一幅照片中的比例大都不会等同。不是这方面份量重些,就是另一方面强些。例如,写实照片的客观成份多些,而画意照片的主观成份就强些。不同风格的摄影,大都是由于主观和客观有不同成份的配合所致。换句话说,主观和客观的不同成份配合,可以衍生出种种的摄影流派,甚至十分主观的流派。譬如摆拍和抓拍,虽然在大陆曾争沦得很热烈,但问题是,摆拍也是摄影方法的一种属性(强主观的属性),如果否定摆拍,就相当于否认摄影应该有较强的主观性。所以问题只是将摆拍作为是抓拍发表出来,要人相信那是真实现象,这是欺骗行为,自然是值得谴责的。
  摄影术发明之初,就有摆拍,就有暗室特技,这些都是强主观的加工。对其评价只在技术处理的高低,从不以其主观成份的多寡来做标准的。摄影不同于其他艺术媒体的,由于它必须面对客观实体,所以就比其他艺术多了一项属性。那就是题材的真实性及其可信性。从而衍生出它的见证和史料功能。当然,这只是摄影属性的一种,至于强主观加工的摄影,如摆拍和暗室特技等就不可能具有这属性。看见这类照片的人,也自会明白那是虚假的,只是摄影人主观的影像,不是客观存在的影像。
  抓拍的影像当然也有主观成份,例如摄影人当时站的位置,他对眼前景像如何理解,以及他在哪一瞬间释放快门等,都是主观因素。任何艺术品都有主观因素,没有主观作用的不可能是艺术品。但抓拍影像的上述因素,无论如何不会大过用笔写的文章,更不会大过绘写出来的画幅。抓拍到的影像,其真实性总比文章或画幅要大得多、可信得多的。
  由于数码影像的质素有了提升,于是引起了新的怀疑主义,对——一切摄影影像都怀疑其资讯的可信性。事实上,数码影像只是电子暗室特技,都是强主观影像。我们面对这些影像,会钦佩其技巧,但不会信其是真的。数码影像仍然要有客观的真实影像做基础的。这也是我们从事摄影出版工作的另一些体会。
  至于这本纪念精品集,简单说来,进一步体现了《摄影画报》一贯的用稿态度。各家各派,都以精品交来,说得是“蓬荜”生辉,增光不少,十分感谢!这形式可以说是香港摄影史的创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