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陈复礼的相关文章

一帧没法拍完的照片

日 期:  2008/6/25 17:12:13

 6月11日,当我看到北京多家报纸上登载的廖公遗像时,我不由得悲伤地痛哭起来。这幅遗像,正是我1981年在廖公家中为他拍的一帧生活照。照片冲印出后,我感到不太满意,认为远远没有表达出廖公的精神面貌和思想境界,即便是从外貌形象上讲,对于他老人家那慈祥的面容、和蔼的神态,也未能表现得深刻、生动。我曾带着歉意向廖公表示,下次回来时我一定要为他另拍一张更理想、更好、神形兼备的肖像。为此,我曾多次构思:如何用光,采何角度,应突出哪里……一幅较完美的照片已在我的脑海中形成。
  5月31日,我离开香港到北京开会之前就预备好了照相机和有关器材,打算专门占用廖公一点时间,为他老人家拍一张较完美的照片。可是如今,照片还没有照,一代人杰就猝然辞世了。我感到自己的心房仿佛在紧张地收缩,痛苦难言。
  我是1973年和廖公相识的。那时,“文革”已接近尾声,廖公刚刚回到工作岗位,就接见了我这个随香港代表团来北京的摄影工作者。廖公学识渊博,却平易近人。他革命斗争经验丰富,威望极高,但丝毫没有首长架子。他对各种艺术项目,从美术到摄影,从文学到戏剧,均有一定造诣;但是,他从不用以自炫。中共第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走遍祖国的西南、东北,拍了一些反映名山大川之壮丽,以及拨乱反正以来各族、各地旧貌换新颜的摄影作品,在广州和北京先后举办了影展,得到廖公的支持和鼓励。随着岁月的流逝,特别是1978年以来,我和廖公的接触和交往,也更加频繁。每次到北京,我总去他家聆取教益,他对我已如家人子弟。
  1980年,我被推选担任第五届全国政协委员,参与国家大事的讨论。说实在话,对此我感到有些惶恐不安。我文化水平不算高,在政治上缺乏阅历.在南洋为生活奔波于商场,虽说对于摄影艺术有所偏好,但至今仍是一个业余爱好者。现在让我来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我又怎能不感到自己肩上如负千钧重担呢?于是,我怀着这种十分不安的心情去向廖公求教。廖公得知我的心事后,随即微笑以极其轻松的语气说道:“好,你说你不懂得政治。我可以告诉你,你用摄影机把我们祖国的大好河山、经济建设和人民日益丰富的精神生活。物质生活拍下,拍得真实而又优美,使之振奋人心、鼓舞斗志。这.就是最大的、也是最好的政治!”廖公通俗易懂的启示,使我茅塞顿开,信心倍增。
  回想起廖公对我的教诲,我心中在沉痛悲切的同时,也产生了一种新的信念和希冀。那就是,为了以实际行动来悼念廖公,我将"化整为零”的精神—一即把为廖公补拍一张理想的好照片的心愿,转移到拍摄祖国大好形势和新人新风方面来,更好地反映人民的幸福生活与现代化建设的美妙图景,以更多的、成功的摄影作品来告慰廖公的英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