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陈复礼的相关文章

建立起画意与写实结合的新风格

日 期:  2008/6/25 17:04:51

香港的摄影风气,近年有了长足的进展,尤其是摄影创作方面的蓬勃景象,实在教人兴奋。香港的摄影风格,一向被日为是纯粹画意的,足沿着英国的传统路线而建立起来的。香港的摄影家,10多年来,在这方面已赢得了不少的声誉。叮是,由于摄影器材的发展,如菲林感光速度的提高,相机构造日趋轻便灵活,更加之新闻摄影的应用口益普遍,以及摄影汇者的创作水平日益提高……这一切的发展,就自然而然地影响到画意摄影的创作了。首先受到影响的,是欧洲的法国、意大利和德国等,跟着即推及至美国、日本和澳洲等地丁。至去年,连素称保守的英国皇家摄影学会也见出转变的风向。转变最大而又最具风格的,无疑是意大利了,人们一提到意人利的摄影风格,就意会到这是指那种记录成份很重的,完全小出于摆布的写实作品(或称为现实主义的作品)。
  当看惯了画意的照片,转而看到这些写实性的照片时,我们会产生两种印象。首先足觉得这些照片的凹面是没有什么雕琢的,甚而是粗糙的。其次是觉得这些照片的题材是新鲜而亲切,有着浓厚的人情味的。由于我们习惯了画意的制作方法,坚守着追求“美”的原则,第一个印象就常常压倒了我们的第二个印象。但是,当一股潮流兴起之后,要压阻它或避开它是不容易的。所以,香港也有了写实摄影的兴起,这类摄影无疑是受了欧洲大陆风格的影响。试翻开近几年来香港沙龙的目录,比较一下数年来入选的作品,毫无疑问,写实风格的照片是一年比一年多了,甚至是画意摄影的最后堡垒——英国,去年Photograms年鉴上,也发表了重要的文字,指出画意摄影应该把写实风格的摄影,以及其他新派的摄影容纳在内。在这股新旧浪潮的冲击之下,香港的摄影爱好者近年在摄影创作上,显出了很大的犹疑和俳徊;是继续在画意的途径上摸索呢?还是另外走上写实的路子?前一条路子似乎是已经开到荼薇,要求更高一步的发展是十分困难的了。而后一条路子又是这样陌生,这样的崎岖不平,走上去是否会得不偿失呢?
  实在说来,香港的摄影风格是非变不可了。但如何变,向哪一个方向变呢?一只小小的昆虫,当要褪毛换壳时,也要经过很大的艰辛,更何况是富有传统的摄影艺术创作?正如以上所说,向写实风格发展,似乎是一条不能避免的路子,但我们能不能够把过去的画意传统全部抛弃了来接受写实风格呢?香港摄影家过去所获得的声誉,所达到的画意上的造诣,全部抛去了不是很可惜吗?每一个地方的文化艺术的发展,都受到其传统条件的制约的,相信摄影也不能例外。
  如果抛去了传统上遗产的泽润,谬然从头建立一种新风格,不单是浪费,而且是不可能的。在这种种考虑之下,香港的摄影风格是要变了,而且不能免的要向写实的路子变,但却要转变得适合香港的情况。个人觉得最为适合的,是建立起画意和写实互相结合的新风格。以写实为经,我们要学习写实风格的采撷题材的手法,尽可能不加摆布,尽可能从现实环境和社会生活中去猎取题材。同时又要以画意为纬,我们要保留画意摄影在画面上刻 意经营的努力,利用那些悦目的色调和完整的线条结构来突出我们的新题材。这样,画意与写实各取其长,各弃其短,互相交织,互为经纬,产生出的作品,相信定然是不同凡响的!
  当然,这是一个近于理想的建议。过去的画意作品之所以能够容易达到画面干净、色调优美、构图完善的境界,是由于题材出于摆布,完全在摄影家的控制之下。今一旦改为以不受摆布、不能控制的社会生活作为题材,进行创作时是有困难的。同样,写实风格的作品,由于不苛求形式上的、外表上的美,猎取题材时会较易于进行,今一旦要求它有动人的内容之外,同时要有优美的形式,创作时心力上的负担,当要沉重得多。
  但无论如何,一张形式优美而缺乏动人内容的照片,或一张有动人内容而欠缺优美形式的照片,比之一张既有优美形式又有动人内容的照片,在评价上是大不相同的。我们的艺术工作者,除了追求“美”之外,还要追求“真”和“善”,以达到真善美的最高境界。所以从事摄影创作,除了追求完美的形式之外,还要
追求真实完善的内容,以达到内容和形式、精神和外表都是完美无缺的最佳照片。如果我们有了这个崇高的目标,在创作上可能有困难,也何能阻我们前往的步伐呢?
  这个新课题确实是一件不轻易的工作,但克服了困难,我们的成就就必定比现在更大,愿与全港和各地影友共勉之。笔者为了让读者对写实、画意、和画意处理的写实作品三者之间的异同有所明了,特从本港部分摄影家的作品中,刊出10帧于此,以作例凡。并不忖寡陋,试为介绍这些作品的特点于次页(略)。贻笑方家,尚祈正之!
  要把画意和写实这两类作品清楚地分界开来,本来就不是轻易的事情。有些人根据取材的手法方面来划分,认为经过摆布拍摄出来的就是画意,不经摆布在现场上随机遇而拍摄出来的是写实。这种分界就是不尽完善的。譬如画味十分浓郁的沙田晨雾照片,很多都是未经摆布而碰巧机会拍摄出来的。难道能够说这些是写实作品吗?有些人从题材的种类来加以分界,认为在街头巷尾拍摄出来的就是写实作品,而风花雪月一类题材的就认为是画意作品。这个分界虽较为接近,但也不能教人满意。因为在街头巷尾也同样的可以拍摄出只有线条趣味或色调趣味的照片来的。要搞清楚这个问题,不是三言两语所能说得明白的。在这里不妨从实际的作品例子中,慢慢寻求出内中的要义。
  郎静山先生这帧《风景集锦》跟文毓明先生的《灯下》,可以说是 十分典型的画意作品。一是将画面依照自己的意图,布置之后拍摄出来的。一是依照自己的心意,使用黑房技术制作出来的。这两张照片的画味是十分浓厚的。一是表现中国山水画的意境,一则极为接近中国古代的仕女图。同时,这两张照片的作者的主观意图又都是十分明显而强烈的。在这里,我们是否可以说,画面尽力模仿或采用绘画的处理手法,同时作者主观经营的意图又十分明显的,就可称为画意摄影的作品?
  我们又试为分析一下钟文略、颜震东和何藩三位先生的作品。这三张作品,依据个人的浅见是属于写实的范围。当然可以说,这三张照片的题材都是采撷自街头的,同时也可以说,这三张照片都是没有经过摆布,只是碰巧机会,就地取材而拍摄出来的。这些都是使这三张照片成为写实之作的因素。但更重要的,是这三张照片并没有采用绘画的经营手法,就是说它们没有传统的画味。如果拿来跟《灯下》和《风景集锦》互相比较,这一点就是十分明显的。
  那末,这三张作品有没有主观的意图呢?凡是一张经作者拍摄而放大出来的作品,就一定存在着主观的意图。他为什么拍摄这一样而不拍摄那一样,这里面就有了主观的选择。他拍摄了一 卷12张的底片,为什么要放大这一张而不放大那一张,这里面也显然的有着主观的选择意图了。所以无论哪一张照片,都存在
有主观意图的。主观意图表现得最强烈是《香港第一家》,其次是《甜蜜的爱》,再其次是《街景之十四》。但主观的表现意图不同于主观的经营手法。这两者的分别是要先弄清楚的,不然的话,对于写实和画意的分别也就永远混淆不清了。
  表现意图是指作者要告诉别人这里有着这样一件事物的意愿。比如《香港第一家》的作者,他看见了在一家大饭店的门口,席地坐着三个妇女在吃着那样微薄不过的饭餐,他就强烈地想 把这一现象告诉别人,说明社会有着这样一种情形存在。他侧重的是题材本身,把题材放在第一位。反过来,我们再看看《灯下》和《风景集锦》,这两位作者显然并不想告诉你,那位灯下的女性是什么人,而那座在云雾之上的又是什么山。这两位作者只是借助这些素材来表现出他们心中的意境或美感。所以这两位作者,采用了浓厚的画意手法来经营他们的题材,处理他们的照片。这就是把表现手法放在第一位,把主观的意境放在第一位,也就是
古人所谓借幽壑来抒写自己的胸臆了。
  说得更明白一点,写实照片有类于叙事的散文,而画意照片则相当于抒情的诗词。这两者的判别是显然不同的。一者重视现实,把题材的本身意义放在第一位;一者重视主观,把作者的意境或美感放在第一位。我想,画意和写实的分别,最好是从这一点来找寻定义了。
  至于笔者现在提出来的画意与写实结合起来的作品,就是希望我们从事摄影创作之际,既要重视题材本身的意义,同时也要尽力的采用画意的经营手法。既不要过份重视题材,而忽略了照片在外表上的美。也不要因为过份重视了美的表现,因而掩盖了题材本身的重要性。这就是把题材和表现手法都放在第一位, 既不是单纯叙事的散文,也不是单纯抒情的诗赋,而是叙述与抒情两者并重的散文诗。这一类作品,在香港的影友手上,已有不少优良的例子,这里印出来的《勿失良机》、《早市》、《永宁河畔》和两张《水上人家》,浅见以为都可以归人这个范围的作品之内的。
  《勿失良机》显然是就地取材的照片,叙述成份本来很重,但因为掌握了佳妙的角度和时间,照片里既有动又有静,同时人物贯串成一个大的椭圆形,使画片有了生动活跃的气韵,所以同时也是画味十足的作品。《早市》利用树林的环境和灿烂的阳光,使 买菜这一故事得到了气氛的烘托,也是既有画味也有叙述的作品。《永宁河畔》也是以突出的主观手法来处理现成题材的好例子,即是说,画意的手法稍为超过了题材本身的意义。至于两张《水上人家》,叙述的成份已得到了应有的比重,而作者捕捉时机的痕迹也是十分明显的,因而使这两张照片成为十分典型的画意与写实结合的摄影作品。
  一张摄影作品具有美的外表,具有悦目的形式是十分必要的。但光是如此,仍是不够的。悦目的外表只能赢得暂时的、短期间的快感,给予人的印象是不会深刻持久的。所以在这之外,还必须有充实的内容,和具有重量的题材,使人从画面里获得悦 目的印象之外,还烙印有深刻的感受,使人永志不忘,那才是一张有血有肉,又有眉有目的摄影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