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翁松梅的相关文章

潮汕人物 | 潮剧名角翁松梅:潮剧演员背后的酸甜苦辣

日 期:  2017/4/12 16:10:07

 在今年9月份举行的广东省第八届中青年戏剧大赛中,来自广东潮剧院一团的翁松梅凭借在参赛剧目《四真断魂》中,饰演一个揉和了老旦和青衣两个行当的角色,摘得本次大赛的金奖。这项大赛一直代表着广东戏剧届的最高水平,而此次获奖已经是翁松梅第二次获得金奖,早在2012年,她就凭借在《祥林嫂》中塑造的悲剧性人物祥林嫂即首获金奖。

 


潮剧是一门综合性极强的艺术,演员各专一行是很普遍的一件事。但无论是凄楚悲怆的青衣,端庄大气的老旦,或是幽默诙谐的彩旦,翁松梅都能生动演绎。从艺20多年来,她在潮剧舞台上塑造了几十个正反面人物形象,给热爱潮剧的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我的潮剧戏缘源于我的爷爷奶奶。


1978年,翁松梅出生于潮州市湘桥区磷溪镇一个普通的农村家庭,在她的童年印象里,小时候经常被喜欢潮剧的爷爷奶奶带去当地的戏棚听潮剧,听着听着,那时年纪尚小的她渐渐对潮剧产生了浓厚的兴趣。1992年,年仅14岁的翁松梅在表哥翁灿龙的牵线下,决定报考汕头戏曲学校,她说:“其实那时候我并不真正了解潮剧是什么,只觉得有个机会可以走出农村,走出家门,满心欢喜就去了。”
  
在家随便唱和去专业学校进行系统学习截然不同,翁松梅就读戏曲学校时年龄已经偏大,筋骨开始发硬,刚开学的形体训练就让她嚎啕大哭,开学仅仅一个星期,她就向家人哭诉:“我受不了了,我想回家,我不想学了。”哪有父母不心疼自己的孩子,但爷爷的一番鼓励让翁松梅决定要坚持下去:“松梅,你知道我为什么给你起这样一个名字吗?松梅就是在冬雪严寒的时候耐得起高寒,爷爷希望你不要轻言放弃,要吃得了苦,坚持走下去,不让自己后悔。”
  
翁松梅说:“爷爷的话,那时我似懂非懂,可现在想起,如果不是爷爷的鼓励,也不会成就今天的翁松梅,我的潮剧戏缘源于我的爷爷奶奶。”


老旦角色出彩成了她的敲门砖

 

从那以后,翁松梅专心致志地开始在汕头戏曲学校的学习,专攻青衣的角色,可没想,真正让她大放异彩的竟然是后来转型的老旦角色。
  
17岁的时候,因为学校演出的需要,她第一次接触到老旦的角色,那时候学校准备排练《穆桂英招亲》到新加坡演出,她被分配演老旦佘太君。
  
舞台上的青衣角色总是光彩照人、年轻貌美的,让一个仅17岁的女孩扮演老旦,翁松梅说:“我从未想象自己能这么丑,满脸褶子,头发花白,试妆时我就哇地一声哭出来了,根本无法控制。”
  
虽然她不喜欢,但舞台上的形象由不得自己选择。于是,她决定接受这个事实,好好挑战这个角色。
  
那时的戏曲学校练功厅经常有这样一个身影,翁松梅拿着一把龙头杖,绕着练功厅,一圈圈地练习着佘太君的台步,她说,当时17岁的我,只有通过反复地练习和揣摩,才能在真正的舞台上让观众忘记我的年龄,这是个巨大的考验,也是个巨大的挑战。演出获得了空前的成功,翁松梅扮演的佘太君给观众和老师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998年毕业汇报演出时,她在《闹开封》中饰演了倚仗权势、跋扈骄横,恨不得将开封府闹翻天的诰命夫人,出色的表演使得观众席传来连绵的掌声,翁松梅说,因为观众的肯定,那是她第一次如释重负地感受演出老旦角色带来的喜悦。
  
出彩的老旦角色成了她的敲门砖,同年,她被广东潮剧院一团看中并录用,在广东潮剧院一团,汇集了很多潮剧名家,翁松梅开始成为“百变演员”,挑战不同的角色。


翁松梅在《苏后复国》中扮演的苏后扮相。



 

多年的潮剧舞台生涯,她痛并快乐着

 

在潮剧《月客传》中,翁松梅扮演了反面人物苏氏,将她塑造得泼辣刁钻、阴险狡诈。很多戏迷在观看后跑去后台问她,为什么她能把这个角色演得那么坏,雕刻出一个恶妇的形象,让人咬牙切齿?翁松梅说:“每演一个角色,我就要全身心地投入,我就要把自己想像成一个坏人,才能由内而外都散发出坏人的气质,真正地代入剧本代入角色。”
  
2012年,翁松梅在《祥林嫂》中又塑造了悲情人物祥林嫂,真挚的情感和悲怆的唱腔,把一个命运凄凉、遭遇挫折、结局凄惨的旧社会女性演绎得淋漓尽致。她也凭借这个角色第一次获得广东省第七届中青年戏剧演艺大赛金奖。
  
今年9月,在《目连救母》的选段《四真断魂》中,翁松梅扮演了一名因触犯天规,在地狱遭受种种磨难,并最终惭愧由恶变善的妇人形象刘氏,这个角色揉和了老旦和青衣两个行当。表演中,她通过长绣、甩发、跪步等高难动作,唱作并重。出色的表演让她再一次获得第八届广东省中青年戏剧演艺大赛金奖。
  
在翁松梅光鲜亮丽的成绩单下,是她日以继夜的努力付出,她一直告诉自己“舞台无病人”,就在演出前的一次试演中,为了演出效果逼真,表演甩发动作时,她要求化妆师将紧箍在头上的假发扎得越紧越好,直到箍到头皮发麻叫停,这样在做甩发动作时才能尽可能自然,但因为箍得太紧,翁松梅在表演时晕倒了,当她醒来时,她忍不住地大哭起来,不是因为自己的身体,而是她觉得大家辛苦排练了那么久的演出可能会因为自己的晕倒而断送。正是对自己的高要求,才成就了今天的翁松梅。她对记者说:“这么多年的潮剧舞台生涯,我痛并快乐着。”

 


翁松梅在《宋江杀惜》中扮演阎婆惜。


 

谈家庭,先生和女儿是她的港湾

 

与谈论舞台上的故事不同,在谈论她的家庭时,翁松梅却是满脸愧疚。演员的生命是属于舞台属于观众的,多年来,因为排练赴各地演出,翁松梅经常早出晚归,遇上要到国外演出,一离家就是大半个月,她说:“作为妻子,我尽的义务远远不够,作为母亲,我给的陪伴远远不及,作为女儿和媳妇,我奉的孝道远远不足。”
  
翁松梅的丈夫在汕头文化艺术学校工作,对于妻子的工作,他表示充分的理解和支持,家里家外,他承担了许多,翁松梅13岁的女儿曾经开玩笑地说:“我有一个海马爸爸!”足见她的丈夫对她工作的支持。
  
翁松梅说,当结束演出回到家中,看到疼爱自己的丈夫和乖巧的女儿,心里就很舒坦,他们就是她的港湾。
  
工作之余,翁松梅抓紧每一段空闲的时间陪伴家人,她说:“虽然我经常不能陪伴女儿,可女儿对我可崇拜了,经常会在家放映我演出的碟片来看,潮剧浓缩了潮汕传统的语言文化,现在一些生僻的潮汕词汇她都能读得出来。”
  
在今年广东省中青年戏剧演艺大赛颁奖典礼上,翁松梅特意带上自己的女儿前去广州领奖,她说:“女儿渐渐长大,让她了解妈妈平时在做些什么工作,让她理解妈妈工作的环境,让她知道潮剧演出的魅力,也是一种别样的陪伴。”

(文字:《特区青年报》 郭腾 摄影:黄松辉)


 

关于翁松梅

 

广东潮剧院一团演员 国家二级演员 广东省戏剧家协会会员 广东省青联委员 广东省青年文艺家协会会员

她饰演过

“目莲救母”中的刘氏


“月容传”中的苏氏


“成康登基” 中的皇后


“祥林嫂”中的祥林嫂


“苏后复国”中的苏后


“江姐”中的双枪老太婆


“金花女”中的金章婆


等等三十多个舞台人物……

 


连续获得《广东省第七,八届戏剧演艺大赛》“金奖”。2008年参加张长城艺术家的名家名剧名段折子戏音像资料的摄制,受到高度评价。曾代表潮剧参加广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赴台湾,海南,中山,顺德巡回展演,受到专家及观众肯定。多次随团泰国,新加坡,香港,广州,深圳,珠海,惠州等地作文化交流演出,深受海内外观众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