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李宏新的相关文章

李宏新:“金砂刺客”领风骚

日 期:  2015/4/12 2:19:40

 潮汕近代也有青史留名的“刺客文化”——

“金砂刺客”领风骚

 
 

  潮汕近代也有青史留名的“刺客文化”——

  □李宏新

  刺客,古今中外不罕见,在文学作品中,他们大抵是“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等慷慨赴义的光辉形象。只是行刺者多、成事者少,全身而退者更少,这更平添了悲壮英雄的味道,堪称“刺客文化”之历史现象大体规律。近现代,潮汕也有这样的豪杰志士,且都一战功成,毫发无损,他们分别是汕头市金砂乡人李树藩、李亮,击杀对象一为汉奸省长、一为叛徒高官,这足以让“金砂刺客”名垂青史,其对历史进程也产生了不容忽视的影响。

  金砂乡人李树藩,1915年4月生,曾赴湖南临澧接受到严格特工训练。1939年6月,汕头沦陷,李树藩受命潜入潮汕与敌斡旋,随后数年,他多次执行锄奸任务,无一失手,枪下授首者包括日本军官田一郎及伪汕头政权之密探等。因战绩卓著,李树藩于1943年春奉命接任广州行动组组长,并谋划主持刺杀陈耀祖的实际工作。

  陈耀祖是陈璧君胞弟,于1938年底跟随汪精卫、陈璧君叛国投敌。从1939年起历任汪伪政权中央政治委员会指定委员、广东省保安司令、广东省省长等伪职,是华南地区最大的汉奸。

  1943年5月,李树藩化名谭渊,率陈桂泉等数名队员潜入广州,在半年时间里熟悉地形,了解环境,布置各队员以小摊贩身份暗哨等。期间,为掩护身份及便于行动,结识了妻子何咏谕,并于当年中秋日结婚。同年冬,李树藩得悉陈璧君来穗,住德政路陈耀祖官邸,遂拟置自制定时炸弹于官邸花园,但经多次路线检讨预演,未能万无一失,即放弃。其后,他又严密部署,拟趁陈耀祖在文德路玩赏时迎面袭击,这个暗杀计划多次演习推敲,可惜首次实施时发生意外,有队员临时胆怯逃遁,千钧一发之际,李树藩当机立断取消行动,暗杀队员遂按预案撤退,不致打草惊蛇。至1944年4月4日终得良机。当天下午4时40分,嗜好古董字画的陈耀祖于文德路下车,在侍卫护卫下由南往北一路步行,侧观各古董店,李树藩率队员由北向南行,与陈迎面至约4米处,以20响连珠快掣手枪快速射击,贴身侍卫及司机当场中枪,有侍卫逃进小店,或有互射者,也遭击毙,队员同时投掷李树藩制造的炸弹,瞬间浓烟弥漫,气势迫人,让余下侍卫不敢造次。混乱中,陈耀祖乘机逃至古董店博古斋巷道,李树藩等紧追不舍,连续击弹,队员陈桂泉逼近陈耀祖,在陈耀祖下跪求饶时贴其头上开一枪,子弹由口而出,陈耀祖倒地,后送距离约40米的博济医院,急救无效,计共中7枪,伤口9个。翌日晚,军统戴笠电令,李树藩晋中校职,并获颁发奖金国币20万元——这已是当时最高奖额了。

  金砂乡人李亮,1919年2月生,1938年秋参加金砂青年抗敌同志会,193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汕青抗游击队副分队长,在与日、伪政权斗争中顽强奋勇,翌年,任潮澄饶敌后游击小组组长独当一面。1944年,由于之前刺杀叛徒姚铎的行动失败,中共重新指派李亮、陈应锐组成行动小组,铲除叛徒。至1944年11月初,中共党员陈德惠及其妹成功打进姚铎身边,取得姚信任,遂于11月12日下午约姚往外出,且巧妙让其不带保镖及手枪。当姚铎行至揭阳进贤门处,李亮及陈应锐兵分二路,一包抄一尾随,在接近时揭阳商业学校时,陈应锐拔枪击中姚铎左手虎口,第二枪卡壳,姚反扑夺枪,李亮随即在约百米外射击,前两枪一不中一卡壳,后连续三枪皆击中姚后背。此时闹市人多,陈应锐陷于人群,姚铎负伤逃进商业学校,李亮尾随紧追,在听见学校厨房有拉门闩声后踹开厨房门,果见姚铎于内,遂连发数枪,最后一枪贴其下颔直击,子弹穿头顶。陈应锐随后赶至。

  然而,由于时间耽搁,当两人撤至约1500米外河口准备强渡时,不幸被围追的民兵团包抄,为掩护李亮,陈应锐当场牺牲,李亮则深夜潜回榕城,翌日才安全抵达中共丰顺地下联络站。

李宏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