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陈翘的相关文章

陈翘:“抢救我的作品比我生命还重要”

日 期:  2014/5/8 16:24:54

  

  陈翘展示第九届中国舞蹈“荷花奖”终身成就奖奖杯。 肖雄 摄

 

被誉为“黎族舞蹈之母”的广东省著名舞蹈家、原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原广东省舞蹈家协会主席陈翘,日前在京喜获我国舞蹈界最高荣誉—第九届中国舞蹈“荷花奖”中国舞蹈艺术“终身成就奖”。据悉,在本届“终身成就奖”6位获奖者当中,陈翘不仅是最年轻的一位,而且也是唯一来自北京之外的地方舞蹈家代表。

从20世纪50年代中期开始,从事舞蹈编导工作的陈翘推出了《三月三》、《草笠舞》、《摸螺》、《喜送粮》等一系列家喻户晓的经典舞蹈作品,这些作品凭借浓郁、鲜活而地道的生活气息与少数民族特色,不仅轰动国内,更是将黎族风情舞蹈推向世界。不仅如此,自15岁从潮汕文工团调入海南歌舞团(即南方歌舞团前身)以来,陈翘60年风雨不改、坚守艺术岗位,至今仍担任南方歌舞团艺术指导。近年来,她凭着顽强的毅力,战胜了癌症,还打造了《潮汕赋》等优秀作品,继续活跃在广东舞蹈界最前沿,艺术活力历久弥新。

前日,从首都载誉归来的陈翘在家中接受了南方日报记者专访,畅谈了此番获奖台前幕后的故事,以及对广东舞蹈界创作和表演前景的殷切期望。陈翘热情洋溢地表示,对她来说,“终身成就奖”绝对不是句号,自己将一如既往、无怨无悔地沿着艺术之路继续走下去。采访当天,恰逢陈翘和刘选亮这对舞坛伉俪结婚纪念日,陈翘还大方与读者分享了她的生活心得。

获奖:

不愿“被终身”,要继续追梦

南方日报:2010年,您曾获得广东省首届文艺终身成就奖,这次又获得“荷花奖”“终身成就奖”,对您个人来说,这个奖具有什么样的特别意义?

陈翘:应该说,拿到这个奖还是很不容易的。“终身成就奖”有一系列的要求,比如年满75岁以上,从事舞蹈事业要超过50年,代表作品要在全国产生广泛影响力等等。这次我们一起获奖的人当中,有的已经90多岁了,都不能到现场来亲自领奖,我刚过75岁,是最年轻的一位!(笑)

我在颁奖典礼上说,我其实不太愿意被“终身”,因为一听“终身成就奖”,好像给人一种印象,我的艺术就到头了,该画句号了。我说不!我选择了舞蹈事业,无怨无悔,永远不会画句号!就在今年春节过后,我还带队去河源采访、组织创作,紧接着又飞到杭州参加世界舞蹈总会(WDC)中国理事会的成立大会,当选为荣誉主席。我是个闲不住的人,我还是会一如往常,继续完善自己的艺术,追求舞蹈的梦想。

南方日报:能否透露您眼下的创作计划?

陈翘:我正在筹备一台为河源量身定做的旅游作品,这也是我从艺这么多年来,首次涉猎这一领域的策划和创作。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有一个心愿,就是能将广府、客家、潮汕三地的风土人情搬上舞台。想当初,我在海南一待就是30年,吃尽了苦头,我时常说我的身体里有一半流着黎族的血液,是海南这片土地还有淳朴的黎族人民哺育培养了我;但我本身又是一个潮汕人,我希望能通过自己的努力,把广东本土民族民间舞蹈的精粹和神韵传承下去,为我们弘扬岭南文化多做点事。

传承:

舞蹈是活的,靠人演留传

南方日报:听说您曾经有计划将过去自己的作品进行系统性的整理和回顾,这项工作进展如何?

陈翘:哎!我专门为此提出过意见,呼吁抢救工作能尽快立项、启动,可等了一年,还没有动静。红线女一走,很多人都很关心我的身体,但在我眼里,抢救我的作品比自己的性命更重要!像《喜送粮》那样流传较广的作品,有当时的录像可以保存,但是,我的有些作品如今只剩下了一个名字,连我自己都记不起来了。舞蹈不比绘画,舞蹈是活的艺术,得靠人去演才能留存啊!我很遗憾广东舞蹈界的前辈梁伦,他就有不少作品失传了,现在不是提倡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吗?这就是遗产啊!

南方日报:在您看来,具体该怎么去做才能抢救这些濒临失传的作品呢?

陈翘:我希望可以获得一定的经费支持,再回一次海南,把当时参与创作、编排的人员再召集一下,一起集中回忆、还原作品的细节,把作品重新整理出来。这些人有一些已经不在了,或者不能跳了,我就想趁我们还活着,还能动,争取把这些作品抢救过来。海南那边有一家学院已经和我接触过,他们打算成立一个专门研究我的作品的机构,我正在考虑。

南方日报:此前您还曾呼吁过在南方歌舞团建一个民族歌舞剧场,您对此有什么具体设想?

陈翘:这也是我一桩未了的心愿。现在,省一级文艺团体唯独南歌还没有建剧院,至今这块地仍闲置在那里。有一个自己的阵地,一来排练演出都不必再为租借场地而承受预算的压力,可以保持演出的频率,解决人才生存和待遇问题,以免人才流失;二来也能在广东搭建起一个展示全国各地民族民间艺术的平台。

创作:

若闭门造车,就是“伪文化”

南方日报:您有许多作品在创作过程中充满故事,例如《三月三》据说就是您当年躲在灌木丛中偷听黎族情侣对歌获得的灵感,反观当下的民族民间舞蹈创作,您有什么建议?

陈翘:生活是艺术的源泉。当年创作黎族舞蹈系列时,我们是跋山涉水,走遍了海南,专门去寻访那些与世隔绝、没有过多受到汉化影响的村子。我觉得作为一个创作者,首先要对民族传统负责,要在基于其发展、尊重其习俗的基础上,发挥艺术创造力,而不是闭门造车,纯粹用审美、想象力妄加篡改。我觉得这种不注重实际的“再造”行为,属于“伪文化”。

南方日报:最近这两年,随着《舞林争霸》、《舞出我人生》等舞蹈电视选秀的爆红,也有一部分民族舞新星引起人们的关注,您对这个现象怎么看?

陈翘:我觉得个别演员受到欢迎,主要是他们个人的魅力通过电视这个宣传平台得到了放大。但我最期盼的是,观众通过我们最具特色的民族民间舞蹈,能从内心深处焕发一种自豪感,而不是一听“民族”两个字,就觉得“土里土气”。什么叫文化特色?就是你有,我也有,而我有的,你没有!以中国的条件,搞交响乐团、芭蕾舞团,可以不输给外国的艺术团体;但我们搞一个中国民族民间舞蹈团,外国就搞不了,这就是我们的底气!

生活:

结缘《三月三》,刚庆祝金婚

南方日报:您的一生经历了许多起起伏伏,但在周围人眼中,却始终对人生保持乐观、自信、昂扬、事在人为的态度。您是如何保持这种心态的?

陈翘:1950年我参加工作后,因为家庭成分等各种原因,事业屡次受挫。到海南搞创作体验生活时,好几次差点把命都送掉。前些年,我因为肺部感染,生了一次大病,医生曾经3次发出病危通知,我还得过舌癌,舌头被切了一小块。感谢党和政府拨专款把我救了过来。我个性很要强,我觉得人活着就是要有信念,要有志气,要敢于拼搏和创造。

但另一方面,在生活上我又很知足,我现在住的公寓还是在我表哥资助下贷款买的,到现在都没有还完贷款,还是“房奴”!(笑)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从来不会为个人名利去争什么、图什么,我永远在为舞蹈、为剧团、为别的有困难的人呼吁和奔走。我的人生态度就是两个字—真诚,人要真实地活着,带着那么多面具做人,会活得很累。当然因为个性耿直,经常得罪人是难免的。

南方日报:您和刘选亮堪称是一对艺坛的模范伉俪,是同乡,又都是舞蹈演员兼编导,对于家庭和爱情,您又有什么独特心得呢?

陈翘:我25岁结婚,最近刚刚庆祝了我们的金婚。我们最开始结缘就是因为《三月三》,当时我只有18岁。他是我介绍到团里的,资历比我要浅,一开始我还有点瞧不上他。后来,团里派他来帮我设计《三月三》里面男演员的动作,我发现他在舞蹈设计上很有才华,又经常一起同台演出,所以慢慢产生了好感。结婚时我们把3月3日定为了结婚日,而结婚照用的就是《三月三》的剧照。

除了在事业上相互扶持,生活中我们的人生观也很一致。我不爱计较个人得失,他同样如此。当团长时他总是把平级涨工资的指标让给别人,退休时工资比我低了好多,哈哈……

                                                                                                   南方日报记者 郭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