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林道远的相关文章

“出花园”

日 期:  2014/3/7 10:00:23

 “出花园”                                                     

     林道远  

    潮州市西马路的“婚嫁街”(亦称“喜庆用品一条街”)不仅“五彩斑斓,招牌也五花八门,外地人看了莫名其妙,潮人游子看了却倍感亲切,引来无尽遐想,比如“出花园”。

    “出花园”是粤东的潮汕地区较为独特的“成年礼”。“花园”指孩子玩耍的地方,寓意孩子成人了、不能再玩了,要走出花园学会担当。记忆的模糊和对时下这一民俗的陌生,使我充满好奇。两年前写《五彩斑斓婚嫁街》一文,曾问“首家婚嫁老铺”铺主老尾:“你是怎样给自己的孩子‘出花园’的?”老尾三缄其口。原来,他对来去匆匆的媒体草就的文章不以为然,他把我也当成媒体。两年后重返“婚嫁街”,看到他铺前“出花园”的招牌上,写着“独家仪规咨询电话”,心里不由一热。晚上,便常到先前认识的“如意”店朱掌柜和老尾这里喝工夫茶、聊“出花园”……

俗话说:“15成丁。”潮人的成年礼,在孩子15虚龄时举行,时间选择在农历正月至七月初七之间。正月适逢学生放假,办“出花园”的不少。七月初七“乞巧节”,人们期望织女赐予灵巧,这一天是“出花园”的好日子。

有道是:“十里不同风,百里不同俗”。“乡土文化无定书”。“出花园”的仪规大体这样:头一天晚上,孩子要“洗花浴”,选用的12种花必须不开白花、不长剌、花名好听,多以能开花又能结果的石榴花为主。接着穿新衣、穿腰兜 、穿红木屐,腰兜里要放红包,还要塞上两枚“顺治”年号的铜钱或“龙银”,寓意四事皆顺,还要放12粒桂元(即福圆)。继而拜神。我“出花园”时拜的是抚养孩子成人的“公婆神”,天未亮便起床,母亲在眠床里放上“胶掠”(一种圆形的竹编簸箕,象征花园),摆上三牲果品,请出“公婆神”(一只米筒贴红纸插香),在祖母的引导下,我大步跨过“胶掠”,意谓出了花园。也有拜的是在花园里庇佑孩子的“花公花妈”。这种拜,既是答谢也是道别。然后便是食“五碗头”:公鸡(女孩子食母鸭),鲮箭鱼,粉丝蛋,豆干煮芹菜,甜百合汤。有条件的“食桌”(宴席),让孩子“坐大位”(以前作为小孩子只能忝列末座),期望孩子成为家中的栋梁……

朱掌柜听说我是“仙都林”,笑曰:“你‘出花园’一定是‘咬鸡’。”他解释道,林大钦是仙都人,传说他“出花园”食“五碗头”时先“咬”鸡头(寓意独占鳌头),得了状元后大家便效仿,图好运气。若问你“咬鸡了没有?”就是问是否已经“出花园”。

再见老尾时,我怕他对媒体仍有成见,半开玩笑说:“媒体可以帮你做免费广告呵!”老尾双手一摆:“我不要广告,我要的是口碑。”

此话不假。为了这个“口碑”,老尾俩口子做了不少的努力。原先红屐皮上画的是“娃娃抱大鱼”,老尾觉得用于“出花园”不合适,自己构思,改画“鲤鱼跃龙门”;听顾客说,孩子耽心穿红木屐走起来“嗒嗒响”扰民,老尾觉得有道理,便在木屐底部加层塑料“消音”;“出花园”穿红腰兜是民俗中的记载,老尾认为,穿红腰兜属婚嫁仪规,“出花园”还是穿白腰兜好,寓意“肚里明明白白”。他还讲究腰兜的正面、侧面内袋不同,有的地方要留空、缝线不能连。成批生产的白腰兜,为缝制方便减少了一些工艺细节,也就减少了应有的文化内涵,老尾嫂不嫌麻烦,自己手工缝制;家长带孩子来买“出花园”的用品,从每件用品的寓意到该说的“吉利话”,她一一传授,十分耐心……

我老话重提:“你们是怎样给自己的孩子‘出花园’的?”

老尾嫂递给我一本相册。60多幅照片有标题、有祝福语,再现她家孩子“出花园”的全过程。据说是从两个多钟头的录像中截图制作的,既是“留念”,也是“教材”。

这时,孩子小陈放学回来了。于是有了这样的对话:

“你‘出花园’有什么感想?”

“收获了成人的感动。”

“哪个环节最让你感动?”

“食‘五碗头’。”

“哪一点感到最稀奇?”

“穿红屐。”

回答得好!“出花园”这天,小陈举着雨伞(避见天)出来“食桌”,他“坐大位”一个人“单食”,亲人陪伴一旁。食“五碗头”时,每吃一样菜,母亲便解释其寓意,妙语连珠:公鸡一一朝气篷勃;鲮箭鱼煮葱一一聪明伶利;粉丝蛋一一寿长福大;豆干煮芹菜一一勤奋有为;甜百合汤一一百事好合。亲人们声声祝福,最后鼓掌祝贺“出花园”成功。这样的场面,孩子能不感动吗!穿红木屐时,母亲在孩子面前放上一只小木椅,告诉他,屐板是“船”,屐皮是“帆”,小木椅是“花园”,孩子牢牢穿上红木屐,稳稳跨过小木椅,母亲说,“一帆风顺!”多么稀奇的仪式。

“这一天孩子只能呆在家里,不能出屋,不能‘相看’,这个讲究也很稀奇。”小陈补充道。这个讲究意谓“不能再当顽童,要做循规蹈矩的大人”。这对玩耍惯了的孩子谈何容易。老家院里曾有三个女孩子同日“出花园”,其中两个门户相对,她俩隔帘“相看两不厌”,还偷着乐哩!弟弟“出花园”那天,穿着红木屐偷跑出来,在桥上遇到一同学,被他叽笑惹恼,把他推进溪里……这项讲究,对孩子是个考验,真是别出心裁。

“出花园”向来为潮人所看重。乡友老蔡父母早逝,哥嫂抚养,15岁那年,哥嫂照样为他“出花园”,至今仍留下感动;一同采访的阿鹏“文化大革命”期间,跑到乡下,半夜偷偷“出花园”,天亮赶回学校上课;早些年许多人家孩子多生活拮据,无力操办,大多以大哥大姐“出花园”作为“代表”……现在条件好了,又多为独生子女,加上国学兴起,更加崇尚“出花园”的古法。年关,老尾的咨询电话几乎被“打爆”;有位外婆买上用品亲自上广州为外孙“出花园”,中山大学还有人去“观摩”哩!一位马来西亚华侨拿着从网上下载的资料找到老尾,买走了全套“出花园”的用品。朱掌柜那边,时有韩山师范学院的学生带着“出花园”的课题登门请教;不少家长来买“出花园”的用品邮寄外地,他说:“有的寄到北京。”

不过,老尾也不无忧虑。他从身后拿出一双艺术品般的红木屐,说:“手工做这双屐的老人去世了。”

那天,同96岁的老母亲聊起“出花园”,她的话很意外,她说:“我给许多子孙出花园,到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说出花园不能‘相看’,看了又会怎样,也不明白……”

这可权当老人的提醒。

(照片:郑鹏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