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林道远的相关文章

围炉

日 期:  2014/2/26 15:56:57 提供者:zen516

                                                                          围炉

                                        □ 林道远 

  岁末常常听到朋友抱怨:没能订到酒店的年夜饭。按我们潮州人的习俗,年夜饭是在家里吃的,有一套讲究。其深刻的意义和独特的韵味,形象地体现在简单的两个字:围炉。

  这个习俗由来已久。清光绪《海阳县志》载:“除夕,设火炉于厅,相围而食,谓之‘围炉’。”那是一个多么温馨的画面:厅堂正中设一个红泥小火炉,一家人围着炉火边吃饭边取暖畅谈……后来,炉具沿革为铜制炉筒心与锡制菜盆联结在一起的小火炉,俗称“转炉”。情景更加动人:转炉置于餐桌正中,既可盛菜热汤,又可添炭加火,炉心火旺,锅内沸腾,一家人围着转炉吃团圆饭,喜气洋洋。潮人因为避战乱、逃饥荒、谋生计,迁徙跋涉、漂洋过海,深受亲人离散、天各一方之苦,更加珍重家人的团圆。不论家人平时分散在多少个地方,围炉之前都会尽量赶回来,番客(华侨)返乡探亲,也盼望着这个时刻。当一家人围炉畅饮的时候,炉就是爷爷奶奶,炉就是爸爸妈妈,炉就是家!围炉,围的是幸福,围的是亲情!

  于是,小时候在金石镇老家围炉的情景,还珍藏在记忆深处……

  除夕一早,挣扎的猪叫声打破了院里的宁静。要杀猪了。这猪是我家和几户邻居合养的,是为过年准备的年货。父亲正与邻居动手抓猪,准备抬到屠宰场宰杀。父亲做卖鱼生意,今天的集市会很热闹,他得抽空把家里的鸡鹅杀了。两只肥鹅是为过年特意饲养的,年前为了催肥,喂食时,父亲双腿把鹅一夹,掰开鹅的嘴巴,一个劲地填番薯和糠饭,长长的鹅脖子圆鼓鼓的很滑稽。鸡鹅退毛开膛以后,二姐用剪刀剪鸡肠、鹅肠,我用小铁夹夹去没退干净的鸡毛鹅毛。   

  父亲走后,家里的灶火便点燃了。母亲在灶前点香计时,制作白切鸡和卤鹅。祖母在灶口烧火,身旁一堆杂乱的稻草,一束束经她三缠两绕成形,铁夹子一夹便轻松送进灶膛。忽然,后厨房传出“劈劈叭叭”的闷响。原来,铁锅里正在“爆猪肉皮”。只见母亲揭开锅盖,一锅沙子正烧得直冒白烟,铲子一翻,露出一块块怪模怪样的猪肉皮,平日挂在屋檐下黑乎乎的风干猪肉皮,被爆成膨松松白花花的,将成为转炉里的佳肴。

  一退市,父亲便拧着两条草鱼回来。他把鱼杀了之后,折了一段竹篾,剁出刀锋,连同鱼肠交给了我,让我挑鱼肠。把两大片带骨的鱼肉交给我二姐,让她刮鱼肉,准备做鱼丸。刮鱼肉是个细活,二姐在案板上用刀一遍一遍轻轻地刮,末了还要仔细拣掉残留的鱼刺。听说这个活传给了二妹。父亲将鱼肉“调”好之后,抓起一把,在手心里一捏,“虎口”便挤出鱼肉来,汤匙一刮,就是一粒圆圆的鱼丸。

  一阵忙碌之后,铁制的梅花钩挂上了热气腾腾的鸡鹅制品,浸泡的猪肉皮加工完毕,鱼肉丸煮熟了,快要起锅的甜品“白果”转入温火……围炉的时刻来临。

  大姐和大姐夫回来了。他们俩在府城工作,姐夫是普宁人,按习俗出嫁的女儿不在娘家围炉,父母亲没有“老头脑”(封建思想),每年他们都骑着自行车带着单位发的年货回来围炉。

  祭祖之后,我穿上新衣,头发昨天已经理了,偷偷照了几回镜子,等着围炉。菜肴开始上桌了。听说菜肴很有讲究:猪肠猪血炒蒜这道菜,按潮语谐音,肠是长,寓意“长寿”;血是发,发财之意;蒜是算,能够精打细算。合成一句吉利话:“三十夜食猪肠猪血蒜,长命发财会和算,新年有钱  (潮州音[戈恩 ],藏)。围炉一定要吃蚶,古时贝壳当钱,潮州人称蚶壳为“蚶壳钱”,桌上蚶壳钱多,来年赚钱就多。还有,鱼意为“年年有余(鱼)”,鱼丸象征团圆……

  我好馋。祖母看到我偷吃,提醒说,“不要吃鸡肠,吃了将来写字弯弯曲曲。”说罢给我一个鸡心,说,“吃了有记性”,因为鸡啼报晓,准时无误。

  围炉了。转炉火舌舔锅,锅盖一揭,一股热气带着香味弥漫开来,顿时营造出围炉的氛围。

  好酒的父亲拿起酒碗,说:“过年奴仔(孩子)也喝一杯。”说着给我们每人倒了一小杯酒。

  祖母说了一通“后生发财”、“奴仔聪明”之类的吉利话,母亲不断变换花样给转炉添菜,父亲适时往沸腾的汤里撒上紫菜、发菜(寓意发财)。大家吃着、说着、笑着……

  祖母指着一大盘鹅肉说:“自己饲的”,吃个够。

  母亲指着一大锅“豆签(粉丝)蛋”说:有的是,“食到饱”。

  父亲把我们没能喝完的酒,倒在他的手心里,抹了抹,一个个往我们的头上擦,说这样“头发会长得好”。

  ……

  后来我参军离开家乡,每当除夕,都会思念家里的围炉。成家后,我特意把老家一只铜制转炉带到北京,过年也跟家里一样围炉。

  近年来,转炉又沿革为气炉或电磁炉,使用更为方便。随着子女分居立业、生活富裕、人丁兴旺,为图方便、时尚,不少人家到酒店吃年夜饭。围炉作为一种文化,已经根植潮人心底,无论什么形式,家人围桌吃饭,围炉的神韵便在。

  每年除夕,在酒店吃年夜饭,弟弟和老母亲在潮州,我和子女在北京,席间弟弟用手机与我通话,第一句话总是:

  “围炉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