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谢岳雄的相关文章

诗画本有缘

日 期:  2014/1/22 16:04:45

 

诗画本有缘
□郭光豹
 
 

  诗和画本有奇缘,且密切得极为可以。举之“诗情画意”、“诗魂画魄”、“诗风画骨”、“诗神画采”、“诗趣画韵”等词作为证明,仿佛还感到有些不足,若拟人化用“难割难分”加以形容,似才觉得熨帖生动。

  可能因有此“理”在,苏东坡才会吟出“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的诗句来,意是诗和画成功的关键有两个共同点,一是均需要没有人为痕迹的自然功夫;二是均需要清纯新颖不落俗套的创造力。看,他简直把诗和画糅成一团了。苏东坡特别喜爱王维的诗画,曾称之为“诗中有画,画中有诗”。除苏氏外,关于诗画相通的看法还有许多,如“诗是无形画,画是有形诗”、“画为无声诗,诗为有声画”、“画难画之景,以诗凑成;吟难吟之诗,以画补足”、“能诗者必知画,能画者多知诗”……或干脆说:“自古词人是画师”,一句话点破了诗词家和画家都同样具有“描绘”本领的秘密。

  谢岳雄为刘斯奋、许钦松、谢楚余、舒勇等著名画家的几十幅作品配诗,并结集为《丹青情缘》正式出版,他既不纯为友情,更非驱赶任务,而是出自他对美术艺术的钟情,在艺术精灵躁动了诗神的情心之后才孵孕诞生了这批“产儿”。我吟哦着诗人的诗,品味着画家们的画,仿佛置身于朦胧的烟霞状态之中,心绪一忽儿在诗内,又一忽儿在画内;眼帘一忽儿在诗外,又一忽儿在画外。我欣赏难已,又释卷难已……依我评判,《丹青情缘》应是一册含金量较高的好书,我想,谢岳雄在这些美术作品面前,不知伫立欣赏了多久,咀嚼苦索了多久,凝神结想了多久,才慢慢儿从视觉感受中,从作品的丰富韵致中诱发出浓烈的诗意,进而完成了一首首精短浑涵、独有见地的“解读诗”来。

  我之所以称这些诗为“解读诗”,是基于它们有别于一般的“诗画配”,有别于摄影机式的操作,而突出了“解”和“读”两个字。实际上谢岳雄先有“读”,然后才有“解”。综阅诗稿,谢岳雄对所有美术作品都读得相当认真,当他读懂了悟透了之后才用诗“解”之,并伸出诗魂之手携紧画魄之臂,一同步入诗境。

  很好,诗人首先读懂了画家们如何自我敦励人品,做到人品画品兼优,所谓“文如其人,画亦有然”是也。其二读懂了画家们如何自我修养加深学识,拜天地自然万物为师,提高艺术造诣,所谓“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是也。其三读懂了画家们如何自我锻铸个性,直摅心声,放胆独创,形成风格,所谓“初当依门傍户,后则自立门户”是也。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一点就是读懂画家们如何自我运用创作技法,即善于变法,所谓“画法之妙,人各意会,故无定法”是也。在这一基础上,诗人才真正读懂了每幅美术作品的韵味、情味、意味、品味和况味,然后进入“解”的阶段。这时,从谢岳雄笔下流泻出来的诗还只是个个“箭镞”,能否中靶,只有画家知道,当然,诗人当有更多的“知道”,读者也可以有更多的“知道”,然而,诗人和读者的“知道”,比之画家本人的“知道”,从辐射力度来说,理应更为宽广深远。因为,一些艺术效果已经大大地跨越了画家创作的初衷和预见。我想,这就是诗人对画家作品的再创造,也可能就是画家成功和得意之所在了。

  谢岳雄是一位很具智商和悟性实力的聪明后生,是才思敏捷,眼光开阔,笔锋锐利,胆识过人,敢笑敢骂的作家和诗人,因此,有些美术作品不入他的眼帘便罢,一经进入,就会点燃他的血性情感的火焰,借画纵情言志,见物恣肆抒心,该赞颂则赞颂,该鼓呼则鼓呼,该诤议则诤议,该鞭挞则鞭挞。

  我一厢观赏每一幅画,一厢吟哦每一首诗,直觉得谢岳雄还真的“解”出了一些道道来!用归类法概括,其解读内容大体分为五类:一类是把画家用彩墨记录下来的历史发展变化和盛衰规律昭示出来,醒人以史为鉴通晓事理。一类是把画家拥抱热吻自然的瀑布般的情感倾泻出来,导人开窍通心明白万事万物的幽深底蕴和奥秘神妙。一类是把画家藏于画后的人伦教化道德操守宣讲出来,策人修身律己严谨向上。一类是把画家的责任心和正义感张扬出来,劝人惩恶扬善反腐倡廉以起戒世示后的作用。一类是把画家的腕底风情表现出来,让人沉浸在山川林木花卉鱼虫飞禽走兽的悦人的情趣之中,以陶冶心性,从而激发爱国情怀。我认为,应该说谢岳雄的目的已是基本达到了。

  这类样式的作品,在当今恒河沙数的出版物中所占比例毕竟甚少,谢岳雄此举是一种提倡,一种探索,以前的诗画配,大体上多是诗人为漫画配诗,也居多具有讽刺意味,谢岳雄能超出这个框框,为油画和国画配诗,而且,选择的是名画家的画,很有胆量,且很自信,这对我国传统的诗画配,是一种开拓性的发展和挑战。如能获得广大读者喜爱,让这一品种茁壮起来,形成旺族,那么谢岳雄在岭南就可算是这一流派的掌门人了。耍耍贫嘴,戏言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