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林道远的相关文章

鸟 友

日 期:  2013/11/30 9:53:06 提供者:zen516

        海军司令部某部高级工程师李道之退休之后,最惬意的事儿,是同一群小鸟成了好朋友。

缘由从一段佳话开始:我们海军大院的大操场,四周的跑道是老干部散步的好去处,中间的绿地成了小鸟的天堂。常来这里觅食的,有喜鹊、鸽子和麻雀。李工喜欢这些小鸟,早晨散步时忘不了给它们带点吃的,久了,便成了众所周知的“喂鸟人”。一天,有人在路上捡到一只喜鹊,交到他手里,说:“这是你的鸟,翅膀折断了。”李工赶忙把它送到宠物医院治疗。那阵子,李工有临时公务在身,每天带着养伤的喜鹊到操场附近的招待所上班。经他精心呵护,喜鹊重返蓝天。

从那以后,这只喜鹊记住了李工这位恩人。李工在操场一出现,它便飞过来紧随其后,一起“散步”。李工在椅子上歇息,它飞过来啄他的水瓶,李工会意“要水喝”,给它倒了一瓶盖的水,喝得可欢。有一天,也许它想要点吃的,竟然顺着转门走进了招待所,服务台的姑娘赶忙打电话告诉李工:“你的朋友来了!”

李工与喜鹊似乎有缘。那天,操场树上的鸟巢掉下来两只小喜鹊,险些丧命,正好被李工看到。小喜鹊的父母来救,叼着小喜鹊的两只翅膀往上飞,不料掉了下来当场摔死。怕悲剧重演,李工把另一只小喜鹊捧回家,用一只纸盒挖洞制作成“鸟笼”,精心喂养,等翅膀长硬了再送它归巢。

李工对所有的鸟都好。他把操场入口的角落作为专门喂鸟的地方,每天早晨都在这里撒下鸟食。李工很幽默,每次喂食时,拿着装满小米的瓶子,在地上“写”下了这样几个字:“开饭了!”这是他对小鸟的呼唤。开始几种鸟儿争食打架,闹得不可开交,李工又幽默了一下,把字改写为:“和谐”。

小鸟们“和谐”了,可意外的悲剧却突然发生:一只正在练习啄食的小喜鹊,受到隐藏在草丛中的野猫袭击,当即丧命。喜鹊妈妈不知从哪里招来一群同伙,对野猫进行报复。它们轮番俯冲攻击,场面惊心动魄。自从流血事件发生之后,喜鹊和鸽子不再来了,只剩下鸟多势众的麻雀。从此,李工的目光里多了几分警惕。

春去冬来,一年四季,李工没有停止过喂鸟。一次,他生病了,人在医院,却心在操场。托咐老伴,替他喂鸟。老伴去了,麻雀认生,不敢飞落,只好胡乱把鸟食撒在地上,偶有前来啄食的都惊恐不安。自感没能很好完成任务,老伴急,李工更急。

鸟通人性,也很机灵。性子急的已不安心在操场等候,有的一路尾随,摸清了李工的行动路线,早早便在半路的树上等候。李工到门诊部看病、拿药,出来的时候意外地看到,门前已有麻雀等着,有的就蹲在他的自行车车框上。

我和李工同住一栋楼、一个门洞,他的自行车车框里什么时候都放着一个塑料包,盖着一张硬纸片,上书“鸟粮,请手下留情”几个大字。一天早晨,我和他同时下楼,一出门洞,不由愕住了。空中“刷”的一声飞下来一群麻雀,落在门口,有的就落在李工的肩膀和手上。我笑道:“麻雀追到你家门口来了。”李工一边撒下鸟粮一边指着对面楼房说:“有的鸟巢就筑在那屋檐下。”

在前往操场的路上,每个拐弯路口,只要李工的自行车一到,车铃一响,树上的麻雀立即飞落在他的面前。原先麻雀认李工的白上衣,他的衣服一换,麻雀绕着他走,就是不敢轻意落下。李工一度上衣都不敢换,一想不是长远之计,便改用自行车,以车铃为号。李工曾经丢失过一回自行车,可把他急了,等不及家人替他购买新车,他自个先去买了一个车铃,可车铃一路摇,麻雀就是不敢下来。买来新车,和以往一样“几长几短”地摇铃,麻雀还是像没有听到似的。试了几辆车的铃声,都是这样。李工终于明白过来:麻雀不敢下来,是因为铃声与以往不同。怎么办?李工突然想到,他的手机曾经录下了麻雀觅食的情景,其中就有车子的铃声。在旧货市场,他不断播放手机里的铃声,硬是从20几个车铃中找到了相同的声音。

我注意到,李工的“鸟粮”越来越精细。除小米之外,还有鸽子爱吃的绿豆和麻雀爱吃的谷子。麻雀“抱窝”后,雏鸟需要营养,他又特意买了价格最高的小虫。李工买鸟粮每个月要花不少钱,他总是乐呵呵地说:“花钱买快乐!”

每天早晨,操场一角啄食的麻雀飞起飞落,成了一景。有的小孩子特意起早来看李爷爷喂鸟,李工给他们小虫,让他们喂。抱窝的母鸟啄到了小虫,并没有吞下,而是噙在嘴边,噙到三四条,便飞回去喂它的孩子。李工对着喂鸟的孩子们说:“鸟妈妈饿了一个晚上,肚子空空的,自己却舍不得吃。你们说‘母爱伟不伟大呀?’”孩子们齐声回答:“伟大!”

李工还告诉年轻的母亲:鸟儿教子有方!小麻雀能飞以后,鸟妈妈便把它们带来,教它们怎样觅食。开始鸟妈妈喂它,一旦看到它自己能够啄上小虫,便停止喂养,让它们“自食其力”。喜鹊要求更严,看到孩子自己能够啄食,立即把它赶出操场,不让在这里“坐享其成”。

在李工的精心喂养下,院里的麻雀越来越多。看到自己有这么多的好朋友,李工一高兴,又幽默了一回儿。他更改了以往用小米在地上“写”的字,这回儿“写”的是:“吃好”。

这是他与麻雀的“对话”:

从左边念,是李工的话一一“吃好。”

从右边念,是麻雀的话一一“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