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林道远的相关文章

思念古城麻石路

日 期:  2013/11/10 15:24:35 提供者:zen516

       秋雨临窗,夜读《潮州日报》,家乡的脚步激起了心中的涟漪。一条喜讯告诉我,古城正在加快街区整治和路面改造建设。喜悦之中,思绪在历史与现实的衔接处徘徊,既向往平坦整洁的水泥大道,又思念古朴坚实的麻石路……

  初夏回过一趟家,住在新桥路二妹空闲的房子,每天要去老城区竹木门陪伴老母亲,打算去时坐三轮,回来走路权当散步。第一天按照妹夫所说的捷径坐上三轮车,车子走在古老的街巷上,景况如故,感觉真正回到了家乡。拐入西马路,车子颠簸起来,激烈时得把住车沿,一直到竹木门,把上车时闲适雅致的心情,颠簸得一干二净。晚上,仍走捷径返回二妹家。已成婚嫁喜庆用品一条街的西马路,此时灯火明亮,商铺五彩斑斓,可是脚下道路崎岖,只顾留意路面,无心观赏,感到脚累心累。无奈,只好舍近求远,坐三轮吩咐不走西马路,走路不走捷径走大道。自个儿若有所失不说,心想路是古城与八方游客的见面礼,这路岂不砸了原本曼妙的坐三轮游古城的旅游品牌。

  终于盼来路面整修的喜讯,可我忽然又担心:可不能一刀切,把破旧的麻石路都整成水泥路呵!

  麻石路,是古城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它是古城的脉络、肌理、筋骨,是它勾勒出古城的格局与模样。古城依它而建、而存,一起共度悠悠岁月,一起变老。走在麻石路上,才能感触古城的脉搏与气息,才能体味古城的质朴与优雅,才能解读古城的个性与文化。没有它,会失去难得的单纯与宁静,会少了许多想像与趣味,古城会变得模糊、变得陌生。

  麻石路,连着古城的历史。一个个内涵丰富的路名,是古城历史的亮点;被岁月打磨得光滑可鉴的麻石,仿佛映照着历史的光影;依稀可见的苔痕,似乎还有古老的故事在苏醒;月下路深处,说不定还会传来答答的木屐声;从古城尽头走出去的游子,无不牵挂着身后的每一块麻石……记得第一次造访著名渔港舟山沈家门的时候,当地朋友老阎相约在长堤一隅的茶楼会面。这里有一条通往海边保存较为完好的麻石路,路边虽然难觅旧时留下的商铺楼舍,却依然能够感受到渔港的古风海韵,老阎领着我从这条路走进沈家门的历史。历史,不能没有任何踪影。古城麻石路,应该是潮州的胎记。

  由此我想起丽江古城的路,那里的路大多是麻石铺筑,与古城同在。清晨,居民们都在忙于给路洗脸。他们用小铲子和小刷子清除石缝的尘土,用抹布擦拭每一块麻石,整条路油光发亮。丽江人如此呵护历史文化遗产,同是古城,我们对古老的麻石路,也该有这般情怀。

  说来也巧,母亲居室门前就是一条麻石路,有一段因为破旧刚刚铺成水泥路。路是平整了,可感觉怪怪的,这里前有牌坊街,后有城门城墙,古城气息很浓,这段水泥路与整体氛围格格不入,像一块刺眼的补丁。我曾因撰写《亲近古井》一文,流连于牌坊街著名的义井,留意过平整坚实、纹理如画、泛着柔柔亮光的井台石。正是历史故事、人文景观、建筑美学与沧桑岁月的数百年融合,义井才魅力四射。倘若井台抹上水泥,那还是义井吗!我想,古城重要的历史街巷,还是应该保留麻石路的风貌才好。那里的麻石路修旧如旧,才能保住古城的丰富性、特色与感染力。

  报上又有消息传来:近段时间,因受天气影响,牌坊街部分石狮满身青苔。该不该清理?出现不同意见。有的认为不清理会影响牌坊街的整体形象,而专家则认为古文物建筑应保留其自然特征。此事街谈巷议也好,咨询专家也好,都出自对古城深深的爱。看来,我的麻石路之忧,不算多嘴。

文/林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