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林道远的相关文章

情归陶然亭

日 期:  2013/11/10 15:21:50 提供者:zen516

       近些年的北京陶然亭公园,一改往日的宁静,来自四面八方的歌咏爱好者,四季相约陶然亭,成了一道新的风景。正是周日春暧花开时,处处可见歌的集会:空地上,“开心歌友会”、“心连心歌友会”、“夕阳红合唱团”、“金秋合唱团”分别打着旗帜,围在一起,引吭高歌。伴奏各显神通,口琴队、管乐队、萨克斯队,应有尽有。歌至高潮处,击掌、挥手、踏步,载歌载舞。树荫下,一群中老年妇女拿着歌片围着一把板胡,陕北民歌唱了一曲又一曲;一群京剧迷围着小型音响拉开架势,长腔短叹唱得震天响。

  在这歌的海洋里,有谁知道,湖心岛上还有一支震撼心灵的歌,已经唱了八九十个春夏秋冬。为了探访这支歌,我怀着敬仰之情,来到了湖心岛秋墩北麓一片松林之中,瞻仰了著名的合葬墓一一高君宇与石评梅之墓。墓地上,两座汉白玉墓碑并排而立,身后松林簇拥,面前碧波粼粼,墓基整洁开阔,有人刚刚送来一捧鲜花,庄严肃穆的墓园一片阳光。透过墓旁的一尊雕塑,一对恋人仿佛从历史深处走来。

  高君宇,一个与陶然亭有缘的名字!早在20世纪20年代初,陶然亭高台上的慈悲庵成了北方共产党组织的秘密活动场所时,庵前古槐便常常看到高君宇生气勃勃的身影。这个考入北京大学的山西青年,是李大钊的学生与助手,“五四”运动中作为学生领袖走在队伍前头。他在李大钊的指导下,发起组织马克思学说研究会,1920年成为北京共产主义小组成员之一,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首任书记,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二次代表大会,被选为中央委员。

  1922年,高君宇赴苏联参加远东各国共产党及人民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回国后在介绍与会情况时,认识了山西才女石评梅。石评梅是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员,致力于教育救国,酷爱文学创作,颇有成就。两人萌生了爱情。高君宇曾南下担任孙中山先生秘书,在广州,他买了一对白色的象牙戒指,一枚附在书信中寄给了石评梅,另一枚戴在自己手上。石评梅一度对生活失去希望,高君宇成了她的人生向导,高君宇几次遭到通缉,石评梅成了他风雨中的港湾,共同谱写“爱情之歌”。不幸的是,正要收获爱情果实时,高君宇因积劳成疾,于1925年3月5日与世长辞,年仅29岁。党组织为他举行了追悼会,按照他的遗嘱把他安葬在陶然亭湖畔。

  石评梅强忍悲痛,在墓碑上刻下了高君宇生前最喜爱的诗句:“我是宝剑,我是火花,我愿生如闪电之耀亮,我愿死如彗星之迅忽。”并在诗旁深情地写道:“我无力挽住你迅忽如彗星之生命,我只有把剩下的泪流到你的坟头,直到我不能来看你的时候。”风霜雨雪,没能阻断石评梅的思念,她常来看望,把墓地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幅石评梅在墓前的留影,看了令人心酸:本该与情侣双双漫步湖畔,此时却如此孤单。三年后石评梅忧郁成疾,也告别了人世。临终时,她手上依然戴着那枚象牙戒指。按照石评梅的遗愿,人们把她葬在高君宇墓旁。感天动地的合葬墓,是一座凝聚着20世纪20年代一对革命情侣的血与泪、爱情与痛苦、理想与斗争的丰碑。

  建国初期,高石之墓作为名人墓迁至人民公墓。1956年6月,周恩来总理审查北京市规划总图,在谈到陶然亭公园里的高石墓时,明确指示要予以保留。他说,革命与恋爱并不矛盾,留着它对青年人也有教育意义。在市长彭真的关怀下,高石墓于同年8月竣工。可惜“文革”中又遭劫难,1978年秋天北京市人民政府重新建造,并举行了入葬仪式。多少年来,每当清明时节,游人或献花圈、或将白花扎于一旁松树,寄托缅缅的哀思。邓颖超在回忆中称:高君宇是我和恩来的“红娘”。她老人家曾六次前来凭吊,革命友谊,情重如山!

  离开墓园,向湖边走去,对岸传来千人歌声。早在建国初期,这里便有歌的故事:那天,周恩来总理前来凭吊高石墓,缅怀战友,被正在唱歌的群众团团围住。大家要求周总理唱歌,周总理笑着说:“好呀,我来指挥,大家一起唱。”一曲《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唱罢,《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的歌声又起,人越来越多,出于安全考虑,警卫同志谎称有事请总理速回。归途中,周总理几分解释几分感慨:“在陶然亭放声歌唱,这是我和高君宇的共同愿望,今天实现了。让高君宇听听这人间壮阔的歌声,他们会很高兴。”

  唱吧,陶然亭!

文/ 
林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