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饶宗颐的相关文章

“饶学”研究开启新篇

日 期:  2013/7/22 10:38:18 提供者:csfqw

 中国内地第一家饶宗颐学术艺术研究机构“饶宗颐学艺研究中心”(下简称“学艺中心”)6月19日在广州增城仙村镇皇朝家私总部隆重奠基。年届96岁高龄的当代国学大师和艺术大师饶宗颐先生专程从香港赶来参加奠基盛典,并出席“益寿安宁——听涛轩藏饶宗颐教授书画展”开幕式。据现场的专家学者评价,此研究中心的落成,将对饶学”研究产生深远影响。

饶学研究的“创新”之举

“国宝”饶宗颐先生所到之处,爱戴他的人都自觉站成人墙,面对经久不息的掌声,他坐在轮椅上不停地向大家拱手作揖。在奠基仪式上,他手持话筒激动地说:“感谢大家对我的爱护,这个学艺中心是个创新,我很感动。我的东西,你们可以了解一下,但其实我很渺小。感谢一直爱护、推动我的人。”

为什么说这个中心是“创新”之举?据该中心的筹委会成员、香港商报副社长吴秋文介绍,饶宗颐是学术大师,同时也是书画大家,但目前人们对“饶学”的研究还集中在其学术方面,他的艺术作品更多地是作为市场标签被人消费。“饶公的故乡也有一个饶宗颐学术馆,但更多是作为纪念馆性质。我们希望内地能有一个机构,能将学术和艺术两方面的研究衔接起来,填补这部分空白。”今年春节,吴秋文向饶公提出这个构想时,饶公很支持,随后吴秋文又跟饶学研究基金董事、皇朝家私集团主席谢锦鹏谈起此事,后者欣然同意全力协助。于是便有了这个学艺中心。

目前香港大学的饶宗颐学术馆、香港浸会大学饶宗颐国学院等是“饶学”研究的重镇。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馆长李焯芬告诉本报记者,该学术馆收藏了饶公用过的四万册图书,主要研究人员是饶公过去的学生,更类似一个研究所。而学艺中心的功能将会更全面地体现饶公“学艺双携”、“学艺互益”的理念。

“学艺中心将成为香港大学饶宗颐学术馆的‘姐妹馆’。过去我们会把国内‘饶学’的学者请到香港客座研究,但香港毕竟地方小,还要签证进入。学艺中心成立后,可以跟香港联动起来,‘饶学’研究将翻开新篇章。”李焯芬表示。

三年后建成,常年开放

学艺中心筹委会成员、香港新闻工作者联会副主席郭一鸣介绍,该中心占地面积1万平方米,建筑面积5000平方米,建筑风格将承袭典雅古朴的潮汕建筑传统,建成之后将成为一个公益性的学术机构,预计一年后将开放部分功能,三年后完全建设完毕。“学艺中心有一大特色功能,就是设立‘饶宗颐教授数据库’,搜集更多图片、稿件或艺术作品。同时创办《饶学研究》杂志,作为学艺中心的官方学术刊物,定期出版有关‘饶学’研究的成果和动态,在国内外发行,并力争办成有国际影响力的国家级学术刊物。”

学艺中心内设艺文展示厅、书画展览厅、选堂文库馆、学术交流楼、多功能国际会议厅,办公行政楼等。艺文展览厅将以多媒体的形式,常年展出饶老在历史学、经学、考古学、古典文学和书画乐、译作方面的卓越成就,还将举办中华文化及世界文化研究展览。选堂文库馆则是一个可供研究型读者使用的小型图书馆,收集饶老著作、藏书及世界各地研究饶学成果,并常年开放。

“有了地方和资金,‘饶学’研究将具有更多可能性。举个例子,我们准备开展饶宗颐教授早年在法国、美国、东南亚的汉学研究,与他对当地汉学研究所引起的重要作用。”李焯芬表示,学艺中心将积极推进“饶学”研究进入重点高等院校和文化研究机构,力争将“饶学”研究上升为国家层面社科研究课题,纳入国家级文化科研大纲和文化发展战略。

重视“饶学”,振兴国学

“饶学”到底研究些什么?香港学者郭伟川在《饶宗颐教授与三史》一文中对“饶学”作了高度概括:饶先生在地方史、中国文化史和中外交流史所涵盖的学术与艺术上的综合成就,古今罕有俦匹,实为一学术与艺术之巨大宝库,称为“饶学”。

但若你认为“饶学”就是研究饶宗颐的学科,那就太狭隘了。“‘饶学’其实就是国学的一部分,因为饶公所钻研过的领域,集中起来跟国学的范畴所差无几。对‘饶学’重视,实则就是对国学重视。”李焯芬说。

“饶学”1996年被学界提出,如今已经获得了一定成果。“饶学”队伍不仅局限在香港,国内一些高校的学者也在“饶学”的道路上辛勤耕耘,有许多原本薄弱的学科因为饶公的带领而重新焕发光彩,如敦煌学。目前香港的两家饶宗颐学术馆也致力于培养中青年学者,让“饶学”的队伍薪火相传。

饶公是当代难得一见的“通儒”,李焯芬表示,他的治学之道特别值得敬佩:“他很专注,‘活在当下’,就是他会把每个时刻应该做的事情做好,不去想别的。”他回忆,有一次他拿着《史记》中的“迁三苗于三危”请教饶公,为何如今在敦煌(三危山)处没有找到苗族居住的痕迹?饶公说:“我迟些回答你。”结果三个月后,饶公写出了一篇详尽的论文解释该问题。原来,饶公从甲骨文中找到了关于“危方”(广义的西部)的描述,“三苗”其实是被迁往了大西部(包括现在的西南)而不是敦煌。饶公还根据此论文写出了一部研究西南少数民族迁徙的著作。

“饶公曾说过,中国文化将迎来文艺复兴时代。”李焯芬说,对比当今的中国,与文艺复兴年代的意大利,有着许多相似之处:第一,两者都处于经济快速增长期,政府为文艺发展提供了充足的资金保证;第二,意大利艺术家从古希腊的艺术中汲取灵感,而中国目前考古事业蓬勃发展,人们对古代艺术有了全新发现。“如今国学日益被重视,‘饶学’也应该有它所应得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