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书画家蔡照波的相关文章

古城远去的石板路

日 期:  2013/7/4 14:38:16

潮籍大画家林墉在回忆童年潮州街巷的散文《街巷深深》中写到:“石板是街巷骨架。一条西平路,从岳伯亭到三达尊穿名胜境,何处不是石板!一条打银街,从城河头至西马路口,尽是大石板!南门下的犹、灶、义、兴、甲,家、石、辜、郑、庵等巷,你尽可数数石板!……石板,石板,简直就是古城呼吸起伏的肋骨条。”

小时住在潮州西湖边的南方电视台台长蔡照波,回忆童年时的古城街巷是这样的:“那时古城的街巷,全由大大小小的石块铺成,绵长绵长。穿着木屐,只要撒开腿跑,便能跑出一串脆生生的声音来。”

今天,漫步潮州老市区,已难寻林墉笔下蔚为壮观的石板路,听老人们说,在上个世纪的六十年代,石板路因为损害严重、凹凸不平都改铺成了现在的水泥路。

为了追忆老街巷古朴的石板路,在一个春雨绵绵的清晨,我经牌坊街转入甲第巷。近十年前铺上的石板排列整齐,夹在巷道两排古老的房屋之间,狭狭长长,喧嚣的城市隐退到了岁月深处。我放慢脚步,细细品味那历史的余响。甲第巷头的饶宅,门匾名称为“半稳”,主人谦逊儒雅之风犹在眼前。 “资政第”、“大夫第”、“外翰第”、“儒林第”,以及“宗圣世家”、“济阳旧家”、“高阳旧家”、“龙游衍派”,一座一座老宅历经沧桑岁月而韵味无穷。古色古香的石板路与两边的老宅相协调,共同构筑起一幅远久的历史画卷。偶尔,一位穿着入时的妇人从眼前经过,“吱”的一声推开一扇铜环朱漆大门,又“吱”的一声合上,古典与现代就在这一开一合中变幻着。一条甲第巷,别有天地,却仍是人间。

或许是心里有了念想,在灶巷、辜厝巷,我与石板路不期而遇,尤其是从辜厝巷与下西平路交界处起,绵延东去近三百米全是石板路,更让我感到意外的惊喜。据说,她们是上世纪五十年代铺设的。柔和的路灯光下,经过半个多世纪踩磨的厚重的石板光洁细腻,在幽静的巷道里异常美丽。

又一日与朋友相约而行,穿过熙熙攘攘的岳伯亭菜市场,拐进“三达尊”。黄尚书府前一块块斑驳的大石板映入眼帘,一股古老的气息迎面扑来,这该是林墉笔下的石板吧?街巷里的老人说,这些石板是建黄尚书府时铺就的,那么,眼前的一埕石板和黄尚书府一样历经了三百多年的风雨,我终于找到了历史遗留下来的石板路!由于她所处的特殊位置,成就了她的不同凡响。

古人云:“天下有达尊者三,爵一、齿一、德一”, 在潮州历史上,德高望重的明代尚书黄锦被誉为“三达尊”,他在这片石板上走过了十个春秋。如今的石板如一位久经岁月的老人,刻满了风霜,她见证过这里曾有一座清政府赐建的牌坊,坊匾北面书“累朝元老”,南面书“三达尊”。牌坊早已不在,独留“三达尊”为地名,让世人时常缅怀官位、长寿和政治气节都值得尊重的黄尚书。

三百多年来,这片石板上多少人赤脚走过?又有多少人穿着草鞋、布鞋,趿着木屐、人字拖(鞋)走过?石板承载了古城的一段繁华与荣光,光阴的更替,世事的变幻,人间的悲欢,它静静仰望着、感知着,我伫立在石板上,仿佛和历史进行着深刻的交会,脚底升腾起隔世的云烟。

对于潮州这座沉淀着悠久历史文化的小城来说,城中的老街巷是这座城市的脉络,记录着岁月流逝的痕迹,它们是根,它们是魂,它们穿越岁月的风尘款款而来。蕴藏着几多历史典故的街巷同古城一起保护下来,而大部分街巷的“基础”——石板已不复存在,因而三达尊的老石板更显得弥留珍贵。

近日,喜得潮州老城古民居建筑群获入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的消息,名单中的十四座古民居之一就有黄尚书府,已显破落的老石板作为黄尚书府的一部分必将会得到更好的保护而继续留存四百年、五百年、六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