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陈秦梦的相关文章

情真意切秦梦

日 期:  2012/7/30 14:10:45 提供者:minimosika

 陈秦梦,潮剧生行里的长青树,他19岁毕业于汕头戏校后,他的戏就没怎么断过,就算是在文革期间也一样。他的彭湃(《彭湃》)、张达(《辞郎洲》)、徐九经(《徐九经升官记》)、袁崇焕(《袁崇焕》)、文天祥(《终南魂》)、王茂生(《王茂生进酒》)、狄仁杰(《德政碑》)……这些血肉丰满的角色串起了他数十年的演艺生涯,看了他这些戏,见惯他站中台,有时就不能理解他现在一把年纪了,还在潮剧舞台上混什么,他充当的都是配角甚至是小角色。在这个圈子里,用他的话说,该得的和不该得的荣誉他尽得了,那么,他还图个啥呢?

对潮剧,他没有算计自己的名利得失,陈秦梦不嫌弃小角色,这种不嫌弃里透着他对潮剧的情真。做戏,不是嘴巴上说的冠冕堂皇,对个人还有个好处,他说,那是他人生的娱乐。

其实,陈秦梦做小角色不是退休返聘之后才干的,当他还是“腕儿”的时候,他就在干这号子事了。《汉文皇后》,他演过都尉,演过贾大夫;《春草闯堂》里,他的角色从大做到小,演过薛玫庭,演过被踢死的渔夫,演过老太监,还演过家院,每一个角色都乐呵呵地去接。

秦梦从小和父亲走江湖卖药,他知道钱银难赚,但难得的是,小小的他却不是只认得钱之人。他随父亲四乡六里到处走,留宫歇庙,在这个过程里,渐晓人事。从小,秦梦就知道自食其力者不鄙。

当13岁的秦梦为了减轻家中压力选择了学戏,他也不自卑。秦梦来时,戏校尚未成立,那时是一个培训机构,叫戏曲演员培训班。大约有几个月,他们几个小孩子还没有正式的课程安排,每天就帮师父们起茶炉、扫地板、搬桌椅、买烟丝茶米……平时就看师父们教大演员,看着他们摆功架。他对潮剧来兴致了。6年的戏校生涯,学了很多东西。刚开头学打鼓,学得好好的;后来看到林鸿飞演《益春藏书》中的陈三,觉得自己还能唱得更好,就不肯打鼓了。拿他没辙,就让他改学生行。黄玉斗教他《扫窗会》的唱念,林老白教他小生的表演,谢大目师父教他褛衣丑,林老红教他员外丑,当时戏校还有汉剧科,秦梦去偷师过乌面。不只如此,当时大观园、大同、大光明等戏院,这些别着戏校校章的学生还可看免钱戏。

毕业出来,古装戏已经停演了,此后10多年的时间,秦梦一直都在做现代戏。但那时不知道,老师父们传授的这些传统艺术什么时候能再展现在舞台上。但在现代戏、样板戏里,陈秦梦看到每一个动作背后的传统身影,原来所谓的新都是从旧中化来的。那几年戏校没白上,那些苦功夫没白下。

有人认为陈秦梦、郑健英他们都是现代戏成就的。这话有一定道理。秦梦的现代戏做得好,除了胚好,几年的部队生活,使他习惯了现代戏,他总能找对那种感觉。《智取威虎山》的少剑波、《红色娘子军》的洪常青、《沙家浜》的郭建光、《龙江颂》中的李志田、《海港》中的高志场、《彭湃》中的彭湃,陈秦梦是潮剧现代戏无疑的男一号,风光了十几年。

文革结束了,恢复古装戏了。风水也许是轮流转的,但陈秦梦不靠风水,到了古装戏时代,他依然转得欢。他的角色多样起来,老生、小生、武生,还做过几个份量不轻的丑角。一个演员要做到宜庄宜谐,他的心灵世界是否需要有足够大的容量,去承受屈和伸。

他说,做了一些戏,人变得聪明些,比如,演过袁崇焕之后,他就学会“凡事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不妄加评论。演戏同时参与了陈秦梦性格的塑造,做惯了忠臣良将,人也显得正,那是陈秦梦的主色调。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个世界,总有些不愿受人支配的能人隐名埋姓,在业余剧团有时就有人露一手出来吓人一跳。艺术莫逞强,这是陈秦梦的箴言。陈秦梦也不怕演个小角色就会被人看轻了。他说,在一个艺术团体中,一人得道,就需要很多人给他铺垫,他周围有很多老一辈一生默默无闻,没有一出主角戏,一生就过去了;以往别人给他做台阶,现在换他给别人做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