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书画家李东伟的相关文章

都市中的山水情调 ——访著名潮籍青年画家李东伟

日 期:  2012/6/12 15:32:59 提供者:minimosika

如果你见过国家一级美术师、广东画院创作室主任李东伟,你一定会对他的修剪得整整齐齐的一大圈络腮胡印象深刻。不过,别以为留着大胡子的画家都是邋邋遢遢、不修边幅,李东伟对自己的衣着可是颇为讲究——上穿紫色翻领T恤、下着黑色九分裤,脚下蹬一双时尚皮鞋,手指间再随意地夹上一支他收藏的烟斗,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字——帅。

记者:您的形象很特别!

李东伟:画家是应该注重自己的形象。谁说画家就得邋邋遢遢、不修边幅?我觉得这个观念不对。我从在大学读书的时候,皮鞋总是擦得锃亮锃亮的。

记者:在国画和油画之间,很多画家往往“独沽一味”。您不仅都画,而且全情投入,力能从心。有一篇文章曾经这样形容您:“国画是李东伟的妻子,油画则是他的情人。”您怎么看?

李东伟:在我看来,艺术家的综合素质至关重要,一个合格的艺术家应该对每类艺术都有一定的认识。画家给自己贴上国画家、油画家或者其他画家的标签,无异于标明自己是木匠、铁匠或修鞋匠。艺术应该是共通的。每一个画种只是材料不同而已,当然也就有其表现方法的不同,但其中对美的追求,点、线、面的表现,思想认识的深度,都有其共同的东西。

作为画家,凡是好的东西都应该加以消化和吸收,不应该有任何条条框框的顾忌。而一个画家若有了一定的综合素质,就会尝试不同的表达方式,其多年的苦功就会自然流露在他的作品中。

记者:虽说艺术是相通的,但油画和国画在创作上还是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在创作作品的时候,您是如何实践的?

李东伟:国画和油画在创作上存在的差异,那只是表现方法的不同、材质上的不同、其内涵还是有很多相同的。虽东方人所追求的天然合一,西方所追求的透视、质感;在当代艺术里,这些框框早已被打破,当代艺术所追求的是艺术的本质、视觉的本质、人的本质等等。从这点上,在油画里我不猎奇式的追求边远的东西,而是更多地寻找对生活中都市的感觉。

中国人的油画追求的不只是材质,不只是技法,不只是色彩,而是反过来求诸国画的修为,吸收中国传统文化的营养,寻求东西方文化理念不同的根源,对外来文化接纳、融合,才能成就自己绘画的独特面貌。

记者:您曾经说过,您在油画里不猎奇式地追求边远的东西,而是追求一种“新都市文化”。这是一种什么概念?

李东伟:身处都市,意味着整日被高高矗立的建筑森林包围,很少有机会体味青山绿水环绕的佳境。都市中的人们如何从这个环境出走,我想应该是从自身找,从心里找,从精神幻象中找。在我的画中,我寻求的是都市中人与自然、生活空间里繁忙与休闲的瞬间,想让人们在看了我的画之后,心能够安静下来。

我从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画的“静明系列”,就是想寻找这样一种都市中的休闲。就好像其中的一幅作品《南岭春晓》,画中的风光,在广东郊外很多地方都能够看得到。但我在画牛的时候,就会把它们画得很胖,我会想,这些牛太辛苦了,就让它们吃饱一点吧。这就是我想在画中传递的闲情。

而我的画室取名“得闲圈”,就是希望在忙得够呛的工作中能够闲下来,把忙事做成闲事。所以一到周末我就会往外跑,也是想寻求一种休闲的感觉。

记者:“静明系列”以山水为主角,而“静观系列”则将山水与瓶相结合,其创作理念是什么?

李东伟:我觉得山水画是最能体现中国传统文人根本精神的一个图式语言。青花花瓶则比较彻底地浓缩了中国人的理念,不管是宫廷的,还是民间的。我不是要去搞考古式的研究,钻牛角尖,分出这其中具体的区别,而只是要获取一个典型的符号。山水是宏观物象,而花瓶是微观物体,两者的有机融合,体现了中国文化根深蒂固的一个特征。山水之中包容瓶,瓶中间又画山水,不知是瓶侵占了山水,还是山水侵入了瓶,颇让人觉出几分意趣。

记者:不久前,您又开始了“中国乡村”、“中国城市”系列的创作。您希望向观者表达什么?

李东伟:做这两个系列,是试图将视野从山水拉回到我早年熟悉的乡村与老街,排除对名山大川的猎奇式的描写,而从身边的生活中去发现真实的美。其实,现代社会中自有优美的山水情调,即使在我们日日奔走其间的都市里,这种情调也是无处不在。关键在于画家必须有足够的敏锐与诚意去发现它、感受它、表达它。这一系列作品期望能让读者在欣赏的同时也好好回味一下自已生活的城市,这样就够了。

记者:在今年广东画院的新春创作座谈会上,您提出,广东画院的职业画家应该在思想意识上成为全省艺术创作的“领头羊”。如何解读这句话?

李东伟:画家不应该单纯是运动员,还应该是教练和裁判。我们生活在21世纪,在这个时代需要做些什么,如何用思想意识来引领,这是我们作为画家需要去思考的问题。6月中旬,我们可能会组织画院的画家参加“广东文化考察、学术交流、采风写生”主题活动,到潮汕大地一路走一路画,提升艺术创作水平。

 (汕头日报 杨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