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书画家罗宗海的相关文章

德艺双馨 画如其人(罗宗海专访)

日 期:  2012/6/6 15:01:16 提供者:minimosika

采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水彩画艺委会主任、广东省潮联书画院院长罗宗海老师是一次难忘的经历。他总是带着和善的笑容,在从容而幽默的叙述中,娓娓道出学画的故事、对水彩画的深爱和对年轻画家的期许。采访末了,他为在场的每个人都送上了一本画册,一笔一划耐心题词。听闻记者是他金山中学的校友,他更是长辈般亲切地摸了摸记者的头——这一切,都令我们如沐春风。

记者:可以谈一谈您学画的经历吗?

罗宗海:我1935年出生于广东潮州,1948年就读省立金山中学。当时,学校的美术老师洪应鏣先生看到我画画,觉得我是一个可塑之材,特意让我去了他的办公室,向我谈他在杭州国立艺专习画的情景,谈他的艺术见解。后来,我在先生的指导下开始学画,他带我写生,指导我绘制年画、宣传画,陪着我一册一册阅读世界美术全集和刚出版的《人民美术》。我在先生那里得到了最美的精神食粮。

记者:从您的个人简介可以看出,您1958年毕业于中南美专油画系,但您后来并没有选择画油画,而是画起了水彩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

罗宗海:画水彩画可以说是形势所迫。我从油画系毕业后就开始担任美术编辑,编辑的工作要从头学起,根本没时间画画。后来就有人提醒我,油画可以画出的光感和色彩,水彩画也可以做到,有条件就画油画,没有条件就画水彩画。于是,我便随身带着很小的工具和有限的颜料,一有空隙就画上几笔,画出一小幅来。有一次从广州坐火车到北京,我在火车上就画了很多幅。

画水彩画这么多年,我对油画仍然非常热衷。已故潮籍著名水彩画家吴芳谷曾用“厚重”来评价我的水彩画作品,或许就是因为我是油画科班出身。但水彩画有它的特殊语言,我不希望把水彩画画成油画。

另外,我还要讲一个经历:我曾帮北京故宫博物馆做“晾画”的工作,有幸看到上万张古代的画,这是我一生接触中国传统文化最集中的一次,让我深刻地认识到了古人的创造性。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吸收,也自然而然地流露在了我的画中。这应该也是“厚重”的其中一个缘由。

记者:从您的水彩画中,可以感受到浓厚的乡土气息,像这一次您参加潮籍名家名画邀请展暨公益拍卖活动的作品《朝霞伴清风》,画的就是朝阳下的大海。这是否出自于您的乡土情结?

罗宗海:我对海有一种特别的感情。在金山中学念书的时候,我常常爬山到礐石山上静静地看着海。因为喜欢游泳,我经常从礐石游到市区,上岸吃一碗牛肉粿条汤,又游回对岸。所以我喜欢画海——海礁、海浪、海鸥、海船。你看我这幅《朝霞伴清风》,故意将海礁画成长方形,用冷暖色彩对比衬托出一种刚毅感和独立感,寓意的就是潮汕人的精神。

乡土情结,我想每一个人都会有,只是深浅不同,理解不同。我想我理解得更宽广一些。我常常会去探究一些潮汕历史积淀下来的问题——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潮汕,为什么潮汕人能带着潮汕文化走到世界各地。但无论如何,潮汕人爱国爱家爱乡的情感,是一种无可比拟的凝聚力,这种力量吸引着所有的潮汕人。

记者:您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说过:潮汕水彩艺术在全省以至全国有不可忽视的份量。它的“份量”体现在哪里?

罗宗海:潮汕地处省尾国角,而潮汕先民早就面对海洋拼搏,创造出独特的海洋文化。过去封建王朝的“海禁”没有使潮人放弃海洋,他们为了生存,背井离乡,飘洋过海,行迹遍布东南亚,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艰苦创业,却始终心系故乡社稷。这历史痕迹随处可见,潮人很早接触西方文明,他们吸纳西方文化的长处,融入自己的社会生活中。前辈艺术家中庄华岳、吴藏石、吴芳谷、洪风、吴维科等,早就分赴上海、杭州习艺,他们都着力于水彩艺术的创新,力求东西方文化的融合。随着改革开放,赵淑钦、曾松龄、杨培江、李小澄、陆晓翰、谢气坚等都在努力拓展,潮汕水彩艺术日益成长壮大,他们的接力跑造就了我省举足轻重的团队。在我省的水彩画家中,潮汕水彩画家就超过一半,这个份量是很重的。

记者:艺术的传承与发展终究要靠人才。您认为,潮汕水彩应如何发扬优势,改进不足?

罗宗海:传承不能只流于形式。画家应该深入生活,心里有感受,再来寻求传承的形式,这样才能选得准。有些人的水彩画作品是先素描再加颜色,这已经失去了水彩强烈的特色。画作并不是色彩的堆砌,而是生活的反映,画家必须从观察中考虑,从实践中总结。另外,我认为,画家应该在培养综合文化素养的基础上追求创新,这样的创新才有根基,这样的求变才有基础。在当前社会转型期,年轻的水彩画家更要遵循艺术规律,走进社区,走进平民百姓家,走进收藏家的视野,以博大的胸怀,扎实苦干,努力在全国水彩艺术之林中争得应有席位。       

(汕头日报 杨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