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经济詹培忠的相关文章

议员话撞鬼 缅怀旧立会大楼

日 期:  2011/7/16 10:06:24 提供者:lizzeng

立法会举行了今届会期最后一次大会会议,由于在新立法年度将迁往中环添马舰新大楼,故这次相信是香港立法机关在中环现大楼最后一次举行的大会。最后一次大会的最后一个议程,是向现大楼的告别动议,各议员趁这机会齐诉心声,抒发自己即将离开这座有近百年历史的建筑的感受,有人更大爆自己曾在大楼“撞鬼”、学懂饮红酒以至如厕时忘了锁门等趣事。

自由党主席刘健仪以立会内务委员会主席的身份,在昨日会议上动议,向这座前身为香港高等法院,并在过去26年成为立法机关的大楼告别;这也是香港立会机关成立以来首次,也可能是唯一一次向立会大楼告别的议案。

刘健仪笑言新人唔敬老

她笑说,自己任议员已经23年,回想港英年代的立法局重视议员资历,“论资排辈”,资深议员有优先发言权,但现在新晋以至辞职后经重选返回立会的议员提出的议案或质询,有时候获安排优先于资深议员提出,令立会已变成“后入为主”,或最少是“大家平等”,“无大无细”,此番说话引来阵阵笑声。

谭耀宗赞秘书处好帮手

民建联主席谭耀宗表示,随着会内直选议员的比例愈来愈高,议会中的议政气氛、议员衣着及发言的频密度都逐渐改变,他特别赞赏立法会秘书处的工作表现出色,一直以来积极配合和支持议会工作,又担心新大楼是次搬迁的时间比较急促,希望大楼设施能顺利运作。

劳联议员李凤英则难忘自己于2年前在大楼一楼的楼梯摔倒,受到很大的创伤,当时需要进行手术,又感谢得立法会同事及职员协助,令她十分感动,并希望趁是次惜别大楼,再次向他们表达谢意。

王国兴笑指神像终安宁

工联会议员王国兴就借大楼顶部的公义女神泰美斯像,指在女神之下成日“嘈嘈闭”,现立会迁离,大楼成为特区终审法院,“可以还这地方一个庄严实在太好了”。

张文光倡告别粗暴文化

民主党议员张文光则“鬼话连篇”。他指立法会大楼在二战期间曾被用作日本宪兵总部,自己一晚在大楼外绝食后到大楼3楼洗澡,当时“好黑好恐怖”,要开灯又找不到灯掣,突然见到同事的计算机“闪下闪下”,还“弹”出一个身穿和服女子,把他吓出一身冷汗,随后就问立会职员大楼内是否有鬼,对方则回应说,有同事深夜听到大楼内有士兵步操的声音。为“查明真相”,他建议在稍后举行的立会告别晚宴后,将出席官员和议员分为两队,并在大楼内关灯捉迷藏,看能否“捉到鬼”。

他又坦言立法会已失落了应有的礼节及秩序,希望在告别大楼的同时,告别粗暴的语言文化。

民主党议员李华明则忆述,自己于91年加入议会,现政务司司长唐英年当时为立法局议员,大家同属经济事务委员会成员。他觉得唐英年在出任委员会主席时,作风开放,并笑说有一次看到唐英年正在议事厅内埋头苦干,低头研究,原来对方正在阅读并填写订购波尔多红酒的表格,他自此就被唐英年“带坏”,开始喝红酒。

民主党议员涂谨申则很高兴在大楼内认识到自己太太,又笑言过去20年来许多与他共事者,包括特首曾荫权及自由党主席刘健仪等都催促他生孩子,现在太太已经怀孕了,令他此刻心情战战兢兢。

女同僚撞见郑家富如厕

原民主党议员郑家富就自爆,立法会大楼2楼有1间议员的洗手间,自己一次如厕时忘记将门上锁,一名女议员刚巧入内,大家都非常尴尬,且此后再无提及此事,趁是次告别议案,他决定首次公开向该名仍在议会内的女议员道歉,但他未有披露该名女议员的身份。

金融服务界议员詹培忠指,自己曾在担任议员期间被判入狱,“到赤柱休息了约8个月”再重返议会,正体现了香港人权的可贵之处。

不过,公民党议员吴霭仪在发言时反对议案,声言日后要进入新立会大楼,必须先行经政府总部,“违反行政跟立法机关必须互相独立的原则”。

投票时刻,工联会议员黄国健笑说:“系咪否决蒙(告别议案)唔使搬?”立法会主席曾钰成也笑着回应,“我重申一次,这项是没有约束力的(议员)议案”,引来哄堂大笑。最后,告别议案在地区直选19票赞成,2票弃权;功能界别17票赞成,1票反对下以过半数通过。曾钰成即时宣布立会休会,而开会地点“请议员留意开会通知”,在场议员齐以笑声和拍台声和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