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政治黄华华的相关文章

广东工业增速前五月低于全国 忧乎喜乎

日 期:  2011/7/14 9:33:01 提供者:lizzeng

资料图

资料图2

国家统计局昨天上午发布了上半年经济运行数据,我国第2季度的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较前一季度有所放缓,下降0.2%至二季度的9.5%。对于备受关注的各地区工业增加值增长速度昨天没有同步发布,但此前公开的前5个月数据来看,广东省工业增加值的增速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

这在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惠武看来,广东正处于转型升级再造珠三角核心竞争力时期,综合看来属于正常现象。一方面珠三角处于腾笼换鸟时期,部分企业正进行搬迁;另一方面,出于产业结构本身的转型优化,部分产业正在进行调整,对部分产能进行压缩与淘汰。

广东工业增速缘何放缓

根据昨日统计局公布的数据,上半年,面对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和国内经济运行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我国经济实现平稳较快增长,初步测算,上半年国内生产总值204459亿元,同比增长9.6%。

各地区工业增加值增长速度昨天没有同步发布,但从今年前5个月来看,广东省工业增加值的增速低于全国的平均水平。譬如今年5月,广东工业增速为11 .2%,全国工业增速总计为13.3%。

事实上对于“政策超调”导致广东经济放缓的担忧,弥漫这个炎夏。

悲观情绪来自多个层面。国家4万亿投资刺激作用减弱、银根紧缩,这导致经济上行动力不足。微观层面:今年上半年,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多种因素影响,企业经营压力明显增大,盈利空间受到挤压,广东工业利润增幅明显回落。以1-5月为例,广东3.73万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共实现利润1604.43亿元,同比增长7.0%,增幅比1-4月回落3.6个百分点。

陆续有媒体报道称,趋紧的货币政策下,珠三角一带的中小企业普遍闹起了“钱荒”。甚至出现大量企业处于停工、半停工状态。甚至还有人认为,未来几个月,广东经济可能出现2008年下半年般的急剧下跌。

对此,长期从事经济研究的广东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惠武感到困惑,“工业增速放缓,本是调控目标,怎么就成了担心的问题呢?”

他告诉南都记者,现阶段广东产业正大力推进转型升级,在此过程中,一方面珠三角处于腾笼换鸟时期,部分企业进行搬迁的过程中;另一方面,出于产业结构本身的转型优化,部分产业正在进行调整,对部分产能进行压缩与淘汰。

另外一个原因在于进出口贸易。广东有大量的进出口贸易的企业,比较特殊的一点是,此类企业会根据外需市场需求的调整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表现。根据以往经验,由于西方的大节日基本上集中在下半年,因此国外市场需求在下半年相对旺盛,所以广东的工业往往是上半年增长较低而下半年增长较快。

李惠武表示,根据上半年的数据,广东的工业增长总体上还是保持较快的增速,累计增幅达到13%。就5月份当月看来,比4月略微提高了0.4%,达到11.2%。

不过,广东省中小企业局局长张文献坦言,当前的中小企业遇到一些困难。包括因原材料、人工等成本上涨带来的负担加重,有些企业有订单也不敢接,甚至有一些企业因利润下降、亏损而歇业。资金方面的压力表现在一减一增,一方面资金供应的来源减少,而一方面融资的成本却在上升。

转型升级再造珠三角核心竞争力

广东省委党校蔡兵教授告诉南都记者,经济增长并不是广东当前担心的问题,而应该关注经济结构是否确有改善,资金紧张是否起到了优胜劣汰、调整经济结构、淘汰落后产能的作用,要防止追求经济增速导致的逆淘汰。

值得一提的是,产业转移有效地加快了东西两翼及山区与珠三角产业对接的步伐,在带动东西两翼及山区产业转移承接地工业快速发展同时,也为珠三角各地推进产业结构调整,提升产业层次腾出了空间。

来自广东省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0年,全省34个省级产业转移工业园区共有规模以上工业企业797家,完成工业增加值479.45亿元。随着产业转移工业园区的快速发展,园区工业对东西两翼及山区地市工业的作用不断增强。2010年,园区所在的15个地市,其中园区工业发展对所在地市工业增加值增长贡献率超过30%的有湛江、河源两市;贡献率在20%-30%之间的有肇庆、汕尾、阳江、潮州四市;贡献率在10%-20%之间也有3个地市。

广东省社科院丁力教授认为,在过去30年中,广东充分利用率先改革开放的优势,通过经济全球化积极承接国际产业资本的转移,经济获得了快速的发展与长期的繁荣。支撑繁荣的核心竞争力是以廉价劳动力为基础的比较优势,传统的比较优势是与企业的价格竞争、政府的G D P偏好、雷同的产业结构、封闭的市场体系以及传统的人情社会相匹配的。

产业转移“腾笼换鸟”为珠三角各市腾出空间,珠三角集中更多的资源发展高技术制造业、先进制造业、优势传统产业、现代服务业等现代产业。

以中心城市广州为例,现代服务业发展效果渐显。广州以产业转移为契机,积极推进“退二进三”策略,利用产业转移腾出的土地发展高端产业和现代服务业。近年来,广州先后建立了40多个创意产业园、文化创意产业园。2010年,广州现代服务业增加值增速为13.3%,增长高于同期G D P增速,增加值占G D P的比重达36.6%,

目前来看,转型升级并没有出现政府税收下降、群众收入减少、产业空心化和污染转移的负面影响。

记者从广东省财政厅了解到,1-6月累计,全省地方一般预算收入完成2756.1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5.96%;其中,税收收入完成2328.8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3.11%。

地理论见

广东需补齐生产性服务业短板

尽管上半年广东工业增加值的增速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在广东处于转型升级时期,综合看来属于正常现象。

广东省委党校教授蔡兵认为,工业增加值增长速度放缓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广东产业发展重心的转移。相对于工业部门,第三产业,特别是现代服务业进入了快速增长时期,逐渐成为广东产业发展的重点。

此前,广东省省长黄华华公开表示,发达国家第三产业占G D P比重都在70%以上,而珠三角地区服务业占G D P比重低于发达国家10至20个百分点,也低于巴西、俄罗斯、印度等新兴发展中大国水平。黄华华表示,如何大力发展第三产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十分重要。

生产性服务业是特指为保持工业生产过程的连续性、促进工业技术进步、产业升级和提高生产效率提供保障服务的服务行业,是与制造业直接相关的配套服务业,一般出现在工业化后期阶段。

在世界产业发展趋势中,服务业与制造业融合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服务外包、互联网信息服务、通信增值服务、研发服务、电子商务等生产性服务业已经成为各国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

广东省社科院教授丁力认为,珠三角第三产业特别是高端的生产性服务业的落后已经是老生常谈,究其原因是“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加工贸易发展模式使然。这种落后不仅导致珠三角服务业附加值的普遍低下,而且抑制了珠三角转型升级的步伐。

此外,目前广东中小企业为了转型升级而投入的研发费用,以及实现多元化经营而投入新的固定资产投资,在短期内对企业的现金流产生了一定的现实压力。

对此,丁力认为,自主创新是有风险的,如何化解创新风险恰恰是企业最渴望的帮助,韩国政府为企业创新积极开拓中国市场的经验表明,由政府主导目标市场开拓是最为行之有效的,局限于企业层面的各类商业模式创新无法替代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在化解区域创新风险中发挥的重要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