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谢岳雄的相关文章

千古功名若浮云

日 期:  2011/6/5 17:23:23

 

千古功名若浮云

———潮州状元林大钦的身前身后事
 
  作者在状元第前合影
  状元第大门
  状元第前庭残存的石楹柱
▲林大钦书法 林大钦画像 ▲状元墓

  □ 谢岳雄  陈耿之  林泽茂

  高考过后,每年各省都会冒出许多“状元”。

  真正的状元,没有这么廉价。

  开科取士1300年,文脉昌盛的潮州,仅仅出过一个状元;广东全境,也仅仅有过9位状元郎!

  正因为极其罕有,若有儿郎状元及第,在古时,就不是一个家庭、一个家族的幸运,而是一个州县甚至一个行省的荣耀!

  他们会名播四方,千载之下,依旧被乡人久久传扬……

  引子

  自隋唐开科取士,至清末废除科举的1300多年间,我国共产生了652位文状元。

  按籍贯计算,出状元最多的省是江苏省,共81位;其次是浙江省,有63位;第三是河北省,有45位。排第四、五、六、七、八的分别是河南(42位)、江西(38位)、福建(35位)、山东(33位)、安徽(23位);广东共出过9位状元,与北京、湖北、广西并列排第十二名。

  广东的9位文状元分别是封开人莫宣卿,南海人简文会、张镇孙、伦文叙,顺德人黄士俊、梁耀枢,番禺人庄有恭,潮州人林大钦,吴川人林召棠。其中6位状元出自珠三角地区,可见经济的发展对文化的促进和人才的培养有密切关系。广东出状元可以说是百年一遇的事情,从隋唐经五代至宋朝共770多年,广东只出了3位状元,平均250多年出一位状元,此后元、明、清三代共540多年,广东出了6位状元,平均90年出一位状元。

  以前有不少人认为两广地区是“南蛮之地”,文化落后,人才很少,从历代状元的籍贯可知,事实并非如此,这9位状元的出现证明唐以后广东的文化相当发达,人们所受的教育不亚于其他地区。

  在广东的状元里,莫宣卿17岁中状元,被唐宣宗称为“南方奇才”;伦文叙在广东的名气最大,传奇故事也最多,父子连登三元的奇迹在南粤传为美谈;而出自“省尾国角”粤东潮州的明朝文状元林大钦,名头没有伦文叙响,但在当地却是家喻户晓。

  一、 状元墓被盗,解开500年谜团

  林大钦墓位于潮州市潮安县沙溪镇桑浦山状元埔。

  墓地处桑浦山旅游景区中,周围绿树成荫,风景雅致。墓面向西南,由封土堆、碑亭和石雕组成。碑亭高约3米,花岗石结构,重檐歇山顶,亭内藻井刻八卦太极图,横额刻“东莆佳城”四字。墓前有雕刻精细形象生动的石羊、石马各一对。碑正面中书“状元及第翰林院修撰东莆林公墓”,右下角小字刻“孝子天继泣血立石”。

  自清代以后,林大钦状元墓一直为盗墓者所觊觎。

  据《仙都乡族谱》记载,状元墓从民国时期以至日本侵华时期直至“文革”期间,几次逃过被盗或遭破坏的厄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变迁,后人对状元墓的真实情况也淡忘了。一些潮学研究者一直为状元墓究竟是真墓还是衣冠冢这个问题所困扰,就是林大钦的后裔也说不清楚。《仙都乡族谱》中记载:“林大钦长逝后的遗体葬于何方,传说有几处,难于证实。”

  2007年11月8日,林大钦状元墓惨遭盗掘,惊现尸骨。这一结果,颠覆了一直盛传的林大钦墓只是衣冠冢的民间传说。

  被盗的古墓当时从正面看上去并没什么异常,但拨开后面的杂草,古墓的侧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呈“7”字形的盗洞,约一米来宽、两米多深,洞的底部刚好露出了漆红色的棺木。被盗现场还发现了疑为作案者遗留下来的几只手套和两支铁钩。9日中午,当地文物管理工作人员在清理现场的时候,又在洞穴外面发现了手指骨,并发现了一面明代的铜镜。

  林大钦墓被盗事件,尤其盗贼的可恶行径为林氏族人和世人所痛恨,许多潮学研究者和文史专家都感到非常痛心和惋惜。

  林大钦是古代潮州府唯一文状元,状元墓也只有一座。状元墓的形制,前面有碑亭,墓道有石羊、石马,这种形制为潮州文化的研究提供实物依据,历史价值是不可估量的。虽然盗墓者的行为可恶可恨,但他们罪恶的另一面,却为世人揭开了林大钦墓真相,解开了尘封五百年的谜团:状元墓是林大钦真墓而非衣冠冢。

  二、 潮汕地区唯一文状元

  林大钦是明嘉靖壬辰科状元。

  明嘉靖十年(1531年),林大钦到广州参加乡试,被录取为第六名举人。明嘉靖十一年二月,他进京赴试,被录取为第十二名进士。次年三月参加殿试,一天之内写成近五千字的策论。嘉靖皇帝观后,叹为奇才,特意钦点为状元,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修撰(从六品),负责修史工作。

  嘉靖十四年,因林母久病不愈;他上表乞请回故里侍养,得到了恩准。嘉靖十九年,林母病逝,他哀伤过度,遂大病一场,于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病逝,终年34岁。

  林大钦学识渊博,才华横溢,著述颇丰,但天不假年,生前未曾成书。林大钦卒后,由其族人、友人收集成书。1995年,潮学专家黄挺教授根据过去各种版本及选本,补充整理为《林大钦集》再加校注,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为《林大钦集》题写书名,是最为完整的林大钦作品集。

  在集中,林大钦廷试时的策论代表了当时考试文体的最高水平。策论结构谨严,立论深刻,语言犀利,分析时弊恰切,治理方略恰当,行文的逻辑力度和表述恰到好处,有苏轼之风。

  这篇策论能得到嘉靖皇帝青睐,主要原因不单是其文学才华,更主要的是其中的论点。

  林大钦少时家境贫寒,父亲是个穷儒生,单生他一人。童年时,他曾在村前桑浦山麓至石壁头一带牧牛,经常到附近的私塾外听读。年轻时,因父亲早逝,家境拮据,他曾在毗邻村教书维持生计,也因此有机会接触了解最底层劳苦大众生活,并思考当时社会政治腐朽的根源,明确地提出了八项治国方略:均田、择吏、去冗、省费和辟土、薄征、通利、禁奢。

  林大钦的这些主张无疑说中了嘉靖皇帝心里所想解决的问题,所以皇帝才龙颜大悦,“亲擢第一”,钦点状元。

 

  三、 风雨沧桑状元第

  今年初夏的一天,笔者特地瞻仰了林大钦的故居———潮安县金石镇仙都乡,参观了状元第和林氏家庙。

  据《仙都乡族谱》的记载,状元第占地面积有100亩(66600平方米)。其主体建筑面积约有12亩(7000平方米)。

  状元第的前庭,有一个高大的石门框,看来原来应该是一座牌坊亭,虽然看不到原来的模样,但一根显得很沉重的石梁压着两条宽阔高大楹柱的石门框,两侧楹柱配上的一对石鼓和一条宽40厘米、高35厘米长的石门槛,突显当年主人的高贵。

  步入石门内天井至状元第正门进阶的石埕面,全都铺上七米多长一米多宽的石板,陈年裂开的石缝里长满凄凄青草,进阶两侧已遭损坏,但还能辨认出石兽,而两侧后起得极不配称的建筑物,仿佛在告诉世人:状元第曾经的显赫与沧桑。

  踏上石阶,“状元第”三个大字从远处映入眼帘。原有两个主厅已遭烧毁,还有一个主厅虽破旧,但主体结构还算完整,要恢复原貌想必不难。主厅两侧破落、倒塌,搭建着的凌乱住房,让人不堪回首。

  状元第的右侧是官厅,官厅后面还有两个主厅和侧房,据说原来是林大钦的先祖所建的,由于建状元第要接待官员的缘故,所以才把前座的厅房改建成官厅。

  几百年来,社会上一直对林大钦状元第未能建好有多种版本的说法,有的说是林大钦因为清廉而不忍官府无偿摊派民工而致状元第的后座未能竣工;有的说是林大钦因为贫寒无力建状元第,结果由其襟兄翁万达出钱帮他建成;有的说是林大钦由于把建状元第的木料拿去给自己的老师黄石庵建“状元先生第”,结果自己的状元第未能建成。

  但《仙都乡族谱》否认了这些传说。

  林大钦归退回家时,状元第已建成,尚未完工的只是花园和马棚等配套设施。后来状元第被烧毁是另有原因的。

  据《族谱》记载,清朝揭阳霖田都,武生刘公显在南唐山鸳鸯寨聚众起义建立九军党,举旗抗清,并联合郑成功转战闽南一带。起义失败后,幸存的残余九军党战士,因无首脑而成为流寇,后来以抢劫为生,残害人民,被称为九军贼。顺治十六年(1659年)十二月十九日,仙都林大钦状元府被这些到处抢劫的九军贼烧毁。从林大钦去世到顺治十六年九军贼烧状元府,相距114年。倘若从建府时算起,则相距有120多年了。

  被烧毁的状元第,据现状看来,应是其主体和侧房。

  四、 廷试玄机的历史透视

  操潮州方言的林大钦如何应对殿试?如何与北方朝官沟通?廷试如何让皇帝满意?这些都是历史之谜。

  林大钦中状元,有许多传说,经考究,笔者认为,林大钦能高中状元,有十分微妙的政治因素在起作用。

  嘉靖初期,内忧外患,朝廷出了许多大事,如“大议礼之争”,“血溅左顺门”事件和佛朗机(葡萄牙)入侵等。初登大统的嘉靖皇帝,对国事尚有所作为,采取了历代新君例行的大赦、蠲免、减贡、赈灾等措施,扭转了内监擅权、败坏朝政的局面,并曾下令清理庄田,“不问皇亲势要,凡系冒滥请乞及额外多占者悉还之于民”。这些措施使朝政面貌一新。

  林大钦应试当年正好是在这个关节点上,他的《廷试策》中表达的锐意改革的主张,也正深合皇帝的旨意。而当年的主考官汪鋐又是一个敢作敢为的人。林大钦提出的八项主张,深得汪鋐赏识,为此汪鋐才推荐给当时的首辅张孚敬呈嘉靖皇帝御览。

  据清周硕勋《潮州府志》载,从明弘治十五年(1502年)至嘉靖八年(1529年),潮州府考中举人就有130名,考中进士26名,其中当过京官的有盛端明、翁万达、李春芳、周钥、薛宗铠、潘大宾、陈思谦等。

  从府志的记载中我们可看到,林大钦上京参加考试前,已经有一批成功的潮人住居京城,那里有着潮人的生活圈子。从潮州过去有句“御街讲白话(潮州话)”的俗语中我们可以看出,在京做官的不但有潮州人,还有不少商贾和打工的潮州人。潮州人对京城的语言与生活并不陌生。

  古代地方官对科举考试,就像今天政府对高考一样重视。在举人进京参加廷试前,官府都会专门组织考生进行有关礼仪、应考方面的知识培训。可以说,林大钦进京参加会试前已经具备了良好的沟通与生活能力。

  林大钦廷试顺利,可以说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是即位不久的嘉靖皇帝想对国事有所作为;地利是林大钦来自社会最底层,了解民生疾苦的社会经历;人和就是在京潮人形成的人文环境,加上他好运气———他遇上了夏言、汪鋐、张孚敬等伯乐。

  状元不是偶然的。

  作者:

  谢岳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陈耿之(广东作家协会会员、潮州市委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主任);

  林泽茂(中国唐代文学学会韩愈研究会会员、潮州江夏文化研究会研究员)。

 

谢岳雄、陈耿之、林泽茂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千古功名若浮云

———潮州状元林大钦的身前身后事
 
  作者在状元第前合影
  状元第大门
  状元第前庭残存的石楹柱
▲林大钦书法 林大钦画像 ▲状元墓

  □ 谢岳雄  陈耿之  林泽茂

  高考过后,每年各省都会冒出许多“状元”。

  真正的状元,没有这么廉价。

  开科取士1300年,文脉昌盛的潮州,仅仅出过一个状元;广东全境,也仅仅有过9位状元郎!

  正因为极其罕有,若有儿郎状元及第,在古时,就不是一个家庭、一个家族的幸运,而是一个州县甚至一个行省的荣耀!

  他们会名播四方,千载之下,依旧被乡人久久传扬……

  引子

  自隋唐开科取士,至清末废除科举的1300多年间,我国共产生了652位文状元。

  按籍贯计算,出状元最多的省是江苏省,共81位;其次是浙江省,有63位;第三是河北省,有45位。排第四、五、六、七、八的分别是河南(42位)、江西(38位)、福建(35位)、山东(33位)、安徽(23位);广东共出过9位状元,与北京、湖北、广西并列排第十二名。

  广东的9位文状元分别是封开人莫宣卿,南海人简文会、张镇孙、伦文叙,顺德人黄士俊、梁耀枢,番禺人庄有恭,潮州人林大钦,吴川人林召棠。其中6位状元出自珠三角地区,可见经济的发展对文化的促进和人才的培养有密切关系。广东出状元可以说是百年一遇的事情,从隋唐经五代至宋朝共770多年,广东只出了3位状元,平均250多年出一位状元,此后元、明、清三代共540多年,广东出了6位状元,平均90年出一位状元。

  以前有不少人认为两广地区是“南蛮之地”,文化落后,人才很少,从历代状元的籍贯可知,事实并非如此,这9位状元的出现证明唐以后广东的文化相当发达,人们所受的教育不亚于其他地区。

  在广东的状元里,莫宣卿17岁中状元,被唐宣宗称为“南方奇才”;伦文叙在广东的名气最大,传奇故事也最多,父子连登三元的奇迹在南粤传为美谈;而出自“省尾国角”粤东潮州的明朝文状元林大钦,名头没有伦文叙响,但在当地却是家喻户晓。

  一、 状元墓被盗,解开500年谜团

  林大钦墓位于潮州市潮安县沙溪镇桑浦山状元埔。

  墓地处桑浦山旅游景区中,周围绿树成荫,风景雅致。墓面向西南,由封土堆、碑亭和石雕组成。碑亭高约3米,花岗石结构,重檐歇山顶,亭内藻井刻八卦太极图,横额刻“东莆佳城”四字。墓前有雕刻精细形象生动的石羊、石马各一对。碑正面中书“状元及第翰林院修撰东莆林公墓”,右下角小字刻“孝子天继泣血立石”。

  自清代以后,林大钦状元墓一直为盗墓者所觊觎。

  据《仙都乡族谱》记载,状元墓从民国时期以至日本侵华时期直至“文革”期间,几次逃过被盗或遭破坏的厄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变迁,后人对状元墓的真实情况也淡忘了。一些潮学研究者一直为状元墓究竟是真墓还是衣冠冢这个问题所困扰,就是林大钦的后裔也说不清楚。《仙都乡族谱》中记载:“林大钦长逝后的遗体葬于何方,传说有几处,难于证实。”

  2007年11月8日,林大钦状元墓惨遭盗掘,惊现尸骨。这一结果,颠覆了一直盛传的林大钦墓只是衣冠冢的民间传说。

  被盗的古墓当时从正面看上去并没什么异常,但拨开后面的杂草,古墓的侧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呈“7”字形的盗洞,约一米来宽、两米多深,洞的底部刚好露出了漆红色的棺木。被盗现场还发现了疑为作案者遗留下来的几只手套和两支铁钩。9日中午,当地文物管理工作人员在清理现场的时候,又在洞穴外面发现了手指骨,并发现了一面明代的铜镜。

  林大钦墓被盗事件,尤其盗贼的可恶行径为林氏族人和世人所痛恨,许多潮学研究者和文史专家都感到非常痛心和惋惜。

  林大钦是古代潮州府唯一文状元,状元墓也只有一座。状元墓的形制,前面有碑亭,墓道有石羊、石马,这种形制为潮州文化的研究提供实物依据,历史价值是不可估量的。虽然盗墓者的行为可恶可恨,但他们罪恶的另一面,却为世人揭开了林大钦墓真相,解开了尘封五百年的谜团:状元墓是林大钦真墓而非衣冠冢。

  二、 潮汕地区唯一文状元

  林大钦是明嘉靖壬辰科状元。

  明嘉靖十年(1531年),林大钦到广州参加乡试,被录取为第六名举人。明嘉靖十一年二月,他进京赴试,被录取为第十二名进士。次年三月参加殿试,一天之内写成近五千字的策论。嘉靖皇帝观后,叹为奇才,特意钦点为状元,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修撰(从六品),负责修史工作。

  嘉靖十四年,因林母久病不愈;他上表乞请回故里侍养,得到了恩准。嘉靖十九年,林母病逝,他哀伤过度,遂大病一场,于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病逝,终年34岁。

  林大钦学识渊博,才华横溢,著述颇丰,但天不假年,生前未曾成书。林大钦卒后,由其族人、友人收集成书。1995年,潮学专家黄挺教授根据过去各种版本及选本,补充整理为《林大钦集》再加校注,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为《林大钦集》题写书名,是最为完整的林大钦作品集。

  在集中,林大钦廷试时的策论代表了当时考试文体的最高水平。策论结构谨严,立论深刻,语言犀利,分析时弊恰切,治理方略恰当,行文的逻辑力度和表述恰到好处,有苏轼之风。

  这篇策论能得到嘉靖皇帝青睐,主要原因不单是其文学才华,更主要的是其中的论点。

  林大钦少时家境贫寒,父亲是个穷儒生,单生他一人。童年时,他曾在村前桑浦山麓至石壁头一带牧牛,经常到附近的私塾外听读。年轻时,因父亲早逝,家境拮据,他曾在毗邻村教书维持生计,也因此有机会接触了解最底层劳苦大众生活,并思考当时社会政治腐朽的根源,明确地提出了八项治国方略:均田、择吏、去冗、省费和辟土、薄征、通利、禁奢。

  林大钦的这些主张无疑说中了嘉靖皇帝心里所想解决的问题,所以皇帝才龙颜大悦,“亲擢第一”,钦点状元。

 

  三、 风雨沧桑状元第

  今年初夏的一天,笔者特地瞻仰了林大钦的故居———潮安县金石镇仙都乡,参观了状元第和林氏家庙。

  据《仙都乡族谱》的记载,状元第占地面积有100亩(66600平方米)。其主体建筑面积约有12亩(7000平方米)。

  状元第的前庭,有一个高大的石门框,看来原来应该是一座牌坊亭,虽然看不到原来的模样,但一根显得很沉重的石梁压着两条宽阔高大楹柱的石门框,两侧楹柱配上的一对石鼓和一条宽40厘米、高35厘米长的石门槛,突显当年主人的高贵。

  步入石门内天井至状元第正门进阶的石埕面,全都铺上七米多长一米多宽的石板,陈年裂开的石缝里长满凄凄青草,进阶两侧已遭损坏,但还能辨认出石兽,而两侧后起得极不配称的建筑物,仿佛在告诉世人:状元第曾经的显赫与沧桑。

  踏上石阶,“状元第”三个大字从远处映入眼帘。原有两个主厅已遭烧毁,还有一个主厅虽破旧,但主体结构还算完整,要恢复原貌想必不难。主厅两侧破落、倒塌,搭建着的凌乱住房,让人不堪回首。

  状元第的右侧是官厅,官厅后面还有两个主厅和侧房,据说原来是林大钦的先祖所建的,由于建状元第要接待官员的缘故,所以才把前座的厅房改建成官厅。

  几百年来,社会上一直对林大钦状元第未能建好有多种版本的说法,有的说是林大钦因为清廉而不忍官府无偿摊派民工而致状元第的后座未能竣工;有的说是林大钦因为贫寒无力建状元第,结果由其襟兄翁万达出钱帮他建成;有的说是林大钦由于把建状元第的木料拿去给自己的老师黄石庵建“状元先生第”,结果自己的状元第未能建成。

  但《仙都乡族谱》否认了这些传说。

  林大钦归退回家时,状元第已建成,尚未完工的只是花园和马棚等配套设施。后来状元第被烧毁是另有原因的。

  据《族谱》记载,清朝揭阳霖田都,武生刘公显在南唐山鸳鸯寨聚众起义建立九军党,举旗抗清,并联合郑成功转战闽南一带。起义失败后,幸存的残余九军党战士,因无首脑而成为流寇,后来以抢劫为生,残害人民,被称为九军贼。顺治十六年(1659年)十二月十九日,仙都林大钦状元府被这些到处抢劫的九军贼烧毁。从林大钦去世到顺治十六年九军贼烧状元府,相距114年。倘若从建府时算起,则相距有120多年了。

  被烧毁的状元第,据现状看来,应是其主体和侧房。

  四、 廷试玄机的历史透视

  操潮州方言的林大钦如何应对殿试?如何与北方朝官沟通?廷试如何让皇帝满意?这些都是历史之谜。

  林大钦中状元,有许多传说,经考究,笔者认为,林大钦能高中状元,有十分微妙的政治因素在起作用。

  嘉靖初期,内忧外患,朝廷出了许多大事,如“大议礼之争”,“血溅左顺门”事件和佛朗机(葡萄牙)入侵等。初登大统的嘉靖皇帝,对国事尚有所作为,采取了历代新君例行的大赦、蠲免、减贡、赈灾等措施,扭转了内监擅权、败坏朝政的局面,并曾下令清理庄田,“不问皇亲势要,凡系冒滥请乞及额外多占者悉还之于民”。这些措施使朝政面貌一新。

  林大钦应试当年正好是在这个关节点上,他的《廷试策》中表达的锐意改革的主张,也正深合皇帝的旨意。而当年的主考官汪鋐又是一个敢作敢为的人。林大钦提出的八项主张,深得汪鋐赏识,为此汪鋐才推荐给当时的首辅张孚敬呈嘉靖皇帝御览。

  据清周硕勋《潮州府志》载,从明弘治十五年(1502年)至嘉靖八年(1529年),潮州府考中举人就有130名,考中进士26名,其中当过京官的有盛端明、翁万达、李春芳、周钥、薛宗铠、潘大宾、陈思谦等。

  从府志的记载中我们可看到,林大钦上京参加考试前,已经有一批成功的潮人住居京城,那里有着潮人的生活圈子。从潮州过去有句“御街讲白话(潮州话)”的俗语中我们可以看出,在京做官的不但有潮州人,还有不少商贾和打工的潮州人。潮州人对京城的语言与生活并不陌生。

  古代地方官对科举考试,就像今天政府对高考一样重视。在举人进京参加廷试前,官府都会专门组织考生进行有关礼仪、应考方面的知识培训。可以说,林大钦进京参加会试前已经具备了良好的沟通与生活能力。

  林大钦廷试顺利,可以说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是即位不久的嘉靖皇帝想对国事有所作为;地利是林大钦来自社会最底层,了解民生疾苦的社会经历;人和就是在京潮人形成的人文环境,加上他好运气———他遇上了夏言、汪鋐、张孚敬等伯乐。

  状元不是偶然的。

  作者:

  谢岳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陈耿之(广东作家协会会员、潮州市委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主任);

  林泽茂(中国唐代文学学会韩愈研究会会员、潮州江夏文化研究会研究员)。

 

谢岳雄、陈耿之、林泽茂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千古功名若浮云

———潮州状元林大钦的身前身后事
 
  作者在状元第前合影
  状元第大门
  状元第前庭残存的石楹柱
▲林大钦书法 林大钦画像 ▲状元墓

  □ 谢岳雄  陈耿之  林泽茂

  高考过后,每年各省都会冒出许多“状元”。

  真正的状元,没有这么廉价。

  开科取士1300年,文脉昌盛的潮州,仅仅出过一个状元;广东全境,也仅仅有过9位状元郎!

  正因为极其罕有,若有儿郎状元及第,在古时,就不是一个家庭、一个家族的幸运,而是一个州县甚至一个行省的荣耀!

  他们会名播四方,千载之下,依旧被乡人久久传扬……

  引子

  自隋唐开科取士,至清末废除科举的1300多年间,我国共产生了652位文状元。

  按籍贯计算,出状元最多的省是江苏省,共81位;其次是浙江省,有63位;第三是河北省,有45位。排第四、五、六、七、八的分别是河南(42位)、江西(38位)、福建(35位)、山东(33位)、安徽(23位);广东共出过9位状元,与北京、湖北、广西并列排第十二名。

  广东的9位文状元分别是封开人莫宣卿,南海人简文会、张镇孙、伦文叙,顺德人黄士俊、梁耀枢,番禺人庄有恭,潮州人林大钦,吴川人林召棠。其中6位状元出自珠三角地区,可见经济的发展对文化的促进和人才的培养有密切关系。广东出状元可以说是百年一遇的事情,从隋唐经五代至宋朝共770多年,广东只出了3位状元,平均250多年出一位状元,此后元、明、清三代共540多年,广东出了6位状元,平均90年出一位状元。

  以前有不少人认为两广地区是“南蛮之地”,文化落后,人才很少,从历代状元的籍贯可知,事实并非如此,这9位状元的出现证明唐以后广东的文化相当发达,人们所受的教育不亚于其他地区。

  在广东的状元里,莫宣卿17岁中状元,被唐宣宗称为“南方奇才”;伦文叙在广东的名气最大,传奇故事也最多,父子连登三元的奇迹在南粤传为美谈;而出自“省尾国角”粤东潮州的明朝文状元林大钦,名头没有伦文叙响,但在当地却是家喻户晓。

  一、 状元墓被盗,解开500年谜团

  林大钦墓位于潮州市潮安县沙溪镇桑浦山状元埔。

  墓地处桑浦山旅游景区中,周围绿树成荫,风景雅致。墓面向西南,由封土堆、碑亭和石雕组成。碑亭高约3米,花岗石结构,重檐歇山顶,亭内藻井刻八卦太极图,横额刻“东莆佳城”四字。墓前有雕刻精细形象生动的石羊、石马各一对。碑正面中书“状元及第翰林院修撰东莆林公墓”,右下角小字刻“孝子天继泣血立石”。

  自清代以后,林大钦状元墓一直为盗墓者所觊觎。

  据《仙都乡族谱》记载,状元墓从民国时期以至日本侵华时期直至“文革”期间,几次逃过被盗或遭破坏的厄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变迁,后人对状元墓的真实情况也淡忘了。一些潮学研究者一直为状元墓究竟是真墓还是衣冠冢这个问题所困扰,就是林大钦的后裔也说不清楚。《仙都乡族谱》中记载:“林大钦长逝后的遗体葬于何方,传说有几处,难于证实。”

  2007年11月8日,林大钦状元墓惨遭盗掘,惊现尸骨。这一结果,颠覆了一直盛传的林大钦墓只是衣冠冢的民间传说。

  被盗的古墓当时从正面看上去并没什么异常,但拨开后面的杂草,古墓的侧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呈“7”字形的盗洞,约一米来宽、两米多深,洞的底部刚好露出了漆红色的棺木。被盗现场还发现了疑为作案者遗留下来的几只手套和两支铁钩。9日中午,当地文物管理工作人员在清理现场的时候,又在洞穴外面发现了手指骨,并发现了一面明代的铜镜。

  林大钦墓被盗事件,尤其盗贼的可恶行径为林氏族人和世人所痛恨,许多潮学研究者和文史专家都感到非常痛心和惋惜。

  林大钦是古代潮州府唯一文状元,状元墓也只有一座。状元墓的形制,前面有碑亭,墓道有石羊、石马,这种形制为潮州文化的研究提供实物依据,历史价值是不可估量的。虽然盗墓者的行为可恶可恨,但他们罪恶的另一面,却为世人揭开了林大钦墓真相,解开了尘封五百年的谜团:状元墓是林大钦真墓而非衣冠冢。

  二、 潮汕地区唯一文状元

  林大钦是明嘉靖壬辰科状元。

  明嘉靖十年(1531年),林大钦到广州参加乡试,被录取为第六名举人。明嘉靖十一年二月,他进京赴试,被录取为第十二名进士。次年三月参加殿试,一天之内写成近五千字的策论。嘉靖皇帝观后,叹为奇才,特意钦点为状元,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修撰(从六品),负责修史工作。

  嘉靖十四年,因林母久病不愈;他上表乞请回故里侍养,得到了恩准。嘉靖十九年,林母病逝,他哀伤过度,遂大病一场,于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病逝,终年34岁。

  林大钦学识渊博,才华横溢,著述颇丰,但天不假年,生前未曾成书。林大钦卒后,由其族人、友人收集成书。1995年,潮学专家黄挺教授根据过去各种版本及选本,补充整理为《林大钦集》再加校注,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为《林大钦集》题写书名,是最为完整的林大钦作品集。

  在集中,林大钦廷试时的策论代表了当时考试文体的最高水平。策论结构谨严,立论深刻,语言犀利,分析时弊恰切,治理方略恰当,行文的逻辑力度和表述恰到好处,有苏轼之风。

  这篇策论能得到嘉靖皇帝青睐,主要原因不单是其文学才华,更主要的是其中的论点。

  林大钦少时家境贫寒,父亲是个穷儒生,单生他一人。童年时,他曾在村前桑浦山麓至石壁头一带牧牛,经常到附近的私塾外听读。年轻时,因父亲早逝,家境拮据,他曾在毗邻村教书维持生计,也因此有机会接触了解最底层劳苦大众生活,并思考当时社会政治腐朽的根源,明确地提出了八项治国方略:均田、择吏、去冗、省费和辟土、薄征、通利、禁奢。

  林大钦的这些主张无疑说中了嘉靖皇帝心里所想解决的问题,所以皇帝才龙颜大悦,“亲擢第一”,钦点状元。

 

  三、 风雨沧桑状元第

  今年初夏的一天,笔者特地瞻仰了林大钦的故居———潮安县金石镇仙都乡,参观了状元第和林氏家庙。

  据《仙都乡族谱》的记载,状元第占地面积有100亩(66600平方米)。其主体建筑面积约有12亩(7000平方米)。

  状元第的前庭,有一个高大的石门框,看来原来应该是一座牌坊亭,虽然看不到原来的模样,但一根显得很沉重的石梁压着两条宽阔高大楹柱的石门框,两侧楹柱配上的一对石鼓和一条宽40厘米、高35厘米长的石门槛,突显当年主人的高贵。

  步入石门内天井至状元第正门进阶的石埕面,全都铺上七米多长一米多宽的石板,陈年裂开的石缝里长满凄凄青草,进阶两侧已遭损坏,但还能辨认出石兽,而两侧后起得极不配称的建筑物,仿佛在告诉世人:状元第曾经的显赫与沧桑。

  踏上石阶,“状元第”三个大字从远处映入眼帘。原有两个主厅已遭烧毁,还有一个主厅虽破旧,但主体结构还算完整,要恢复原貌想必不难。主厅两侧破落、倒塌,搭建着的凌乱住房,让人不堪回首。

  状元第的右侧是官厅,官厅后面还有两个主厅和侧房,据说原来是林大钦的先祖所建的,由于建状元第要接待官员的缘故,所以才把前座的厅房改建成官厅。

  几百年来,社会上一直对林大钦状元第未能建好有多种版本的说法,有的说是林大钦因为清廉而不忍官府无偿摊派民工而致状元第的后座未能竣工;有的说是林大钦因为贫寒无力建状元第,结果由其襟兄翁万达出钱帮他建成;有的说是林大钦由于把建状元第的木料拿去给自己的老师黄石庵建“状元先生第”,结果自己的状元第未能建成。

  但《仙都乡族谱》否认了这些传说。

  林大钦归退回家时,状元第已建成,尚未完工的只是花园和马棚等配套设施。后来状元第被烧毁是另有原因的。

  据《族谱》记载,清朝揭阳霖田都,武生刘公显在南唐山鸳鸯寨聚众起义建立九军党,举旗抗清,并联合郑成功转战闽南一带。起义失败后,幸存的残余九军党战士,因无首脑而成为流寇,后来以抢劫为生,残害人民,被称为九军贼。顺治十六年(1659年)十二月十九日,仙都林大钦状元府被这些到处抢劫的九军贼烧毁。从林大钦去世到顺治十六年九军贼烧状元府,相距114年。倘若从建府时算起,则相距有120多年了。

  被烧毁的状元第,据现状看来,应是其主体和侧房。

  四、 廷试玄机的历史透视

  操潮州方言的林大钦如何应对殿试?如何与北方朝官沟通?廷试如何让皇帝满意?这些都是历史之谜。

  林大钦中状元,有许多传说,经考究,笔者认为,林大钦能高中状元,有十分微妙的政治因素在起作用。

  嘉靖初期,内忧外患,朝廷出了许多大事,如“大议礼之争”,“血溅左顺门”事件和佛朗机(葡萄牙)入侵等。初登大统的嘉靖皇帝,对国事尚有所作为,采取了历代新君例行的大赦、蠲免、减贡、赈灾等措施,扭转了内监擅权、败坏朝政的局面,并曾下令清理庄田,“不问皇亲势要,凡系冒滥请乞及额外多占者悉还之于民”。这些措施使朝政面貌一新。

  林大钦应试当年正好是在这个关节点上,他的《廷试策》中表达的锐意改革的主张,也正深合皇帝的旨意。而当年的主考官汪鋐又是一个敢作敢为的人。林大钦提出的八项主张,深得汪鋐赏识,为此汪鋐才推荐给当时的首辅张孚敬呈嘉靖皇帝御览。

  据清周硕勋《潮州府志》载,从明弘治十五年(1502年)至嘉靖八年(1529年),潮州府考中举人就有130名,考中进士26名,其中当过京官的有盛端明、翁万达、李春芳、周钥、薛宗铠、潘大宾、陈思谦等。

  从府志的记载中我们可看到,林大钦上京参加考试前,已经有一批成功的潮人住居京城,那里有着潮人的生活圈子。从潮州过去有句“御街讲白话(潮州话)”的俗语中我们可以看出,在京做官的不但有潮州人,还有不少商贾和打工的潮州人。潮州人对京城的语言与生活并不陌生。

  古代地方官对科举考试,就像今天政府对高考一样重视。在举人进京参加廷试前,官府都会专门组织考生进行有关礼仪、应考方面的知识培训。可以说,林大钦进京参加会试前已经具备了良好的沟通与生活能力。

  林大钦廷试顺利,可以说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是即位不久的嘉靖皇帝想对国事有所作为;地利是林大钦来自社会最底层,了解民生疾苦的社会经历;人和就是在京潮人形成的人文环境,加上他好运气———他遇上了夏言、汪鋐、张孚敬等伯乐。

  状元不是偶然的。

  作者:

  谢岳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陈耿之(广东作家协会会员、潮州市委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主任);

  林泽茂(中国唐代文学学会韩愈研究会会员、潮州江夏文化研究会研究员)。

 

谢岳雄、陈耿之、林泽茂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千古功名若浮云

———潮州状元林大钦的身前身后事
 
  作者在状元第前合影
  状元第大门
  状元第前庭残存的石楹柱
▲林大钦书法 林大钦画像 ▲状元墓

  □ 谢岳雄  陈耿之  林泽茂

  高考过后,每年各省都会冒出许多“状元”。

  真正的状元,没有这么廉价。

  开科取士1300年,文脉昌盛的潮州,仅仅出过一个状元;广东全境,也仅仅有过9位状元郎!

  正因为极其罕有,若有儿郎状元及第,在古时,就不是一个家庭、一个家族的幸运,而是一个州县甚至一个行省的荣耀!

  他们会名播四方,千载之下,依旧被乡人久久传扬……

  引子

  自隋唐开科取士,至清末废除科举的1300多年间,我国共产生了652位文状元。

  按籍贯计算,出状元最多的省是江苏省,共81位;其次是浙江省,有63位;第三是河北省,有45位。排第四、五、六、七、八的分别是河南(42位)、江西(38位)、福建(35位)、山东(33位)、安徽(23位);广东共出过9位状元,与北京、湖北、广西并列排第十二名。

  广东的9位文状元分别是封开人莫宣卿,南海人简文会、张镇孙、伦文叙,顺德人黄士俊、梁耀枢,番禺人庄有恭,潮州人林大钦,吴川人林召棠。其中6位状元出自珠三角地区,可见经济的发展对文化的促进和人才的培养有密切关系。广东出状元可以说是百年一遇的事情,从隋唐经五代至宋朝共770多年,广东只出了3位状元,平均250多年出一位状元,此后元、明、清三代共540多年,广东出了6位状元,平均90年出一位状元。

  以前有不少人认为两广地区是“南蛮之地”,文化落后,人才很少,从历代状元的籍贯可知,事实并非如此,这9位状元的出现证明唐以后广东的文化相当发达,人们所受的教育不亚于其他地区。

  在广东的状元里,莫宣卿17岁中状元,被唐宣宗称为“南方奇才”;伦文叙在广东的名气最大,传奇故事也最多,父子连登三元的奇迹在南粤传为美谈;而出自“省尾国角”粤东潮州的明朝文状元林大钦,名头没有伦文叙响,但在当地却是家喻户晓。

  一、 状元墓被盗,解开500年谜团

  林大钦墓位于潮州市潮安县沙溪镇桑浦山状元埔。

  墓地处桑浦山旅游景区中,周围绿树成荫,风景雅致。墓面向西南,由封土堆、碑亭和石雕组成。碑亭高约3米,花岗石结构,重檐歇山顶,亭内藻井刻八卦太极图,横额刻“东莆佳城”四字。墓前有雕刻精细形象生动的石羊、石马各一对。碑正面中书“状元及第翰林院修撰东莆林公墓”,右下角小字刻“孝子天继泣血立石”。

  自清代以后,林大钦状元墓一直为盗墓者所觊觎。

  据《仙都乡族谱》记载,状元墓从民国时期以至日本侵华时期直至“文革”期间,几次逃过被盗或遭破坏的厄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变迁,后人对状元墓的真实情况也淡忘了。一些潮学研究者一直为状元墓究竟是真墓还是衣冠冢这个问题所困扰,就是林大钦的后裔也说不清楚。《仙都乡族谱》中记载:“林大钦长逝后的遗体葬于何方,传说有几处,难于证实。”

  2007年11月8日,林大钦状元墓惨遭盗掘,惊现尸骨。这一结果,颠覆了一直盛传的林大钦墓只是衣冠冢的民间传说。

  被盗的古墓当时从正面看上去并没什么异常,但拨开后面的杂草,古墓的侧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呈“7”字形的盗洞,约一米来宽、两米多深,洞的底部刚好露出了漆红色的棺木。被盗现场还发现了疑为作案者遗留下来的几只手套和两支铁钩。9日中午,当地文物管理工作人员在清理现场的时候,又在洞穴外面发现了手指骨,并发现了一面明代的铜镜。

  林大钦墓被盗事件,尤其盗贼的可恶行径为林氏族人和世人所痛恨,许多潮学研究者和文史专家都感到非常痛心和惋惜。

  林大钦是古代潮州府唯一文状元,状元墓也只有一座。状元墓的形制,前面有碑亭,墓道有石羊、石马,这种形制为潮州文化的研究提供实物依据,历史价值是不可估量的。虽然盗墓者的行为可恶可恨,但他们罪恶的另一面,却为世人揭开了林大钦墓真相,解开了尘封五百年的谜团:状元墓是林大钦真墓而非衣冠冢。

  二、 潮汕地区唯一文状元

  林大钦是明嘉靖壬辰科状元。

  明嘉靖十年(1531年),林大钦到广州参加乡试,被录取为第六名举人。明嘉靖十一年二月,他进京赴试,被录取为第十二名进士。次年三月参加殿试,一天之内写成近五千字的策论。嘉靖皇帝观后,叹为奇才,特意钦点为状元,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修撰(从六品),负责修史工作。

  嘉靖十四年,因林母久病不愈;他上表乞请回故里侍养,得到了恩准。嘉靖十九年,林母病逝,他哀伤过度,遂大病一场,于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病逝,终年34岁。

  林大钦学识渊博,才华横溢,著述颇丰,但天不假年,生前未曾成书。林大钦卒后,由其族人、友人收集成书。1995年,潮学专家黄挺教授根据过去各种版本及选本,补充整理为《林大钦集》再加校注,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为《林大钦集》题写书名,是最为完整的林大钦作品集。

  在集中,林大钦廷试时的策论代表了当时考试文体的最高水平。策论结构谨严,立论深刻,语言犀利,分析时弊恰切,治理方略恰当,行文的逻辑力度和表述恰到好处,有苏轼之风。

  这篇策论能得到嘉靖皇帝青睐,主要原因不单是其文学才华,更主要的是其中的论点。

  林大钦少时家境贫寒,父亲是个穷儒生,单生他一人。童年时,他曾在村前桑浦山麓至石壁头一带牧牛,经常到附近的私塾外听读。年轻时,因父亲早逝,家境拮据,他曾在毗邻村教书维持生计,也因此有机会接触了解最底层劳苦大众生活,并思考当时社会政治腐朽的根源,明确地提出了八项治国方略:均田、择吏、去冗、省费和辟土、薄征、通利、禁奢。

  林大钦的这些主张无疑说中了嘉靖皇帝心里所想解决的问题,所以皇帝才龙颜大悦,“亲擢第一”,钦点状元。

 

  三、 风雨沧桑状元第

  今年初夏的一天,笔者特地瞻仰了林大钦的故居———潮安县金石镇仙都乡,参观了状元第和林氏家庙。

  据《仙都乡族谱》的记载,状元第占地面积有100亩(66600平方米)。其主体建筑面积约有12亩(7000平方米)。

  状元第的前庭,有一个高大的石门框,看来原来应该是一座牌坊亭,虽然看不到原来的模样,但一根显得很沉重的石梁压着两条宽阔高大楹柱的石门框,两侧楹柱配上的一对石鼓和一条宽40厘米、高35厘米长的石门槛,突显当年主人的高贵。

  步入石门内天井至状元第正门进阶的石埕面,全都铺上七米多长一米多宽的石板,陈年裂开的石缝里长满凄凄青草,进阶两侧已遭损坏,但还能辨认出石兽,而两侧后起得极不配称的建筑物,仿佛在告诉世人:状元第曾经的显赫与沧桑。

  踏上石阶,“状元第”三个大字从远处映入眼帘。原有两个主厅已遭烧毁,还有一个主厅虽破旧,但主体结构还算完整,要恢复原貌想必不难。主厅两侧破落、倒塌,搭建着的凌乱住房,让人不堪回首。

  状元第的右侧是官厅,官厅后面还有两个主厅和侧房,据说原来是林大钦的先祖所建的,由于建状元第要接待官员的缘故,所以才把前座的厅房改建成官厅。

  几百年来,社会上一直对林大钦状元第未能建好有多种版本的说法,有的说是林大钦因为清廉而不忍官府无偿摊派民工而致状元第的后座未能竣工;有的说是林大钦因为贫寒无力建状元第,结果由其襟兄翁万达出钱帮他建成;有的说是林大钦由于把建状元第的木料拿去给自己的老师黄石庵建“状元先生第”,结果自己的状元第未能建成。

  但《仙都乡族谱》否认了这些传说。

  林大钦归退回家时,状元第已建成,尚未完工的只是花园和马棚等配套设施。后来状元第被烧毁是另有原因的。

  据《族谱》记载,清朝揭阳霖田都,武生刘公显在南唐山鸳鸯寨聚众起义建立九军党,举旗抗清,并联合郑成功转战闽南一带。起义失败后,幸存的残余九军党战士,因无首脑而成为流寇,后来以抢劫为生,残害人民,被称为九军贼。顺治十六年(1659年)十二月十九日,仙都林大钦状元府被这些到处抢劫的九军贼烧毁。从林大钦去世到顺治十六年九军贼烧状元府,相距114年。倘若从建府时算起,则相距有120多年了。

  被烧毁的状元第,据现状看来,应是其主体和侧房。

  四、 廷试玄机的历史透视

  操潮州方言的林大钦如何应对殿试?如何与北方朝官沟通?廷试如何让皇帝满意?这些都是历史之谜。

  林大钦中状元,有许多传说,经考究,笔者认为,林大钦能高中状元,有十分微妙的政治因素在起作用。

  嘉靖初期,内忧外患,朝廷出了许多大事,如“大议礼之争”,“血溅左顺门”事件和佛朗机(葡萄牙)入侵等。初登大统的嘉靖皇帝,对国事尚有所作为,采取了历代新君例行的大赦、蠲免、减贡、赈灾等措施,扭转了内监擅权、败坏朝政的局面,并曾下令清理庄田,“不问皇亲势要,凡系冒滥请乞及额外多占者悉还之于民”。这些措施使朝政面貌一新。

  林大钦应试当年正好是在这个关节点上,他的《廷试策》中表达的锐意改革的主张,也正深合皇帝的旨意。而当年的主考官汪鋐又是一个敢作敢为的人。林大钦提出的八项主张,深得汪鋐赏识,为此汪鋐才推荐给当时的首辅张孚敬呈嘉靖皇帝御览。

  据清周硕勋《潮州府志》载,从明弘治十五年(1502年)至嘉靖八年(1529年),潮州府考中举人就有130名,考中进士26名,其中当过京官的有盛端明、翁万达、李春芳、周钥、薛宗铠、潘大宾、陈思谦等。

  从府志的记载中我们可看到,林大钦上京参加考试前,已经有一批成功的潮人住居京城,那里有着潮人的生活圈子。从潮州过去有句“御街讲白话(潮州话)”的俗语中我们可以看出,在京做官的不但有潮州人,还有不少商贾和打工的潮州人。潮州人对京城的语言与生活并不陌生。

  古代地方官对科举考试,就像今天政府对高考一样重视。在举人进京参加廷试前,官府都会专门组织考生进行有关礼仪、应考方面的知识培训。可以说,林大钦进京参加会试前已经具备了良好的沟通与生活能力。

  林大钦廷试顺利,可以说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是即位不久的嘉靖皇帝想对国事有所作为;地利是林大钦来自社会最底层,了解民生疾苦的社会经历;人和就是在京潮人形成的人文环境,加上他好运气———他遇上了夏言、汪鋐、张孚敬等伯乐。

  状元不是偶然的。

  作者:

  谢岳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陈耿之(广东作家协会会员、潮州市委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主任);

  林泽茂(中国唐代文学学会韩愈研究会会员、潮州江夏文化研究会研究员)。

 

谢岳雄、陈耿之、林泽茂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千古功名若浮云

———潮州状元林大钦的身前身后事
 
  作者在状元第前合影
  状元第大门
  状元第前庭残存的石楹柱
▲林大钦书法 林大钦画像 ▲状元墓

  □ 谢岳雄  陈耿之  林泽茂

  高考过后,每年各省都会冒出许多“状元”。

  真正的状元,没有这么廉价。

  开科取士1300年,文脉昌盛的潮州,仅仅出过一个状元;广东全境,也仅仅有过9位状元郎!

  正因为极其罕有,若有儿郎状元及第,在古时,就不是一个家庭、一个家族的幸运,而是一个州县甚至一个行省的荣耀!

  他们会名播四方,千载之下,依旧被乡人久久传扬……

  引子

  自隋唐开科取士,至清末废除科举的1300多年间,我国共产生了652位文状元。

  按籍贯计算,出状元最多的省是江苏省,共81位;其次是浙江省,有63位;第三是河北省,有45位。排第四、五、六、七、八的分别是河南(42位)、江西(38位)、福建(35位)、山东(33位)、安徽(23位);广东共出过9位状元,与北京、湖北、广西并列排第十二名。

  广东的9位文状元分别是封开人莫宣卿,南海人简文会、张镇孙、伦文叙,顺德人黄士俊、梁耀枢,番禺人庄有恭,潮州人林大钦,吴川人林召棠。其中6位状元出自珠三角地区,可见经济的发展对文化的促进和人才的培养有密切关系。广东出状元可以说是百年一遇的事情,从隋唐经五代至宋朝共770多年,广东只出了3位状元,平均250多年出一位状元,此后元、明、清三代共540多年,广东出了6位状元,平均90年出一位状元。

  以前有不少人认为两广地区是“南蛮之地”,文化落后,人才很少,从历代状元的籍贯可知,事实并非如此,这9位状元的出现证明唐以后广东的文化相当发达,人们所受的教育不亚于其他地区。

  在广东的状元里,莫宣卿17岁中状元,被唐宣宗称为“南方奇才”;伦文叙在广东的名气最大,传奇故事也最多,父子连登三元的奇迹在南粤传为美谈;而出自“省尾国角”粤东潮州的明朝文状元林大钦,名头没有伦文叙响,但在当地却是家喻户晓。

  一、 状元墓被盗,解开500年谜团

  林大钦墓位于潮州市潮安县沙溪镇桑浦山状元埔。

  墓地处桑浦山旅游景区中,周围绿树成荫,风景雅致。墓面向西南,由封土堆、碑亭和石雕组成。碑亭高约3米,花岗石结构,重檐歇山顶,亭内藻井刻八卦太极图,横额刻“东莆佳城”四字。墓前有雕刻精细形象生动的石羊、石马各一对。碑正面中书“状元及第翰林院修撰东莆林公墓”,右下角小字刻“孝子天继泣血立石”。

  自清代以后,林大钦状元墓一直为盗墓者所觊觎。

  据《仙都乡族谱》记载,状元墓从民国时期以至日本侵华时期直至“文革”期间,几次逃过被盗或遭破坏的厄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变迁,后人对状元墓的真实情况也淡忘了。一些潮学研究者一直为状元墓究竟是真墓还是衣冠冢这个问题所困扰,就是林大钦的后裔也说不清楚。《仙都乡族谱》中记载:“林大钦长逝后的遗体葬于何方,传说有几处,难于证实。”

  2007年11月8日,林大钦状元墓惨遭盗掘,惊现尸骨。这一结果,颠覆了一直盛传的林大钦墓只是衣冠冢的民间传说。

  被盗的古墓当时从正面看上去并没什么异常,但拨开后面的杂草,古墓的侧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呈“7”字形的盗洞,约一米来宽、两米多深,洞的底部刚好露出了漆红色的棺木。被盗现场还发现了疑为作案者遗留下来的几只手套和两支铁钩。9日中午,当地文物管理工作人员在清理现场的时候,又在洞穴外面发现了手指骨,并发现了一面明代的铜镜。

  林大钦墓被盗事件,尤其盗贼的可恶行径为林氏族人和世人所痛恨,许多潮学研究者和文史专家都感到非常痛心和惋惜。

  林大钦是古代潮州府唯一文状元,状元墓也只有一座。状元墓的形制,前面有碑亭,墓道有石羊、石马,这种形制为潮州文化的研究提供实物依据,历史价值是不可估量的。虽然盗墓者的行为可恶可恨,但他们罪恶的另一面,却为世人揭开了林大钦墓真相,解开了尘封五百年的谜团:状元墓是林大钦真墓而非衣冠冢。

  二、 潮汕地区唯一文状元

  林大钦是明嘉靖壬辰科状元。

  明嘉靖十年(1531年),林大钦到广州参加乡试,被录取为第六名举人。明嘉靖十一年二月,他进京赴试,被录取为第十二名进士。次年三月参加殿试,一天之内写成近五千字的策论。嘉靖皇帝观后,叹为奇才,特意钦点为状元,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修撰(从六品),负责修史工作。

  嘉靖十四年,因林母久病不愈;他上表乞请回故里侍养,得到了恩准。嘉靖十九年,林母病逝,他哀伤过度,遂大病一场,于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病逝,终年34岁。

  林大钦学识渊博,才华横溢,著述颇丰,但天不假年,生前未曾成书。林大钦卒后,由其族人、友人收集成书。1995年,潮学专家黄挺教授根据过去各种版本及选本,补充整理为《林大钦集》再加校注,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为《林大钦集》题写书名,是最为完整的林大钦作品集。

  在集中,林大钦廷试时的策论代表了当时考试文体的最高水平。策论结构谨严,立论深刻,语言犀利,分析时弊恰切,治理方略恰当,行文的逻辑力度和表述恰到好处,有苏轼之风。

  这篇策论能得到嘉靖皇帝青睐,主要原因不单是其文学才华,更主要的是其中的论点。

  林大钦少时家境贫寒,父亲是个穷儒生,单生他一人。童年时,他曾在村前桑浦山麓至石壁头一带牧牛,经常到附近的私塾外听读。年轻时,因父亲早逝,家境拮据,他曾在毗邻村教书维持生计,也因此有机会接触了解最底层劳苦大众生活,并思考当时社会政治腐朽的根源,明确地提出了八项治国方略:均田、择吏、去冗、省费和辟土、薄征、通利、禁奢。

  林大钦的这些主张无疑说中了嘉靖皇帝心里所想解决的问题,所以皇帝才龙颜大悦,“亲擢第一”,钦点状元。

 

  三、 风雨沧桑状元第

  今年初夏的一天,笔者特地瞻仰了林大钦的故居———潮安县金石镇仙都乡,参观了状元第和林氏家庙。

  据《仙都乡族谱》的记载,状元第占地面积有100亩(66600平方米)。其主体建筑面积约有12亩(7000平方米)。

  状元第的前庭,有一个高大的石门框,看来原来应该是一座牌坊亭,虽然看不到原来的模样,但一根显得很沉重的石梁压着两条宽阔高大楹柱的石门框,两侧楹柱配上的一对石鼓和一条宽40厘米、高35厘米长的石门槛,突显当年主人的高贵。

  步入石门内天井至状元第正门进阶的石埕面,全都铺上七米多长一米多宽的石板,陈年裂开的石缝里长满凄凄青草,进阶两侧已遭损坏,但还能辨认出石兽,而两侧后起得极不配称的建筑物,仿佛在告诉世人:状元第曾经的显赫与沧桑。

  踏上石阶,“状元第”三个大字从远处映入眼帘。原有两个主厅已遭烧毁,还有一个主厅虽破旧,但主体结构还算完整,要恢复原貌想必不难。主厅两侧破落、倒塌,搭建着的凌乱住房,让人不堪回首。

  状元第的右侧是官厅,官厅后面还有两个主厅和侧房,据说原来是林大钦的先祖所建的,由于建状元第要接待官员的缘故,所以才把前座的厅房改建成官厅。

  几百年来,社会上一直对林大钦状元第未能建好有多种版本的说法,有的说是林大钦因为清廉而不忍官府无偿摊派民工而致状元第的后座未能竣工;有的说是林大钦因为贫寒无力建状元第,结果由其襟兄翁万达出钱帮他建成;有的说是林大钦由于把建状元第的木料拿去给自己的老师黄石庵建“状元先生第”,结果自己的状元第未能建成。

  但《仙都乡族谱》否认了这些传说。

  林大钦归退回家时,状元第已建成,尚未完工的只是花园和马棚等配套设施。后来状元第被烧毁是另有原因的。

  据《族谱》记载,清朝揭阳霖田都,武生刘公显在南唐山鸳鸯寨聚众起义建立九军党,举旗抗清,并联合郑成功转战闽南一带。起义失败后,幸存的残余九军党战士,因无首脑而成为流寇,后来以抢劫为生,残害人民,被称为九军贼。顺治十六年(1659年)十二月十九日,仙都林大钦状元府被这些到处抢劫的九军贼烧毁。从林大钦去世到顺治十六年九军贼烧状元府,相距114年。倘若从建府时算起,则相距有120多年了。

  被烧毁的状元第,据现状看来,应是其主体和侧房。

  四、 廷试玄机的历史透视

  操潮州方言的林大钦如何应对殿试?如何与北方朝官沟通?廷试如何让皇帝满意?这些都是历史之谜。

  林大钦中状元,有许多传说,经考究,笔者认为,林大钦能高中状元,有十分微妙的政治因素在起作用。

  嘉靖初期,内忧外患,朝廷出了许多大事,如“大议礼之争”,“血溅左顺门”事件和佛朗机(葡萄牙)入侵等。初登大统的嘉靖皇帝,对国事尚有所作为,采取了历代新君例行的大赦、蠲免、减贡、赈灾等措施,扭转了内监擅权、败坏朝政的局面,并曾下令清理庄田,“不问皇亲势要,凡系冒滥请乞及额外多占者悉还之于民”。这些措施使朝政面貌一新。

  林大钦应试当年正好是在这个关节点上,他的《廷试策》中表达的锐意改革的主张,也正深合皇帝的旨意。而当年的主考官汪鋐又是一个敢作敢为的人。林大钦提出的八项主张,深得汪鋐赏识,为此汪鋐才推荐给当时的首辅张孚敬呈嘉靖皇帝御览。

  据清周硕勋《潮州府志》载,从明弘治十五年(1502年)至嘉靖八年(1529年),潮州府考中举人就有130名,考中进士26名,其中当过京官的有盛端明、翁万达、李春芳、周钥、薛宗铠、潘大宾、陈思谦等。

  从府志的记载中我们可看到,林大钦上京参加考试前,已经有一批成功的潮人住居京城,那里有着潮人的生活圈子。从潮州过去有句“御街讲白话(潮州话)”的俗语中我们可以看出,在京做官的不但有潮州人,还有不少商贾和打工的潮州人。潮州人对京城的语言与生活并不陌生。

  古代地方官对科举考试,就像今天政府对高考一样重视。在举人进京参加廷试前,官府都会专门组织考生进行有关礼仪、应考方面的知识培训。可以说,林大钦进京参加会试前已经具备了良好的沟通与生活能力。

  林大钦廷试顺利,可以说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是即位不久的嘉靖皇帝想对国事有所作为;地利是林大钦来自社会最底层,了解民生疾苦的社会经历;人和就是在京潮人形成的人文环境,加上他好运气———他遇上了夏言、汪鋐、张孚敬等伯乐。

  状元不是偶然的。

  作者:

  谢岳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陈耿之(广东作家协会会员、潮州市委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主任);

  林泽茂(中国唐代文学学会韩愈研究会会员、潮州江夏文化研究会研究员)。

 

谢岳雄、陈耿之、林泽茂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千古功名若浮云

———潮州状元林大钦的身前身后事
 
  作者在状元第前合影
  状元第大门
  状元第前庭残存的石楹柱
▲林大钦书法 林大钦画像 ▲状元墓

  □ 谢岳雄  陈耿之  林泽茂

  高考过后,每年各省都会冒出许多“状元”。

  真正的状元,没有这么廉价。

  开科取士1300年,文脉昌盛的潮州,仅仅出过一个状元;广东全境,也仅仅有过9位状元郎!

  正因为极其罕有,若有儿郎状元及第,在古时,就不是一个家庭、一个家族的幸运,而是一个州县甚至一个行省的荣耀!

  他们会名播四方,千载之下,依旧被乡人久久传扬……

  引子

  自隋唐开科取士,至清末废除科举的1300多年间,我国共产生了652位文状元。

  按籍贯计算,出状元最多的省是江苏省,共81位;其次是浙江省,有63位;第三是河北省,有45位。排第四、五、六、七、八的分别是河南(42位)、江西(38位)、福建(35位)、山东(33位)、安徽(23位);广东共出过9位状元,与北京、湖北、广西并列排第十二名。

  广东的9位文状元分别是封开人莫宣卿,南海人简文会、张镇孙、伦文叙,顺德人黄士俊、梁耀枢,番禺人庄有恭,潮州人林大钦,吴川人林召棠。其中6位状元出自珠三角地区,可见经济的发展对文化的促进和人才的培养有密切关系。广东出状元可以说是百年一遇的事情,从隋唐经五代至宋朝共770多年,广东只出了3位状元,平均250多年出一位状元,此后元、明、清三代共540多年,广东出了6位状元,平均90年出一位状元。

  以前有不少人认为两广地区是“南蛮之地”,文化落后,人才很少,从历代状元的籍贯可知,事实并非如此,这9位状元的出现证明唐以后广东的文化相当发达,人们所受的教育不亚于其他地区。

  在广东的状元里,莫宣卿17岁中状元,被唐宣宗称为“南方奇才”;伦文叙在广东的名气最大,传奇故事也最多,父子连登三元的奇迹在南粤传为美谈;而出自“省尾国角”粤东潮州的明朝文状元林大钦,名头没有伦文叙响,但在当地却是家喻户晓。

  一、 状元墓被盗,解开500年谜团

  林大钦墓位于潮州市潮安县沙溪镇桑浦山状元埔。

  墓地处桑浦山旅游景区中,周围绿树成荫,风景雅致。墓面向西南,由封土堆、碑亭和石雕组成。碑亭高约3米,花岗石结构,重檐歇山顶,亭内藻井刻八卦太极图,横额刻“东莆佳城”四字。墓前有雕刻精细形象生动的石羊、石马各一对。碑正面中书“状元及第翰林院修撰东莆林公墓”,右下角小字刻“孝子天继泣血立石”。

  自清代以后,林大钦状元墓一直为盗墓者所觊觎。

  据《仙都乡族谱》记载,状元墓从民国时期以至日本侵华时期直至“文革”期间,几次逃过被盗或遭破坏的厄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社会的变迁,后人对状元墓的真实情况也淡忘了。一些潮学研究者一直为状元墓究竟是真墓还是衣冠冢这个问题所困扰,就是林大钦的后裔也说不清楚。《仙都乡族谱》中记载:“林大钦长逝后的遗体葬于何方,传说有几处,难于证实。”

  2007年11月8日,林大钦状元墓惨遭盗掘,惊现尸骨。这一结果,颠覆了一直盛传的林大钦墓只是衣冠冢的民间传说。

  被盗的古墓当时从正面看上去并没什么异常,但拨开后面的杂草,古墓的侧面赫然出现了一个呈“7”字形的盗洞,约一米来宽、两米多深,洞的底部刚好露出了漆红色的棺木。被盗现场还发现了疑为作案者遗留下来的几只手套和两支铁钩。9日中午,当地文物管理工作人员在清理现场的时候,又在洞穴外面发现了手指骨,并发现了一面明代的铜镜。

  林大钦墓被盗事件,尤其盗贼的可恶行径为林氏族人和世人所痛恨,许多潮学研究者和文史专家都感到非常痛心和惋惜。

  林大钦是古代潮州府唯一文状元,状元墓也只有一座。状元墓的形制,前面有碑亭,墓道有石羊、石马,这种形制为潮州文化的研究提供实物依据,历史价值是不可估量的。虽然盗墓者的行为可恶可恨,但他们罪恶的另一面,却为世人揭开了林大钦墓真相,解开了尘封五百年的谜团:状元墓是林大钦真墓而非衣冠冢。

  二、 潮汕地区唯一文状元

  林大钦是明嘉靖壬辰科状元。

  明嘉靖十年(1531年),林大钦到广州参加乡试,被录取为第六名举人。明嘉靖十一年二月,他进京赴试,被录取为第十二名进士。次年三月参加殿试,一天之内写成近五千字的策论。嘉靖皇帝观后,叹为奇才,特意钦点为状元,赐进士及第,授翰林院修撰(从六品),负责修史工作。

  嘉靖十四年,因林母久病不愈;他上表乞请回故里侍养,得到了恩准。嘉靖十九年,林母病逝,他哀伤过度,遂大病一场,于嘉靖二十四年(1545年)病逝,终年34岁。

  林大钦学识渊博,才华横溢,著述颇丰,但天不假年,生前未曾成书。林大钦卒后,由其族人、友人收集成书。1995年,潮学专家黄挺教授根据过去各种版本及选本,补充整理为《林大钦集》再加校注,国学大师饶宗颐先生为《林大钦集》题写书名,是最为完整的林大钦作品集。

  在集中,林大钦廷试时的策论代表了当时考试文体的最高水平。策论结构谨严,立论深刻,语言犀利,分析时弊恰切,治理方略恰当,行文的逻辑力度和表述恰到好处,有苏轼之风。

  这篇策论能得到嘉靖皇帝青睐,主要原因不单是其文学才华,更主要的是其中的论点。

  林大钦少时家境贫寒,父亲是个穷儒生,单生他一人。童年时,他曾在村前桑浦山麓至石壁头一带牧牛,经常到附近的私塾外听读。年轻时,因父亲早逝,家境拮据,他曾在毗邻村教书维持生计,也因此有机会接触了解最底层劳苦大众生活,并思考当时社会政治腐朽的根源,明确地提出了八项治国方略:均田、择吏、去冗、省费和辟土、薄征、通利、禁奢。

  林大钦的这些主张无疑说中了嘉靖皇帝心里所想解决的问题,所以皇帝才龙颜大悦,“亲擢第一”,钦点状元。

 

  三、 风雨沧桑状元第

  今年初夏的一天,笔者特地瞻仰了林大钦的故居———潮安县金石镇仙都乡,参观了状元第和林氏家庙。

  据《仙都乡族谱》的记载,状元第占地面积有100亩(66600平方米)。其主体建筑面积约有12亩(7000平方米)。

  状元第的前庭,有一个高大的石门框,看来原来应该是一座牌坊亭,虽然看不到原来的模样,但一根显得很沉重的石梁压着两条宽阔高大楹柱的石门框,两侧楹柱配上的一对石鼓和一条宽40厘米、高35厘米长的石门槛,突显当年主人的高贵。

  步入石门内天井至状元第正门进阶的石埕面,全都铺上七米多长一米多宽的石板,陈年裂开的石缝里长满凄凄青草,进阶两侧已遭损坏,但还能辨认出石兽,而两侧后起得极不配称的建筑物,仿佛在告诉世人:状元第曾经的显赫与沧桑。

  踏上石阶,“状元第”三个大字从远处映入眼帘。原有两个主厅已遭烧毁,还有一个主厅虽破旧,但主体结构还算完整,要恢复原貌想必不难。主厅两侧破落、倒塌,搭建着的凌乱住房,让人不堪回首。

  状元第的右侧是官厅,官厅后面还有两个主厅和侧房,据说原来是林大钦的先祖所建的,由于建状元第要接待官员的缘故,所以才把前座的厅房改建成官厅。

  几百年来,社会上一直对林大钦状元第未能建好有多种版本的说法,有的说是林大钦因为清廉而不忍官府无偿摊派民工而致状元第的后座未能竣工;有的说是林大钦因为贫寒无力建状元第,结果由其襟兄翁万达出钱帮他建成;有的说是林大钦由于把建状元第的木料拿去给自己的老师黄石庵建“状元先生第”,结果自己的状元第未能建成。

  但《仙都乡族谱》否认了这些传说。

  林大钦归退回家时,状元第已建成,尚未完工的只是花园和马棚等配套设施。后来状元第被烧毁是另有原因的。

  据《族谱》记载,清朝揭阳霖田都,武生刘公显在南唐山鸳鸯寨聚众起义建立九军党,举旗抗清,并联合郑成功转战闽南一带。起义失败后,幸存的残余九军党战士,因无首脑而成为流寇,后来以抢劫为生,残害人民,被称为九军贼。顺治十六年(1659年)十二月十九日,仙都林大钦状元府被这些到处抢劫的九军贼烧毁。从林大钦去世到顺治十六年九军贼烧状元府,相距114年。倘若从建府时算起,则相距有120多年了。

  被烧毁的状元第,据现状看来,应是其主体和侧房。

  四、 廷试玄机的历史透视

  操潮州方言的林大钦如何应对殿试?如何与北方朝官沟通?廷试如何让皇帝满意?这些都是历史之谜。

  林大钦中状元,有许多传说,经考究,笔者认为,林大钦能高中状元,有十分微妙的政治因素在起作用。

  嘉靖初期,内忧外患,朝廷出了许多大事,如“大议礼之争”,“血溅左顺门”事件和佛朗机(葡萄牙)入侵等。初登大统的嘉靖皇帝,对国事尚有所作为,采取了历代新君例行的大赦、蠲免、减贡、赈灾等措施,扭转了内监擅权、败坏朝政的局面,并曾下令清理庄田,“不问皇亲势要,凡系冒滥请乞及额外多占者悉还之于民”。这些措施使朝政面貌一新。

  林大钦应试当年正好是在这个关节点上,他的《廷试策》中表达的锐意改革的主张,也正深合皇帝的旨意。而当年的主考官汪鋐又是一个敢作敢为的人。林大钦提出的八项主张,深得汪鋐赏识,为此汪鋐才推荐给当时的首辅张孚敬呈嘉靖皇帝御览。

  据清周硕勋《潮州府志》载,从明弘治十五年(1502年)至嘉靖八年(1529年),潮州府考中举人就有130名,考中进士26名,其中当过京官的有盛端明、翁万达、李春芳、周钥、薛宗铠、潘大宾、陈思谦等。

  从府志的记载中我们可看到,林大钦上京参加考试前,已经有一批成功的潮人住居京城,那里有着潮人的生活圈子。从潮州过去有句“御街讲白话(潮州话)”的俗语中我们可以看出,在京做官的不但有潮州人,还有不少商贾和打工的潮州人。潮州人对京城的语言与生活并不陌生。

  古代地方官对科举考试,就像今天政府对高考一样重视。在举人进京参加廷试前,官府都会专门组织考生进行有关礼仪、应考方面的知识培训。可以说,林大钦进京参加会试前已经具备了良好的沟通与生活能力。

  林大钦廷试顺利,可以说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

  天时是即位不久的嘉靖皇帝想对国事有所作为;地利是林大钦来自社会最底层,了解民生疾苦的社会经历;人和就是在京潮人形成的人文环境,加上他好运气———他遇上了夏言、汪鋐、张孚敬等伯乐。

  状元不是偶然的。

  作者:

  谢岳雄(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陈耿之(广东作家协会会员、潮州市委副秘书长、政策研究室主任);

  林泽茂(中国唐代文学学会韩愈研究会会员、潮州江夏文化研究会研究员)。

 

谢岳雄、陈耿之、林泽茂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