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经济李东生的相关文章

被资本市场放大的爱恨情仇

日 期:  2011/5/17 9:33:53 提供者:lizzeng

一份看似普通的股东权益变动公告,却引起了市场的关注,因为这牵扯到一个价值1.67亿元的离婚协议。

5月12日,北京蓝色光标品牌管理顾问股份有限公司接到持股股东孙陶然的通知,根据其与前妻胡凌华女士签署的《之财产分割补充协议》的约定,双方在5月10日,大致上二一添作五,分割了孙陶然所持1155.5万股股份。

按照分割日蓝色光标30.29元的收盘价,孙陶然为这次离婚付出了1.67亿元的代价,被网民称为“最贵的离婚”。而就在股权分割当日和公告发布日,蓝色光标股价分别下跌1.53%和1.01%。

半透明的市场规则,给了普罗大众一个窥视豪门恩怨的窗口;而在窗帘背后,1.67亿元也远远称不上“最贵的离婚”。

价值亿元的离婚协议

42岁的孙陶然是不折不扣的商界精英。199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一路搏击商海。目前,他和赵文权等五人是创业板上市公司蓝色光标的共同控制人,江湖人称“蓝标五君子”。

离婚前,他持有公司有条件限售股1155.5万股,占比9.63%,乃公司第二大股东。股权分割后,孙陶然过户给前妻胡凌华551万股,占公司股份总额的4.59%,他自己手中还剩604.5万股,占比5.03%。

两人婚变起于何时,无从查证,但“婚姻”这个话题最近确实充斥着孙陶然的大脑。

今年2月,他在一次网络视频访谈中提到,“公司上市之后如果偏离主业,相当于结了婚却不好好过”。而一个月之后,在另一次访谈中,他又说:“结婚是一辈子的事,而投资人只是陪你走一段路的人”。

一语成谶。最新的股东列表显示,“蓝标五君子”一个不少,孙陶然却离婚了。

不过,市场对可能出现的股权乱局的担忧,暂时被公告内容打消。

公告称,胡凌华承诺其所获股份遵守2013年2月26日前不得转让的IPO限售承诺。她同时承诺,将“遵守《一致行动的协议书》及《一致行动的协议书之补充协议》中约定的一致行动人之全部义务”。胡凌华还同意将其名下的蓝色光标股票的表决权,在其持有期内委托给孙陶然行使。

因此,在经过变动之初的下跌后,蓝色光标股价在近两个交易日均出现小幅上涨。

公司公告不得已“泄密”的,还有ST光华。

这家深交所上市公司4月16日发布的公告中提及,基于其新近大股东恒逸集团股东邱建林先生与其配偶朱丹凤女士离婚,“邱建林与朱丹凤已通过恒逸集团于2010年4 月13 日办妥了(关于本次股权分割事项的)工商变更登记手续。目前邱建林与朱丹凤分别持有恒逸集团26.19%的股权。”此前,邱建林以160亿元身家排名大陆富豪榜第38位。

与蓝色光标一样,朱丹凤也认可此前的一致行动协议。而ST光华的股价,在公告之后首个交易日早盘冲上历史最高位后,急速下跌。

再往前数,还有TCL集团董事长李东生。2006年,李东生与第二任妻子大婚,TCL集团2007年中报即显示李东生持股减少了2439.06万股,而其前妻洪燕芬出现在十大股东名单中,持股数为2382万股,占比0.92%,以当时约5元/股的股价粗略统计,持股市值近1.2亿元。

A.

B.

真功夫,从婚变到内乱

孙陶然、邱建林、李东生的离婚都带来了高比例的财富缩水,但总体上平稳过渡,比起那些离婚离得“鸡飞狗跳”的富豪,他们仍然是幸运的。

“真功夫”家族,便是“离婚了,就别来找我”的典型反例。

今年3月中旬,广东省公安厅发布公告称,广州市公安局对广州市真功夫餐饮连锁有限公司个别高管人员涉嫌经济犯罪展开调查。这一公告将真功夫前董事长蔡达标与前妻兼创业伙伴潘敏峰的股权争夺再一次推到了公众面前。

2009年初,真功夫宣布当门店数量达到800家时将谋求上市,预计2010年冲刺A股IPO。就在形势一片大好之际,蔡达标和潘敏峰之弟潘宇海却正酝酿翻脸。随后,蔡、潘两家的矛盾开始公开化。有消息称,2006年蔡潘二人协议离婚,约定潘敏峰持有的25%真功夫股权归蔡达标所有。由于当时这一约定存在诸多不明确之处,后潘敏峰反悔,欲索回股权。

导致双方走向完全对立的关键因素,是蔡达标在离婚后想方设法让真功夫实现“去家族化”,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去潘化”。

双方不断升级的冲突也直接影响了真功夫的融资与上市。业内人士表示,如果真功夫不能尽快解决股权纷争问题,不仅短期内无法实现上市,就连蔡达标当初制定的3年内实现1000家分店的目标也难以实现。

业内人士认为,真功夫危机的导火索是缘于股权对等这一低级“失误”。蔡、潘二人各自拥有47%的均等股权,使董事会很难独立决策,即使蔡达标争取到PE所持6%的支持,也难以落实。不过,据真功夫法务部经理涂晓翔透露,蔡达标目前已持有中山联动66.67%的股权,是真功夫第一大股东。

然而,本月11日晚间,广东省公安厅再出公告,称已逮捕蔡达标。而真功夫随后也发布公告称,根据章程、《公司法》及《工商登记管理条例》等相关规定,由潘宇海“代为履行公司董事长职务,对外代表公司”。

时至今日,这出“金枝欲孽”仍未收尾,离婚案中的未尽之事,还将继续困扰着这家原本风头正劲的企业。

C.

离婚了,上不成市!

但是,不要以为只有真功夫这样的传统行业的家族企业才会遭遇“豪门恩怨”,人物关系简单、股权结构现代的IT新锐,同样会“为情所困”。

2010年11月初,土豆网向美国证监会提交IPO申请。8天之后,同处视频行业的优酷网也向SEC提交了申请。然而,不到一个月后,优酷便完成了“超车”,率先登陆纽交所。反之,土豆至今仍在资本市场的门外徘徊,“祸端”便是起于其创始人王微与前妻杨蕾离婚时留下的股权纠纷。

就在土豆网递交上市申请的第二天,上海徐汇区人民法院就杨蕾之前提出的离婚财产分割诉讼采取了行动,冻结了王微名下三家公司的股权,其中包括上海全土豆科技有限公司95%的股份。

这令王微始料不及。全土豆公司持有土豆网的《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和《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是土豆控股旗下至关重要的内资公司。之前,杨蕾向上海徐汇法院起诉, 希望“净身出户”的自己与前夫共同负债(土豆网尚未盈利)继而成为土豆网股东。

原本轻装快跑的上市之路,就此变成了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分析人士指出,对于目前仍然亏损的土豆网及网络视频行业,资金压力非常大。“谁先拿到资金做大,谁就会脱颖而出。”而且,土豆网如果进行新一轮的私募融资将直接损害王微的个人利益。自2005年4月成立以来,土豆网不断引进风投,作为董事会主席兼CEO的王微的持股也一轮轮地稀释到了13.4%。如果不能及时上市,再引入风投解决土豆网未来发展所需的巨额资金,则王微对公司的控制力会进一步降低。

事实上,王微的婚变,甚至在互联网行业中催生出了一个副产品PE(风投)试图在股东协议中增加所谓“土豆条款”,即所投公司“CEO结婚或者离婚必须经过董事会”。尽管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这一条款的可操作性不高,但婚姻状况的改变,正成为上市公司或者公司上市,越来越重要的变数。

D.

离了婚,好去上市?

当王微被离婚拖住上市脚步的时候,他的一位同行同样陷入了离婚官司,理由是他试图利用离婚,完成海外上市的梦想。

赶集网创始人杨浩然与前妻王宏艳,正陷入婚姻财产处置的诉讼胶着。

简单地说,1995年,两人领证结婚后双双赴美。2007年,王宏艳带着孩子返回国内,杨浩然继续居住在美国。因婚姻出现问题,二人开始分居。2008年,二人在美国加州法院进行离婚诉讼,当年被判决离婚。2010年7月15日,经王宏艳在河北邯郸市法院申请,上述离婚判决在中国生效。

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资料显示,2010年5月,王宏艳向北京市海淀区法院提出诉讼,主张“杨浩然恶意转移财产行为无效”。她的律师赵正元表示,杨浩然2007年就开始通过注册新公司的方式,将自己的股权转移到了其兄弟杨浩涌名下,以“规避婚姻财产分割”。

面对诉讼,杨浩然随即反击。他在2010年10月12日向北京市西城区法院起诉,申请他与王宏艳婚姻关系无效,理由是当年领证的时候,夫妻双方都未到场。

赵正元称,据他与王宏艳的调查,赶集网近年先后两次融资筹集的资金,均投入赶集网的海外注册公司。“赶集网可能要以红筹模式,赴海外上市。现在杨浩然将内资公司股权全部转给他哥哥,转移婚内财产,就是为海外上市做准备。”公开资料显示,在过去几年中,赶集网曾先后两次融资,分别获得2000万美元和6000万美元。

上月底,赶集网相关负责人表示,杨浩然主管公司产品和技术,其婚姻诉讼纯属私事,公司方面不予置评。而公司目前尚未启动上市计划,因此该诉讼案对赶集网带来的影响非常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