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政治柳锦州的相关文章

政策性农业保险如何更给力?

日 期:  2011/5/3 9:10:58 提供者:銮銮

政策性农业保险,这项保护农民“菜篮子”的惠民工程,自实施之日起便备受关注。2011年2月23日上午,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农村农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柳锦州率领省人大政策性农业保险试点工作情况调研组到恩平市调研,了解该市政策性水稻保险工作开展情况和面临的困难,并就恩平今后如何进一步推进政策性水稻保险工作提出了指导性意见。作为江门市首个,也是省首批政策性水稻种植保险试点市,恩平市在推进这项惠民工程中取得了哪些成果?面临哪些困难?给当地农民带来了哪些实惠?围绕这些问题,记者日前展开了调查。

首次“试水”

实现水稻种植保险“第一单”

政策性农业保险,是广东省委、省政府针对农业发展现状做出的一项科学决策,是保障“三农”的一个重要手段。政策性水稻种植保险则是广东省继能繁母猪、农房保险后开展的第三个农业险种,是一项保障“三农”的重要惠农工程。按照江门市政府8月21日江农【2009】168号《江门市政策性水稻种植保险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的部署,恩平市被定为江门市首个政策性水稻种植保险试点市,保险试点面积拟定10万亩。经江门市政府采购中心公开招标,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广东分公司(以下简称阳光公司)承办了江门市政策性水稻种植保险业务。

2009年8月26日,恩平市召开政策性水稻种植保险试点工作会议,全面启动了此项工作。恩平市农业局、财政局于同年8月28日联合下发了恩农字【2009】54号《恩平市政策性水稻种植保险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文件,正式确定了沙湖、圣堂、君堂、牛江、东城、横陂六个镇为试点镇,并于当月28-30日在各镇相继召开会议,分别进行了宣传动员。同年9月4日,阳光公司完成了《石桥头村保险互助会水稻种植保险保险单》378户的系统录入、验标,顺利地出具了《成平村保险互助会水稻种植保险保险单》,并逐户打印下发了保险证,实现了江门市(恩平市)政策性水稻种植保险“第一单”。

通过“大考”

获得农民信任

2009年9月15日,15号台风“巨爵”在台山市北陡镇登陆,与台山相邻的恩平市遭受正面袭击,恰逢此时又爆发了20年一遇的全省性稻纵卷叶螟虫害,恩平晚稻受灾严重。恩平市政策性水稻保险工作在顺利实现“第一单”的11天后,便迎来了第一次“大考”。对恩平来说,这次灾害既是一个严峻的考验,也是一次难得的发挥政策宣传效应的机遇。由于农民对此次农业保险的期待值很高,定损工作能否公平、公正,能否得到农民认可,直接决定着试点工作的成功与否,也事关今后农业保险能否继续顺利推进。

对此,恩平市政府高度重视,制定了《晚稻核灾定损方案》,明确了定损依据,定损原则、定损流程、定损时间、定损权限、定损责任制等相关内容。同时,实行市级核灾定损、镇农办测产验收、村委会全面测产的三级定损制度。三级定损过程中坚持重灾重赔、轻灾轻赔、无灾不赔的原则,参加测产人员、村委会主任、镇农办主任如实填写测产单,履行签字手续,理赔明细张贴上墙公示一周,赔款通过恩平市邮政储蓄银行进行发放,确保足额发放到户。在恩平农业局和各镇农办的协助下,阳光公司于当年11月2日全面完成了核灾定损工作:试点镇平均减产24%,成灾面积8万亩,参保实现理赔15325户,理赔金额1400388元,赔付率达79.9%。由于理赔工作迅速及时,程序透明,操作规范,得到了农民群众的信任。在顺利经过这次“大考”后,农民的参保热情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参保工作进展顺利。截至2009年12月底,恩平市承保晚稻总面积116851.42亩,超额完成江门市下达 10万亩任务,总保费1752771.3元,参保行政村81个,参保户数20245户。

农户声音

希望政府加大补贴比例和扩大投保范围

冯焕棠为自己当时种植的180多亩水稻全部购买了政策性农保,缴纳了1080元保费。当台风“巨爵”和20年一遇的虫害呼啸着席卷而来的时候,冯焕棠的水稻遭受重大损失,最后,冯焕棠总共拿到了14000多元的理赔金。

冯焕棠欣慰地说,这完全得益于恩平市实施政策性水稻种植保险。他希望政府能进一步加大补贴比例和扩大投保范围,把水稻之外的农作物也列入投保范围。

恩平市牛江镇莲华村委会华西村民小组的农户冯焕棠,便是恩平市开展政策性水稻种植保险以来,兑现第一宗赔付的受益者。

今年41岁的冯焕棠是当地的一个水稻种植大户,多年以来,他和恩平所有农户一样都是靠天吃饭,遇上恶劣自然灾害和病虫害,便只能眼睁睁看着一年的辛苦付诸流水。那时候的他,一直希望政府能出台有效措施,帮他规避这些风险。当政策性水稻保险来到恩平的时候,他成为了第一批支持者中的一员,为自己当时种植的180多亩水稻全部购买了政策性农保,缴纳了1080元保费。

当台风“巨爵”和20年一遇的虫害呼啸着席卷而来的时候,冯焕棠的水稻遭受重大损失。灾害发生后,冯焕棠立刻给保险公司拨打电话反映灾情,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仅仅过了一天,理赔款就到位了。

接到冯焕棠的电话后,恩平市农业局和阳光公司迅速行动,于9月15日下午赶赴现场了解情况。经现场勘查,基本确定了冯焕棠受灾的事实。9月16日上午,恩平市农业局、阳光公司和牛江镇农办相关工作人员再次来到现场,对冯焕棠的受灾情况进行详细现场勘查和定损,最后确定其成灾面积80亩,其中绝收面积为28.85亩,每亩赔付金额为246.67元,理赔金额为7116.33元;未绝产面积51.15亩,理赔金额按收割后实际减产量再进行赔付。最后,冯焕棠总共拿到了14000多元的理赔金。

拿到这笔理赔款,冯焕棠欣慰地说,这完全得益于恩平市实施政策性水稻种植保险,使其所受的损失减到最低程度。9月18日,他高兴地把一面写有“台风无情人有情 阳光保险献真情”的锦旗送到了阳光公司。

“政策性农业保险政策是一个惠民的好政策,希望政府能继续做下去。并不断完善和改进细则。”冯焕棠说。他认为目前的政策还存在理赔金额太少,定损标准较低等问题。他希望政府能进一步加大补贴比例,降低农民负担;其次,通过提高投保金额增加理赔上限,最好可以由农民根据自己的实际灵活决定投保金额,多投多赔。他举例说:“虽然2009年那次理赔我拿到了14000多元,减少了我的损失,但是我当年投入了4万多元的成本,这笔钱还远远不能让我收回成本。”此外,目前冬种马铃薯的他还希望政府下一步能进一步扩大投保范围,把水稻之外的农作物也列入投保范围。

存在困难

政策性水稻种植保险工作存在“绊脚石”

政策性农保是一项惠农政策,但由于水稻保险政策性强,其在展业承保、查勘理赔等方面的复杂性,加之又是一项全新的工作,目前面临着办理经费不足,人手不足,投保条款不够合理,投保标准较低等困难。

恩平市农业局主管政策性农保工作的副局长郑海表示,政策性农保是一项惠农政策,但由于水稻保险政策性强,其在展业承保、查勘理赔等方面的复杂性,加之又是一项全新的工作,目前面临着办理经费不足,人手不足,投保条款不够合理,投保标准较低等困难。恩平市可以说是摸着石头过河,便难免会踩到一些又尖又硬的“石头”。记者根据对农业部门领导和恩平农户的采访情况,整理出了阻碍恩平推动政策性水稻种植保险工作的几块“石头”。

第一块“石头”:

保险金额过低

保险金额过低几乎是所有农办人员和农民公认的最需要解决的问题。以沙湖镇为例,2009年水稻种植保险,保险金额为300元/亩,当年沙湖镇水稻种植面积减产达20%以上的,相当于每亩减产达60公斤以上,折合金额为140元/亩,试点保险理赔后平均每亩获赔12元,对农民的损失并没有太大帮助。有的农户甚至认为不如将各级财政对农业保险的补贴直接发给农户,还节省了人力物力。

第二块“石头”:

定损标准不够科学

定损标准不科学,导致一些实际受灾农户甚至得不到理赔的情况,也颇为受关注。2009年水稻种植保险承保单产统一为333.41公斤每亩,然而沙湖镇21个行政村,234个村民小组,共36520.82亩水稻田,每条村,每个田块的地力产量均不一样。333.41公斤每亩的承保单产,对于一些地力低的田块,丰收年时的产量都未能达到;而对于一些地力高的田块,受灾减产了3成的产量还要比这个标准高,譬如该镇水楼垧、东岸垧的田块,常年平均亩单产达500公斤以上,如遇灾后单产量为300公斤每亩,实际减产率达40%,然而按承包单产的标准,仍属于免赔率的范围。统一承保单产,让那些亩产较高的农户直呼标准不合理。

第三块“石头”:

投保农户避险性弱

水稻种植保险,保险金额为300元/亩,每次事故绝对免赔率为20%,达到赔付标准时,予以赔付,分绝产赔付和综合陪付。如农民在水稻生育期间绝产的,则按投保后至绝产日止按生产周期比例×300元计算赔付给农民,如农民直到收获时才遭灾害绝产的,1亩赔300元;如果还有收成的,需要减产率超20%以上才能获赔,且计算时减掉20%的免赔率,即:农民减产20%以下的,不能赔偿;农民减产25%的,减掉20%免赔率,赔5%,即15元。造成保险责任范围与农民要求有一定差距。

第四块“石头”:

缺乏经费,人手不足

据了解,由于政策性农业保险是对农村农民的一种扶持政策,并没有相应的工作经费,不能配备专人负责,因此目前大部分的工作只能依靠镇农技工作人员及各村组的干部,日常的交通、通讯、用餐等费用花费,在一定程度上加重了村委会及村民小组的负担;而水稻生长周期短,一年两造,面积大。因此,从保费的收缴,到定产定损赔付,都必须有大量熟悉保险业务,熟悉群众和水稻生长情况的人员。此外,这些业务工作量大,单靠保险公司做不了,长期靠镇、村干部,农业局干部也不实际。

第五块“石头”:

合适的保险公司难找

2010年,由于某种原因,原本负责承保的阳光保险公司不再承担这一业务,而新中标的保险公司还有许多细节正在研讨中,未来得及实施,导致2010年的恩平政策性农保工作进入停滞状态。

据了解,对于政策性保险这一块新兴市场,许多保险公司都敬而远之,不敢“试水”。

政策性农保

未来之路

省人大常委会委员、农村农业委员会主任委员柳锦州在恩平调研时,提出了几点建设性意见:

一、地方政府与保险公司合股。

柳锦州认为,作为一件惠农的民心工程,地方政府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他建议政府拿出一部分专用资金,和保险公司以合作的形式,共同推进政策性农保工作的进度。

二、“吃大赔小”。

柳锦州认为,群众反映的理赔金额过低的问题,究其根本原因,是因为目前保险覆盖率还太低,保险公司收到的保费太少。政府应着力发动更多的农民参保,只要把参保率提上去了,保险公司自然就有了充裕的资金,可以适度提高理赔额度。这正是保险行业“吃大赔小”的经济规律。

恩平市政府也结合恩平经验提出了几点建议:

一、调整补助标准。

提高省级财政的补贴比例,降低农民缴费比例,对欠发达县(市)在资金上给予更多的倾斜,争取达到省(国家)60%、市10%、县10%、农民20%。据了解,目前恩平的财政补贴比例为省(国家)40%、市10%、县10%、农民40%,农民负担较重。

二、加快政策性农业保险立法进程。

目前,我国还没有制定具体的、制度性的农业保险支持政策体系,开展农业保险无法可依,在承保和保费收缴过程中遇到很多困难。建议探索将农业保险保费农民缴纳部分与各项直补政策相挂钩直接扣缴,救灾资金转化为保费补贴资金等办法,完善农业保险相关的法律法规,促进农业保险长期稳健发展,使政策性农业保险真正为“三农”工作起到保驾护航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