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谢岳雄的相关文章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日 期:  2011/3/4 16:34:45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

1907年,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风雨飘摇中的选择
 
  《潮州黄冈起义》,2010年花城出版社
  杨展鹏和本文作者(右)在潮州黄冈起义纪念亭前

  博闻观察

  □ 启君  林一杕

  1907年,为农历丁未年,清光绪三十三年。

  大清帝国蹒跚的脚步,此时已经老迈不堪。皇帝在上谕中感叹:“人心不靖,乱党滋多”。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宣布实行“新政”,废科举,办学堂、办警察、修铁路,以至查户口、钉门牌……新政的努力到这一年仍在继续:湖北按察使梁鼎芬上奏,请清廷明确下诏化除满汉界限;黑龙江巡抚程德全奏请创设国会;清廷奖励振兴实业;《女子小学堂章程》和《女子师范学堂章程》公布,女子教育由此取得合法权……

  但面对内忧外患的时局,这些小修小补已经无济于事。

  1907年,日本在华设立南满铁道株式会社,广泛搜集中国军事、政治、经济情报;《日俄密约》互相勾结,第一次提出所谓“南满”,“北满”的称呼;留日学生总会电军机处外务部:日、俄、法协约成立,将有瓜分之祸……

  这一年,东南数省灾情严重,连续出现抢米风潮。

  两年前,1905年8月20日,同盟会在日本东京成立。胡汉民、张继、陶成章、章炳麟、汪精卫、陈天华、朱执信、宋教仁这群绝大多数都很年轻的新生代借着同盟会的机关刊物《民报》开始在中国的政治舞台登台亮相。孙中山在发刊词中首次揭示“三民主义”。

  虽然,此时革命党人的力量还有限,但他们对自己选择的暴力革命之路坚信不疑。他们成了清廷最恐惧的力量。不断出现的起义,筹划并不够细致,条件也不完全具备,竟能一呼百应,前赴后继,可见底层的忍耐和党人的绝决都已到极限,而大清江山正风雨飘摇。 

  1907年,徐锡麟趁巡警学堂学生毕业典礼之机,从容拔抢击杀安徽巡抚恩铭,随后就义;

  这一年,光复会起义失败,秋瑾就义;

  这一年,四川同盟会原定在慈禧寿辰之时起义计划流产;

  这一年,孙中山筹划的黄冈起义、惠州七女湖起义相继失败,但在年底,他又发起镇南关起义,并亲自向清兵发炮……   

  1907年,立宪还是革命?争论更加激烈———康有为改保皇会为国民宪政会,梁启超在日本东京召开政闻社成立大会,坚定宣称:“今日之中国,只可行君主立宪”。这一年,清末立宪运动兴起。

  中国,走改良之路还是革命之路?这种争议甚至在100年后尚有余波。

  而在广东,大清频繁更换广东督抚,10年间更换7任总督,5年间更换4任巡抚,平均任期只有1年多,疲于奔命应付革命党的频繁起事。

  潮汕一带,会党活动已经公开化。《岭东日报》记载:大埔、潮阳会党频繁公开拜盟倡会,各地绅士,不敢过问。香港《中国日报》这一年的8月18日记载:“会党则潮属遍地皆是”。

  1907年的中国,兵变民变,米荒钱荒,纷至沓来,犹如处处都埋了炸药,随时爆发。而丁未潮州黄冈,一个叫孙文的广东人用枪声为中国的未来作出了选择。

  1907年,末代皇帝溥仪刚刚一岁,而一个老大帝国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年,有三位后来成为新中国开国元勋的人物诞生:上将萧克、大将粟裕、元帅林彪。三个新生儿,为另一个更加波澜壮阔的时代埋下伏笔。

 

启君、林一杕
(授权转载请务必注明来源“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