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郑舜英的相关文章

梨园翩跹三十载—记潮剧传承人、国家一级演员郑舜英

日 期:  2011/2/17 14:06:01 提供者:w

 1978年秋,一位腼腆而略带稚气的小姑娘,考进了设于开元寺的潮安县艺训班,她年仅16岁,有着匀称的身材,一张鹅蛋脸,一双明澈的眼睛,一付清纯的嗓子。确是一个好的“戏胚”。谁了没有料到,经历30年的磨炼,她已成长为潮州市潮剧界的一面旗帜。她就是潮剧传承人、本届省人大代表,国家一级演员郑舜英,此前她曾被评选为广东省劳动模范,潮州市人大常委会委员,享受国务院的特殊津贴。

其实提起郑舜英的名字,在潮汕三市的潮剧界和观众中,也有一定的知名度和影响,这不仅她是潮州市潮剧团的主要演员,曾被潮州市人民政府授为:“潮州市优秀演员”,当选为广东省戏剧家协会理事;更主要是由于她在广东省第2届中青年演员演艺大赛暨潮剧首届演艺大赛上,以一折《背妹上京》获最高分,成为金奖第一名;不久中央电视台第三套节目又在《梨园群英》专栏中拍摄、播放《潮剧名旦郑舜英》,使其名噪一时。

郑舜英30年的道路是艰辛的,她享有今天的盛誉是付出巨大的代价。《中国演员报》在评介她时标题是《以身相许、青春无悔》,这正是反映她的人生价值观。

作为一位潮剧演员,郑舜英在其成长的艺术道路上,可以说是连闯“三关”。

首先是基础关,练好基本功,打好基础是任何优秀演员所必须具备的条件。郑舜英在进入艺训班以后,在腰、腿、声等基本功上刻苦训练,加上自身的先天条件和素质,在俞世明、沈雪华等老师的指导下,在第三年的实习演出中就扮演大戏《杨八姐闯幽州》中的主角——文武兼备的杨八姐;此后在毕业考试中她又以一折具有高难度技巧的《慧娘救裴生》而获优秀成绩。

有人对于已过不惑之年的郑舜英仍保持着很好的身段感到惊异,其实这正是她苦练基本功的结果,就是在她担任潮剧团主角,演出任务繁重,又有一定知名度的情况下,始终没有放弃。1998年当她在《背妹上京》中表演跪滑步、控制朝天蹬、上下劈叉等高难动作时,谁也不相信她已是一个小学生的母亲,因为没有扎实的基本功是难以完成这些表演的。

其次是家庭关。这对女演员来说是一项严峻的考验,人们常说,结婚、生子意味着女演员艺术生命的终结,君不见不少名噪一时的女演员正是在此关前倒下而昙花一现,对郑舜英来说,她并没有退却。有二宗轶事成为人们的美谈:一是在结婚当晚突然有重要的接待演出,她不含糊地参加了演出,在演出结束后才回家做新娘;二是当儿子在哺乳时,剧团参加省的艺术会演,她带着儿子上广州,边演出边哺乳。

当然,度过这一关是和家庭的支持分不开的,她的爱人是当年的同学,一同在剧团工作,现任潮剧学员培训班主任郭明城,对她的工作给予大力支持;而她的儿子也依赖着婆婆带大。对此,她只要有休息时间,就尽量参加家务劳动,关心家庭以作为补偿。她曾说过:“我不相信事业与家庭不能兼顾,我不仅要做个好演员,也要做个好妻子、好媳妇、好母亲。”

最后是攀登关。艺无止境,要不要继续攀登艺术高峰?能不能攀登?对于一位优秀演员来说,也是面临的严峻考验,尤其是有点知名度之后,是躺在老本钱上呢还是继续前进?郑舜英的成就,正是闯过这最后一关。

1997年由她主演的现代戏《江姐》新加坡演出,引起轰动效应,她的雅号也由“莫愁妹”(因主演《莫愁女》而得)变为“江姐”。新加坡戏曲学院院长、戏剧家蔡曙鹏认为:从莫愁到江姐,反映了郑舜英的成熟,如果说莫愁女的成功更多的是靠本色,那么江姐则是多侧面塑造人物。

在郑舜英的“艺术档案”中,有几件事是值得大书特书的。

一是为了表演《失子惊疯》,她在街上详细观察疯妇的神态,使表演具有真实的基础:为了表演《背妹上京》,她在房中背着丈夫,以感受双腿的压力,使表演的剧中人呆大具有男性的力度。

二是应邀参加中央电视台“‘99地方戏名家名段演唱会”时,由于演播厅是玻璃地板,她膝盖擦伤,未能发挥水平,于是放弃了第2天参观的机会,要求导演重拍,这使导演许玉琢很受感动,临别时对她说:“小郑,你不仅带来潮剧艺术,也带来潮州人的精神!”

三是2001年为了举办个人演出专场(这也是潮州市唯一一次),她废寝忘餐,在老师的指导下,完成了3个折子戏中3个不同人物的塑造。这些人物不仅要唱做兼备,还要反串小生(《忆十八相送》的梁山伯),从而使自己的艺术道路达到一个新的高度。导演吴兹明在完成这3个戏的排练和演出后感叹说:“只有郑舜英这样的演员才能同时排演这3个戏。”

尽管上世纪末她因需要调至学员培训班从事教学,但始终没有放弃演出,只要需要,不论是送戏上山下乡、扶贪、慰军、接待、出国以及文化广场,她都认真投入演出。新世纪以来,她又先后在新创作剧目《东吴郡主》中扮演东东郡主孙尚香;随团赴泰国演出和参加香港潮剧节;还应邀赴山东省参加名城地方戏电视联播和新加坡潮剧名角汇演等。

有人说:“三年出个状元,十年出个演员。”可见培养一个演员之难。而像郑舜英这样的优秀演员,则何止十年!它不仅反映了三十年来潮州市潮剧事业的发展,也为后人提供了借鉴的楷模和经验:这就是一个演员的成长不仅要具备自身的自然条件和思想、艺术、道德的良好素质,还需要有“伯乐眼光”的好领导和好老师。此外,和谐、开放的社会条件也是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