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历史许士杰的相关文章

 洋浦开发——为此他倾注了他最后的心血

日 期:  2011/2/14 9:36:51 提供者:w

许书记住院后,关心他,来看望他的人特别多,整整用了3本来房登记册。凡是进过许书记病房的人,都会注意到面对他的墙上,挂着吴南生同志(广东省政协主席)为他书写的他的“洋浦风波诗六首”。
一、有感
开发力筹邓氏钱,云山远隔是非颠。
外资才引飞奇帽,君住桃源不辨年。
二、有寄
有偿出让变租界,兄脑细思话热昏。
烟火远离人入定,怎知室外有风云。
三、有别
商业行为世既然,主权国耻怎沾边?
马牛不及惊蛇形,黄历岂能说当年。
四、有辨
繁华闹市寸金地,海角荒芜乱石坡。
谬以厘毫当尺寸,无知偏见废言多。
五、有情
洋浦风波掀巨浪,惹来中外共关怀。
石头荆棘成珍宝,人面桃花处处开。
六、有为
蓝图已绘历今期.京阙劲风助幼苗。
勤灌细栽察气候,从来历史笑观潮。

吴南生同志不愧是许书记的老战友,相知甚深。他捕捉到了老战友内心深处的忧愤和寄托。这副字画日夜伴随病中的许士杰,给了他莫大的情感慰藉和精神鼓舞。此时的理解、支持,胜过任何的灵丹妙药。我发现,许书记常常凝视这幅字画,陷入久久的沉思。在他身边的亲人和工作人员都知道他此时在想什么.谁也不愿去打扰他,任他展开思想的翅膀,在洋浦、在海南自由地飞翔。他为洋浦开发会精心策划过,为“洋浦风波”闷了口恶气,也为总书记对洋浦开发区模式的肯定畅怀不已。他在洋浦开发问题上,无愧于党、无愧于人民,党理解他,人民支持他。他每每凝视字画后,住住都会露出欣然微笑,仿佛在他一生的所作所为中在最有争议的问题上,得到了党和人民的最公正的结论,更何况这种公论,他在世时就知道了呢。

他一生的政治生涯,最后一站是海南,而对洋埔独有情钟。他从洋浦带回一颗仙人掌,养在广州庭院里,“勤灌细栽”。他每次从医院回到家里,都要细细观赏一番。这一切被具有敏锐眼光的记者发现了。一次,(海南日报)记者谢强代表总编和报社同仁去看望许书记。在他的庭院里,发现了这颗鲜嫩活绿的仙人掌,立即引许书记来看,当得知是生于洋浦长于斯,记者一切都明白了,于是激情满怀地写下篇通讯《小院深深连洋浦》读来真切感人,催人泪下。

1990年元旦前,许书记病情转缓,医院同意他出院了。当时尽管他身体极贫弱,但雄心勃发,精神极好,整天不是写就是看,他的思想又集中到洋浦上来。我永远不会忘记他出院后和我的一次谈话。他说,看来马克思、毛主席还不急于招我去报到,我相信还能活几年。干点什么呢?我想办两件事;一是你和小杨(指广州市委办公厅副主任杨颂昆)几个人协助我总结一下这几年在广州特别是在海南搞改革开放的经验教训。我是不写回忆录的。我这些年,不敢说有什么“山珍海味”,但“咸菜萝卜”总是有的.也可以让人们“就饭下酒”,不图扬名,只想给后人多些借鉴。二是想回海南特别是洋浦看看。有人说,“中国的改革开放看海南,海南的改革开放看洋浦”.这个说法不全面,可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洋浦,确实牵动了好多人的心,寄托着好多人的希望。我准备参加今年召开的中央全会和人代会,就是要为海南、为洋浦开发说说话,我有很多话要给中央说说,尽到我的一份责任.

我把许书记讲的这两件事,向省委、政府的领导作了汇报。省领导嘱咐我:要把许书记关于特区建设的经验总结出来,也算是完成了省领导交给我的任务吧。后来,许书记病情有变,他要回海南、回洋浦看看的愿望,要去参加中央全会和人代会的愿望,都没能实现,成了永久的遗憾!

1991年春节.我和(海南日报海外版)副总编萧保聪特地赶到广州为他拜年。到了那里我才知道,在要不要去北京开会的问题上,他和家人正僵持不下,许书记的弟弟许士鉴(广东省人大常委、原省农业厅厅长)告诉我:“我哥哥坚持要去北京开会,我们家里人理解他的心情,是想去为洋浦说几句公道话,可是担心他的身体受不了.所以都不赞成他去。已经和他谈过几次了.都不行,他说等永春来了再商量。你这次来了正好,我们一起劝劝他。”当时我很为难,和家里人同样担心他的身体经不起折睛,但许书记的真实病情我知道,这次如不让他去北京开会,以后可能就没有机会了,他会为此而遗憾终生的,我把这个情况报告给省委常委、组织部长李志民,他也有些为-难,总的倾向是遂许书记的意愿,但必须采取妥善的应急措施,如住在北京医院里.参加开幕式,在会上把想说的话说完就提前回来。许书记对大家的矛盾心情是理解的,没有特别的坚持,但也始终没有同意不去开会,而且通过省人代会向全国人大报了名,据说大会还给他留了房间。由于家人特别是医生的坚持,他没有成行,而根据病情需要很快做了第二次大手术。透过这件事,看得出,许书记有种为洋浦开发事业豁出去了的想法,他把自己的身体和生命看得很轻很轻,而把洋晡开发和海南的开放事业看得很重很重。

报纸上不断传来中央决定开发上海浦东的消息。许书记从他那极贫极弱的躯体中又进发出不可遏制的豪情.他写道:“由海南到上海,由洋浦到浦东,真是个改革的潮流,浩浩荡荡,不可阻挡,顺之者昌,逆之者败.我思及此,畅快之情不可言喻。”于是,他写下了《源人与风波客》诗一首:
桃源洞里人,
竞作风波客。
惜与世隔离,
一切皆生陌。
以背时观念,
胡言青改革。
横指引进为“邪说”。
妄议开枚是“揖贼”。
缪把商业行为当“卖国”
面对国际惯例乱指摘.
不符僵脑不顺眼,
不懂法规与政策。
看八公山何疑怕,
杯弓蛇影惊心魄。
讲台报刊发呓语,
想阻乘风破浪之巨舶。
自住桃源不懂穷山僻冷之荒凉,
想阻人民建成鸟语花香之家宅。
断言主张土地有偿出让者,
将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被指责。
可伶诳语奉一年,
事实面前,碰得磕头与烂额。
此君空有知识分子之虚名,
原来只是愚昧加闭塞.
风波客应鼓顺应潮流之东风,
倒行逆施到头只能是败北。

许士杰就是这样一个人,具有非常鲜明的个性,为了坚持党的原则,坚持改革开放,他坚定不移,始终不二。他用心血酿成诗词,勤遭人们切莫学那、切莫做那“桃源人与风波”,否则,“尔曹身与名俱裂,不废江河万古流.”他非常怨恨那些“风波客”,虽然“不可能使河流倒转.巨舶反航,却也耽搁了时间,影响了速度,洋浦的开发也因此碰到了一些问题,错过于一个良好机遇。”但他还是教育、说服他们,不要抱残守缺,帖到改革开放的对立面,而应从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鼓顺应潮流之东风”.这说是许士杰的为人,在原则问题上从不让步,甚至要对错误的东西批个体无完肤。但他心胸坦荡,宽以待人,愿意五湖四海的人们团结一心,为中国的改革开放事业“挥鞭”、“奋蹄”。

许士杰同志虽然因病离开了海南、离开了省委书记的岗位,但他十分关注海南的开发和建设,关心有关洋浦的动态,除了两次大手术后的几天时间和病危后的弥留之际,他都坚持看《海南日报》,向来看他的干部群众了解海南的建设情况.他对他的继任者邓鸿勋同志寄予深深的期望。邓鸿勋书记来海南上任的前夕,到医院去拜访他,他深情地对邓书记说:你在江苏很有政绩,相信你到海南主持工作,会比我做得更好.在此后的日子里,每逢省里的领导去看望他,他都一再嘱托.一定要支持邓鸿勋同志的工作,要相信在他的领导下海南会有一番作为。确实被许书记言中了。在省委、省政府一班人的共同努力下,全省上下以开拓进取的精神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开放和各项工作,使海南在4年特区建设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正在实现着以超常规的速度发展特区.特别是洋浦开发区的理想就要付诸实践了,海南新一轮改革开放和开发建设的高潮已经来到。看到这一切变化,许书记一定会含笑九泉的。

海南有今天,洋浦有今天,无论时间如何推移,人们都不会忘记,许士杰是为之奋斗,为之积劳成疾,为之倾注最后一片心血的。正如刘剑锋省长在“深切缅怀许士杰同志大会”上所说的:“士杰同志对海南一往情深,把自己最后的光和热献给了海南的特区建设事业.”“他在病中还念念不忘洋浦开发,通过诗文表达心意,辨明是非,为洋浦开发鼓与呼。”许士杰与洋浦,洋浦与许士杰,水远紧密地联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