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历史许士杰的相关文章

洋浦开发——为特区发展开拓新路子

日 期:  2011/2/14 9:34:04 提供者:w

许士杰病重住院期间,我得以有更多的时间陪伴他聊天。有一次,我问他:“您总是对掀起‘洋浦风波’的那几个人耿耿于怀,甚至失之儒雅,写诗骂他们。有人不理解。劝您别太认真了”。他苦笑了一下,反问我:“永春,你是搞理论工作的,你辛辛苦苦、深思熟虑构思了一篇最为得意的文章,正待挥毫动笔的时候,有人突然无端指责你,写这篇文章是浪费笔墨、误人子弟,使你想写不能写,还没动笔,就遭来满天大帽子。对此,你能无动于衷吗?”这时,我发现他出气有些粗,内心很激动。我真后悔,不该提这个话题,心想他一定生我的气了,“别人不理解我,难道你当秘书的也不理解我吗?”其实,我不是不理解他的良苦用心,而是实在忌惮那些人写诗回骂,会伤害他本巳贫弱的病体。

我很清楚,许书记(请恕我这样称呼惯了,就让我这样称呼下去吧)提出并极力主张搞洋浦开发区,是想为中国的改革开发搞一块试验田,为中国最大的经济特区探索一条新路子。选择洋浦,吸收外资,搞成片开发,是他“辛辛苦苦、深思熟虑构思的一篇最为得意的文章”。

建省办特区的起初阶段,许书记和梁湘、刘剑锋、姚文绪、鲍克明等同志议论最多的一个话题,就是如何认识海南、建设海南。他认为,海南与深圳、珠海等特区不同。说海南有地理优势,是相对于更适合大开放来说的,若论和香港、澳门的距离,深圳、珠海、珠江三角洲比海南优势大,三来一补、来料加工项目,人家愿在那里搞,不会舍近求远到海南来。深圳开始办特区,各方面都给开绿灯,而海南办特区一开始就比别人慢了好几拍,国家又不可能给大的投资,基础差,底子薄,起点低、目标高的矛盾特别突出。要想把海南特区搞上去,非得寻找能大规模引进外资和台港澳资金的新路子不可。

许书记和省委一班人清醒地看到,海南基础差、底于薄,是先天生成的劣势,不能不接受,不能不继承。但海南又有许多优势或潜力,最大的优势,是四面环海便于“封闭”搞大开放;海南有三万四千多平方公里的陆地面积,有一千多万亩荒地,滩涂,有近三百万平方公里的海域,有非常丰富的海洋资源、热作资源、旅游资源可供成片开发。他们认定,整个特区建设,要在打基础中前进,同时要大力吸收外资和台港澳资金搞成片开发,这是海南特区唯一可选择的发展路子。为此,他们为海南岛划分五大经济圈。与此同时,洋浦开发区的设想应运而生了。“熊谷组”于元平老先生想在洋浦搞个三十平方公里的开发区,从基础开发搞起。谈判、探讨正在进行,各种议论就接连不断地传到许书记这里来,有充分肯定,热情支持的,有原则肯定、具体否定的,更多的是有疑虑、有担心。一是疑虑熊谷组炒地皮、不上项目,二是担心地价低,农民接受不了,三是疑虑主权转移。

那一段日子里,许书记每天少言寡语,陷入探深的沉思。有时整天谢客,关起门来翻阅文件、资料。有一次把我叫进去,“你说主权的标志是什么?”我知道他这样问一定是有了明确的观点需要阐述。我默默地坐在那里等他的下文。果然,他看了我一会儿,继续说下去:“洋浦开发区要按照省政府的统一规划搞,行政、公安、税务、邮政公路、码头都在政府的有效管理之内,主权在我不必顾虑。”他又问:“你了解洋浦那个地方吗?”我清楚这是他转话题的专语,因为他知道我从未去过洋浦。“洋浦那个地方,是三多三少,石头多、仙人掌多、荒地多,水少、林木少、村庄少。那地方已经沉睡了几千年,难道还让它继续沉睡下去吗?什么叫炒地皮?”谁有本事到那荒凉地方炒炒看看,连起码的地产常识都不懂。没有投入哪来的产出。荒地基础开发,每平方公里至少要投入1—2亿人民币,30平方公里是多少。我们拿不出那么多资金往荒地里投,还不愿别人来投,没道理。根本不用耽心人家不上项目,不上项目人家怎么回收资金?天下没这样的傻子。投下巨资搞三通一平而不上项目。致于农民的工作嘛,关憾在统一干部的思想认识。”许书记越说越兴奋,一扫他这几天的沉默。显然,经过反复思考,他看准了,心里有散了。这天中午。他特地带了一瓶酒到小餐厅,和一起在那里就餐的刘剑锋、李志民,缪思禄、丁果及秘书们分。

一天傍晚,华海公司一位负责人来向许书记反映。儋县领导和熊谷组在地价问题上谈不拢,熊谷组的人已经走了。第二天许书记就驱车赶到县里,和县里一班人坐下来开会。他没有恼怒,没有批评,和平日一样温文尔雅,胸有成竹。他端起小本子,认真记录下县领导们的意见,问题集中到一点——地价,熊谷组方面坚持2000元一亩地,县里认为这个大低,农民不好接受。许书记听完县里的意见,又详细问了洋浦30平方公里内有多少可耕地,青苗、树木和村庄,之后,为县里领导算了一笔帐:他从农民的现有收益到土地出让及开发起来后的收益算起,从县里目前状况算到洋浦开发后可能得到的带动性发展,从儋县一个县的发展算到周围邻近县可能的获益,从一个洋浦地区的崛起算到全海岛的开放与开发,没有摆大道理,没有说教,都是入情入理,实事求是一本帐。他的话讲完了,县领导们从聚精会神的记录状态中抬起头。从表情看得出,大家想通了。书记和县长表示,要层层向下算笔帐,相信会算通的。事隔不久,熊谷组和县里又重新坐到谈判桌旁,签订意向书,缴下土地预定金。后来在洋浦风波中,儋县的广大干部群众从未动摇过。与这次细致的“算帐”不无关系。

从儋县回来后,许书记在各种场合反复讲开发洋浦的意义:成片开发是根据海南特区实际确定的发展路子,而洋浦开发则是成片开发的重点和示范区,是为特区发展开拓一条如何“引岛筑巢”,搞成片开发的新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