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经济黄鸿明的相关文章

全国总工会建议增设欠薪罪 收入分配应纳入考核

日 期:  2011/1/14 13:39:20 提供者:w

全国总工会建议增设欠薪罪

对欠薪逃匿追究刑责;将推动最低工资标准提高;建议把收入分配纳入政府考核

继3月6日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张鸣起做客央视呼吁在刑法中设立“恶意欠薪罪”,昨日,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新闻中心举行的更为正式的集体采访会上,全总保障工作部部长邹震再次提出增设“欠薪罪”。他称,全总将推动使各地最低工资标准达到当地社会平均工资的40%-60%水平。

收入分配应纳入政府考核

有记者问,在目前贫富差距拉大的背景下,如何落实总理报告中“提高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

邹震介绍,全总的相关调查显示,75.2%的职工认为当前收入分配不太公平,有61%的职工认为普通劳动者收入过低是当前社会收入分配中最大、最突出的问题。

邹震表示,全总有5条建议。总理报告中提出,要逐步扩大初次分配中劳动报酬所占的比重以及在国民收入分配中居民收入的比重。应该把这一要求纳入到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中去,并且把它作为各级政府及其主要负责人的重要考核目标。在国有企业,应该建立国有企业的高级管理人员和普通职工工资收入的增长相挂钩的机制。

推动建立工资集体协商制

邹震介绍,全总将进一步加大有关工资分配的立法力度,进一步出台工资条例,同时建议全国人大对刑法进行修订,增加“欠薪罪”,明确对欠薪逃匿等恶劣的行为追究刑事责任。发挥政府指导作用,逐步提高最低工资标准,使各地的最低工资标准能够达到当地社会平均工资的40%-60%。

邹震说,推动企业建立工资集体协商制度,提高企业工资分配中的职工参与度。邹震说,欧美国家工资集体协商是企业分配的一个基本制度。在中国,在非公有制企业、民营企业和劳动密集型企业以及中小企业大力推动建立工资集体协商制度特别重要。

邹震说,要努力解决因为垄断、户籍这些问题对职工收入分配制度带来的负面影响。因此要继续深化市场经济体制改革,完善社会保障和税收制度,加大政府对社会保障的投入。

人大代表蔡昉

农民工工资有望上涨

面对“民工荒”,今年沿海城市的农民工工资很可能出现上涨。在十一届人大三次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蔡昉在接受媒体提问时表达了上述观点。

此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党组成员、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韩俊表示,沿海城市“民工荒”最主要原因之一是以农民工群体为代表的工人工资低、劳动强度大、用工制度非常不合理。

“民工荒”对农民工工资有何影响?对此,蔡昉认为,目前农民工长期大规模转移外出打工,在城市就业。农民工已经不再是城市就业的一个普通因素,在很多行业都已成为就业的主导因素,农民工进城务工、居住已经不可逆转。

“农民工短缺现象在很多经济发达省份都存在,农民工劳动力的供求关系已发生一定变化。”蔡昉分析,基于劳动力供求关系的变化,今年农民工工资很可能会有更快的上涨。

蔡昉称,其实在2007年以后,农民工工资的上涨速度还是很快的。即使受金融危机影响,农民工资也呈两位数上涨。今年企业劳动力相对短缺,可以预期农民工工资会上涨更快一些。

热点回应用工荒

“广东用工是结构性短缺”

广东省总工会主席表示经济向好,用工竞争引起用工短缺

记者提问:广东省用工荒很严峻,农民工工资是否太低了?

广东省总工会主席邓维龙:广东在用工方面供大于求。目前,广东在用工方面形势总体比较平稳。广东去年一年新增就业人数达到172.3万人,占了全国新增就业人数的1/6。广东目前就业人数总体上达到5600多万人,占了全国的1/5。

目前广东主要是结构性的用工短缺:大企业不缺,中小企业缺;普工不缺,高级技工缺;长期稳定的工不缺,那些季节工缺。

广东用工荒的结构性短缺主要原因是经济向好。一些企业增机扩产,增加了用工量。二是持续发展的用工竞争引起的用工短缺,由于内地的一些省份经济发展,一些普工就近就地就业引起了这个问题。三是一些农民工回乡以后就地就业。

广东目前解决结构性短缺的办法是加大工人的培训力度,通过培训提高普工的技能;加强省市的合作,缺工人的市都派出人员都到周边的市去招工。

工人维权

“工人维权声音弱小”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张鸣起表示,提议人大政协增加工人代表

记者提问:在发生比较大的维权事件时,很多工人的声音是听不到的,也鲜见媒体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怎样保障基层工会的工作?怎么维护工人权益?

全国总工会副主席张鸣起:这也是我们关注和遇到的一个问题。在碰到这样的一些事件或者事故时,我们也感到工人的声音是弱小了一些,我们也在加强这方面的工作。

一方面是加强基层工会的建设,提高基层工会主席和组成人员在这方面的素质。另一方面,也在试行由上级工会代下级工会行使权力,以避免企业工会和企业的管理者、老板同在一个工会内,提意见维权不方便的问题,由上级地方工会直接代行下级工会的权力,以加大这方面的声音。

全总也提议在人大、政协当中能够增加工人方面的代表,提高他们的地位,使他们遇到问题的时候话语权更多一些,能够代表工人来说话。

工会维权

“工会发工资帮工会主席维权”

全总今年拟投2000万元,试点推行各级工会承担其工作者工资

记者提问:深圳一家造纸企业工会主席被非法解雇,有些地方甚至还发生了工会主席在履职过程中被打事件。如何才能让企业的工会主席更好地履职?

全总基层组织建设部部长郭稳才:毋庸讳言,在中国的少数企业,劳动关系有时还是比较紧张的,甚至还有冲突。在这些企业,工会主席要履行职责,要维护职工权益,要承担一定的风险。

这几年,由于基层工会主席的维权,曾受到企业经营者打击报复或不公正的待遇事件屡屡发生。全国总工会要求各级工会拿起法律武器,法律规定不得随便解雇工会主席。同时全总也很重视机制建设,制定了企业工会主席保护办法。

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工会主席权益保护,近年基层有一个创造:从社会上招聘职业化的工会干部,由上级工会出他们的工资,把他们放在乡镇街道、社区工会来维护职工的权益。这样就摆脱了“端老板的饭碗不敢维权”的状况。全总去年在山西召开会议,力推这个模式。

今年全总要展开职业化工会工作者的工资由各级工会承担的试点。全总今年准备投入近2000万元来做这项工作。这项改革将使工会主席从根本上摆脱“端老板的饭碗、受劳动关系束缚不敢维权”的状况,使工会组织的维权力度更大一些,实效更多一些,措施更实一些。

广东创鸿集团董事长黄鸿明

即使涨工资涨幅也不大

面对“民工荒”,沿海城市的企业是否会提高农民工工资?

昨日,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创鸿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黄鸿明表示,他认为这个现在看还不好说。

“我和其他公司的老总也聊过这个问题,大家现在还都没有需要靠涨工资来留住工人。”黄鸿明称,如果今年这种“民工荒”愈演愈烈,他不排除会用涨工资的方式来留人,但是即使涨工资,涨幅也不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