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姚璇秋的相关文章

为百姓的文艺”让艺术家永远不老

日 期:  2011/1/3 11:18:39 提供者:w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昨天,广东首届文艺终身成就奖颁奖典礼上,曾创作出影响一个时代的艺术经典的广东文艺家们再度出现在我们眼前,他们尽管有的已腿脚不便、乘坐轮椅,但大多都鹤发童颜,精神矍铄。他们曾经创作的那些作品,人们至今仍耳熟能详,从未老去。

“15位获奖艺术家均为我省戏剧、美术、音乐、影视、文学等艺术领域的杰出代表,德艺双馨,在全国文学艺术界具有广泛影响力,体现了我省文学艺术创作的最高成就。广东首届文艺终身成就奖的成功评定,确定了我省文艺事业发展的标杆。”省委宣传部副部长顾作义介绍说,由于有参评标准,首批获奖的15位老艺术家参加文艺工作都超过60年(作家50年,以首部公开发表的文学作品为准)。如今他们已是耄耋老人,但他们之中的许多人还活跃在舞台上,是文艺界不老的、活的“标杆”。昨天的颁奖典礼上,他们妙语连珠,尽显不老风骨。

他们的艺术为百姓而生

颁奖典礼前,省委书记汪洋、省长黄华华到贵宾室,一一与这些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们握手。汪洋说,这些老艺术家们许多作品,对几代人的成长发挥过作用。“你们的艺术品的和艺术成就,是能让人们一代又一代挖掘的宝藏,不是几句话就能评价概括。”

在他们的年代,文艺讲究为人民服务,“艺术为百姓而生”是他们毕生最大的艺术命题。如今,艺术遭遇到市场更多诱惑,这些老艺术家们留下的作品,以及他们毕生的艺术,似乎都已不可复制。而他们获得终身成就奖,更让这些曾经“失落”的价值重新彰显。

“我把自己所有的画都捐给了国家,没给子女留下一幅。我的艺术来自于百姓人民,现在返还给百姓人民,就是我艺术的最好归宿。”发表获奖感言时,著名画家杨之光说自己一生就做了四件事画了一批与时代同步的画;培养了一批优秀的学生;捐出所有作品给国家;晚年投身到青少年艺术教育之中。而他又坦言,“捐出自己的所有作品”是让他最自豪的,是一生最大的动作。

如今已85岁的著名粤剧表演艺术家红线女,更是在讲台上讲述了“艺术为百姓而生”的话题。她回忆说,解放前在香港,自己其实并不知道演戏是为了什么,“哪里给的钱多我就去哪里演”。但1956年,红线女毅然选择了回祖国大陆发展,回来之后才明白艺术的真谛不应该是只为钱,更应该为人民、百姓演出。“如果不是回到大陆,我可能一辈子还不知道什么是艺术的正途。”红线女还笑说,自己最少要活到95岁,而生命的最后一天也要为人民和百姓演出。

他们的风骨激励后人

文艺终身成就奖不仅是一个荣誉,对于中青年文艺家来说,更是一种标杆和榜样,只有一代代薪火相传才能成就广东文艺的繁荣。汪洋在会见获奖的老艺术家们时说,希望年轻一代艺术家、文学家,学习老艺术家们执著奉献的高尚情操和勤学苦练的拼搏精神。

广东画院院长许钦松认为,获奖的老艺术家们之所以能成为大师,是因为他们永远将目光放在当下的社会与生活中。正如潘鹤当年从澳门到广东,将个人命运与国家捆绑在一起,才成就了那些影响深远的作品。

粤剧名伶倪惠英说,老一辈艺术家们都很注重传承,同时又创造了自己的新的流派,在艺术的长河里留下了光辉的一笔。如红线女的“红腔”、罗家宝的“虾腔”都具有创造性,这也是他们能自成一派的原因。同时,他们又将艺术归结于人民,关注观众,从而使这种流派能被群众接受,能深入群众并流传。“我以为,流派的形式通常是大师形成的一条道路。”

15位获得“文艺终身成就奖”的老艺术家作为“标杆”,如何激励广东文艺界后辈迎头赶上,出现更多名家大师?“大师”的称呼遍地,而实际上能够潜心做艺术的却是凤毛麟角。倪惠英认为,这是一个快餐文化的时代,沉淀太少。“艺术都需要沉淀,才能够出好作品、大师。艺术培养观众,观众也培养艺术,影响艺术的发展。大师的出现是社会的培养,大师要打磨、沉淀、历练才能出现,同样也需要有舞台。我想,在一个转型期,当人们冷静下来,艺术的回归会变得成熟。”

许钦松则认为,年轻的文艺家们要继承老一辈的社会责任感,关注时代和社会的精神,耐得住寂寞。“艺术家要知道艺术高点在哪里。要耐得住寂寞,大师都不会处在小伙子当中,因为大师的作品都经过了时代的检验,这是一个必经的历程。”

他们按下“手模”收藏在省博物馆

15位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领到的奖杯别具深意,奖杯以“人”形作为基本元素,翩翩起舞、心手相连,合力而形成一个皇冠,象征文艺是崇高而美丽的事业,是搭建人与人心灵交流沟通的桥梁,是美化心灵、丰富人们生活的主力军。

昨天,首批获得该奖项的老艺术家们在现场按下“手模”,并签上姓名,被运送到广东省博物馆中收藏展示。

获奖艺术家感言

张良:60年,我努力了

颁奖词:导演的电影《雅马哈鱼档》、《女人街》等成为“新南国”影片的代表。他在银幕上塑造的董存瑞这一英雄人物形象,家喻户晓,鼓舞了几代人;而他执导的《雅马哈鱼档》等多部影片,在艺术上勇于创新,屡创“低成本、高票房”的奇迹。

获奖感言:我15岁参军,从东北解放到抗美援朝,一路从战斗中走过来。我不会演戏,也不会导戏,都是部队领导教会我。这60年,我努力了,所以今天拿到这个奖我很高兴。

梁素珍:要让汉剧拥有更多年轻观众

颁奖词:奠定了汉剧在全国戏剧舞台的地位,使广东汉剧拥有了“南国牡丹”的美誉。从艺以来,她先后担纲了70多个剧目的主演,三次进京汇报演出,被誉为广东汉剧的“看家戏宝”和“嫣红的山杜鹃”。

获奖感言:汉剧是广东三大剧种,拥有百年历史,但汉剧未来的发展在于能不能拥有更多自己的观众。现在,我们尝试将汉剧推广进入大学、中学,希望汉剧能够在未来拥有不会流散的观众,他们才是汉剧生存的明天。

张永枚:人民是诗人的母亲

颁奖词:作品被誉为“具战士风格”的诗作。《人民军队忠于党》列为国家、全军仪式歌曲;《骑马挎枪走天下》等获全国、全军优秀歌曲奖。此外,代表作还有诗集《新春》、《海边的诗》;长篇小说和纪实文学《红巾魂》、《省港奇雄》等;戏剧《五朵红云》(文学执笔)、《平原作战》、《红松店》均拍成电影。

获奖感言:走过新中国60年,是人民给了我创作的动力,人民是诗人的母亲。广东的“打工诗人”身处最底层,却用诗歌写他们的甘苦、希望、欢乐,这是一种好的趋势。希望在青年。

罗家宝:带更多徒弟传承“虾腔”

颁奖词:首创粤剧“虾腔”,成为当今粤剧主要唱腔流派之一。他的表演精湛洗炼,温文儒雅,风流倜傥,被誉为“小生王”。他被广东粤剧界称为独一无二的“虾哥”。

获奖感言:我现在最希望的是,能培养多一点新生力量,我现在又带了5、6个徒弟。我没什么钱,但幸运的是现在政府重视起来了,我希望政府能够支持我带更多的徒弟,把“虾腔”传下去。

王为一:人老了,电影心不死

颁奖词:被誉为中国电影史上的活化石,首开南国电影流派。作为一位百岁老人,他开南国电影风气之先,引领了广东电影的第一次浪潮。

获奖感言:我做电影做了78年,得到这个奖百感交集。时代变化得太快,我年纪大了,跟不上了,但我的电影心一直不死。

陈翘:要振兴“岭南舞派”

颁奖词:被誉为“黎族舞蹈之母”。其代表作《三月三》,《草笠舞》,《喜送粮》,《摸螺》等,是二十世纪中国舞蹈艺术的名篇佳作;她对民族舞蹈事业贡献突出,特别是以其作品构成的中国黎族舞蹈系列,在国内外受到高度评价。

获奖感言:十几岁的时候作为文工团员,我去海南岛考察少数民族舞蹈,那里很多蛇和虫,我当时没有任何害怕,就好像现在开发大西北那样自豪。这几年我提出来振兴“岭南舞派”,我希望岭南的舞蹈形成一种区别于北方的风格,就像岭南画派那样形成岭南舞派。

陈国凯:刻画时代的“伤痕”

颁奖词:是“伤痕文学”的代表作家,在不同时期都创作出了有标志性意义的作品。代表作品有中短篇小说《我应该怎么办》、《羊城一夜》,长篇小说《代价》、《好人阿通》等。

获奖感言(由夫人代领奖):感谢省委、省政府颁发这个荣誉给陈国凯。

梁伦:告诫下一代不要为钱而舞

颁奖词:我国首个系统提出发展中国舞蹈见解的人。他开拓了民族化、大众化的中国新舞蹈艺术,创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舞剧,成就巨大。他是著名舞蹈编导家、舞蹈教育家。1945年和陈蕴仪创立中华舞蹈研究会。1946年深入云南少数民族地区采风,和王松声、赵沨组织彝胞音乐舞蹈大会,让少数民族文化艺术登上舞台。1959年又创办了广东舞蹈学校。

获奖感言:能够获得终身成就奖,是对我几十年来为人民而舞的鼓励。现在,艺术也进入了市场时代,我认为,政府在艺术年轻一代的培养上,不仅要培养他们技术,更重要的是培养他们高尚的品质,不能是为金钱而舞,广东的舞蹈才可能有世界水准。

潘鹤:要勇于抒发当代情感

颁奖词:首次将城市雕塑创作引入高等艺术教育领域,是雕塑艺术教育改革的先行者。他走过的85个春秋,经历了16次战争,38场政治运动。他将良知熔入雕塑,用《艰苦岁月》、《开荒牛》、《自我完善》完成了对人生、对艺术的诠释。

获奖感言:我经常说美术对人是潜移默化的,美术是艺术的部分,但并不是简单的歌舞升平,人生短、艺术长,短暂的人生如何留下无限的艺术?就是要把这个时代要讲的话凝固在作品里,留给后代。

姚璇秋:传统潮剧要紧跟时代

颁奖词:被誉为“潮剧金嗓子”,在实践中形成独特的潮剧表演风格。从一位火柴厂的小童工,成长为蜚声中外的潮剧表演艺术家。她继承了潮剧青衣旦行的传统表演程式,又广泛学习融汇兄弟剧种的表演艺术,对潮剧的创新与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获奖感言:潮剧有400多年历史,但是作为一门古老的艺术,它必须紧跟时代的发展。现在一些现代戏中,已经开始使用铜管等作为配乐,我觉得古装戏也可以适当用西洋乐器作为补充,只要不掩盖它的本源。

梁信:希望文艺作品能让下一代健康

颁奖词:坚持现实主义传统,在电影民族化、大众化方面作出了贡献。他手中那支如椽大笔,促使了《红色娘子军》这部红色经典影片的诞生。

获奖感言(因身体原因未到场,通过VCR发表感言):大家看到的我是个老头,作为一个老军人,我爱你们。希望能借助文艺的力量,让我们的下一代、第三代都能健康成长。

杨之光:最后一段生命献给艺术教育

颁奖词:在中国画人物肖像及舞蹈人物速写技法方面具有开创性贡献。他创造了别具特色的没骨写意人物画法,本身也是一名铁骨铮铮的汉子。

获奖感言:我心里装着祖国、百姓人民,没有这样的感情,我的工作可能就没有意义了。我现在身体不好基本封笔了,但创办了杨之光美术中心培养青少年,我相信“少年强则中国强”,我也愿意将我最后一段生命奉献给这个事业。

金敬迈:作家应成为社会良心

颁奖词:代表作《欧阳海之歌》发行近3000万册,成为当代中国小说发行量之最。代表作还有长篇小说《好大的月亮好大的天》,话剧《欧阳海》、《神州风雷》等。

获奖感言:这个奖杯一定很烫,因为它意味着责任、期待,良心的负担。一个作家只有成为社会的良心,才能担当起“作家”这个称谓。人生很短,成就很渺小,只有历史才是值得尊重的。

红线女:为百姓演到最后一天

颁奖词:粤剧红派艺术创始人。她是粤剧界的翘楚,独具特色的“红派”表演艺术开创者。她所创造的“红腔”,令观众如痴如醉。她以高超的演技在100多部粤剧、90多部电影中成功地塑造了经典艺术形象。她在追求艺术的道路上永不停步,是粤剧界的不老传奇。

获奖感言:艺术不应该是只为钱,应该为人民服务,这不是一句空话,我后来才真正理解艺术的真谛,它必须能为人民和百姓演出,这其中的乐趣让我感到是一件荣幸的事。我希望自己最少活到95岁,能为人民百姓演出到最后一天。

郑秋枫:《我爱你,中国》也是“我爱你,广东”

颁奖词:用优美的旋律创作了大量歌颂党、歌颂祖国、歌颂美好生活的音乐作品。一曲《我爱,你中国》,唱遍大江南北。在60多年的艺术生涯中,他创作了大量风格迥异的作品。

获奖感言:我在广东生活了50多年,广东就是我的第二故乡。《我爱你,中国》是在广州写的,这首歌的所有灵感、形象都源于广州,因此,这首歌实际上是“我爱你,广东”的翻版。随着时代的变迁,我也在更新自己的音乐形式。

现场花絮

王为一电影心不死

98岁高龄的王为一可以称得上广东电影的“世纪老人”,也是本届获得终身成就奖的艺术家中唯一一位超过90岁的,主持人杨澜一上来便打趣说:“王老是正宗的‘90后’。”然而,这位从影78年的“90后”艺术家,却直言自己至今仍然“电影心不死”。

“这么多年下来,拍电影成为爱好和习惯,离不开了。”王为一说,现在他还住在制片厂里,为的就是那种拍电影的氛围,和老朋友聊天,还常常回忆起当年拍电影的热闹场景。

红线女自叹如18岁

“别人说我85岁了,但我心里感觉自己只有18岁。我妈妈有105岁,我可能没有那么长寿,但我至少能活到95岁,我也希望能够为人们演出到最后一天为止。”现场,杨澜称红线女为“鹤发童颜、风华绝代”,她这般有风采的讲述后,杨澜则赞她“不仅有风华,更有风骨”。

张良奖杯献给金婚妻子

“2011年春天就是我和妻子王静珠金婚的纪念,我们是真正携手走过50年‘风雨情’的。”当著名电影导演张良在领奖台上说出这句话时,所有观众都“哇”了一声。张良说,他的艺术生涯中每个转折点都有妻子的鼓励与支持。

“1957年‘反右’运动的时候,我几乎被人打成右派,没有姑娘敢接近我,只有王静珠对我说:‘你是人民的好党员,你不是右派。’”这句话张良记了一辈子。“文化大革命”时,张良被打成“牛鬼蛇神”,开除党籍,下放到东北,连张良都以为王静珠会和自己划清界限,但王静珠只是默默地跟着张良去东北,风里来雨里去从未离开过。“文革之后,我没法当演员了,王静珠劝我当不了演员就当导演,我给你写剧本。”张良所有的代表作,包括《雅马哈鱼档》、《少年犯》都是妻子写的剧本。

“这个终身成就奖我要献给爱妻,这个奖应该有她的一半。”当张良大声说出这句话时,他激动得哽咽落泪。

杨之光妙论艺术像爱情

“如果艺术是一位女性,您对它会有怎样的情感?”主持人杨澜这样问艺术家杨之光。杨之光几乎没有迟疑地说,如果艺术是一位女性,我会全心全意爱她,爱到死,永不变心。

由于身体不适已经宣布封笔不再作画的杨之光,现场挥毫写下了“海纳百川”四个大字。杨之光说,这四个字可以代表广东精神,因为广东这片土地历来宽容很大,古今中外只要是好的都能包容和吸收。


金敬迈自嘲“世界纪录保持者”

当80岁的著名作家金敬迈阔步流星走上领奖台时,主持人忙称“金老师”,但幽默的金敬迈却说:“我没当过老师,叫我‘老金头’得了。”得了“终身成就奖”,著名作家金敬迈的第一句话是:“这个奖太吓人。”在金敬迈看来,对于人生和艺术的追求永远不可能停止,“终身成就奖就相当于世界纪录”。但是,就像百米赛跑的世界纪录总会突破10秒大关一样,人们必须时时突破自己,哪怕只前进0.01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