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陈翘的相关文章

陈翘舞蹈:海南岛的金项链

日 期:  2010/11/9 14:42:51 提供者:w

 陈翘舞蹈:

海南岛的金项链11月27日上午,瑞雪纷飞的北京,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庆贺中国舞蹈家协会60华诞的纪念大会上,几度将海南舞蹈推上国际艺术殿堂的陈翘、刘选亮夫妇,双双荣获中国舞蹈艺术“卓越贡献舞蹈家”称号。

从1953年的15岁至1983年的45岁,陈翘在海南五指山区工作生活了整整30年,用自己青春的缤纷激情与创造智慧编导的中国黎族舞蹈系列,完成了两种质的飞跃:一是将黎族自然传衍的舞蹈,升华为时代的舞台艺术品;二是通过这批舞蹈精品或经典,完成对黎族舞蹈语汇系统的构建。这些都在国内外受到高度评价。

黎族之舞走向国际艺术殿堂舞史书上,常引用一位西方舞评家的话:舞蹈,是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的金项链。陈翘所编的海南舞蹈,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至九十年代,一直是代表国家与民族的“金项链”,展示海南自然的瑰丽,民风的纯美,民情的多姿,文明的悠久,文化的丰厚,而炫耀于国际艺术殿堂的。

早在1957年7月,陈翘舞蹈《三月三》,就被国家选送参加在莫斯科举行的“第六届世界青年联欢节”交流表演节目。斯拉夫人、日耳曼人、俄罗斯人等,抛帽子、吹口哨,倾情欢呼“契达依”(中国)!“哈拉绍”(好)!尔后中央歌舞团、中央民族歌舞团等,每每携带出国,逢场必演。次年春上,东德国家电视台率先万里迢迢赴琼重温“三月三”,还拍摄了陈翘另一舞蹈《碗舞》回国播放。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则将《三月三》拍入《南方之舞》,拷贝国内外发行。

1962年8月,陈翘舞蹈《草笠舞》,一举摘下了在芬兰首都举行的“第八届世界青年联欢节舞蹈比赛”金奖。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则拍下该舞辑入《彩蝶纷飞》,拷贝国内外发行。1984年,中国少年艺术团更将陈翘舞蹈《摸螺》,多次携带出国交流演出。香港电影制片厂则拍下了其中的舞蹈片断放入《万紫千红》,拷贝国内外发行。上世纪的后40余年,陈翘舞蹈犹如“远程导弹”,相续连发,呼啸“亮剑”,形成阵势,让海南通过舞蹈走向全国乃至世界。

《喜送粮》红了38年的经典1971年“9·13”事件前后,国内舞坛曾叶凋花零枝敝。然而,次年5月1日和10月1日,首都北京劳动人民文化宫、中央公园的游园节目和所有演出点,却都纷纷隆重上演陈翘舞蹈《喜送粮》。1979年10月1日,在国庆30周年的检阅队伍中,一个千余人的艺术方阵《喜送粮》,浩浩荡荡通过天安门广场,央视直播,史无前例。2007年2月,央视春晚《欢乐和谐中国年》里,作为民族舞蹈经典的《喜送粮》的舞姿、音乐,又一次通过荧屏传遍全国。今年11月28日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礼堂举行的“舞动中国———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暨中国舞蹈家协会成立60周年舞蹈精品晚会”上,《喜送粮》再度亮相展姿。

38年来,一个仅8分钟的陈翘舞蹈《喜送粮》,被全国几十个省市歌舞团、海陆空三军歌舞团学习演出,加上台本场记及音乐等由各类传媒滚动出版、制作及发行,真是红透演遍大半个中国。

陈翘舞蹈海南金项链1994年12月揭晓的“中华民族20世纪舞蹈经典奖”,仅有32个“经典奖”和44个“提名奖”中,海南题材舞蹈就各占两个;两奖的76个作品中,反映黎族生活的则占去三个;若包括现代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在内则是四个!可见以陈翘为首的海南舞蹈或题材,在全国舞坛举足轻重的分量。陈翘是全国第十届政协委员,第七届中国舞协副主席,系全国舞蹈最高奖“荷花奖”民族民间舞评委主任,并以其敢说直说会说而享誉中国舞蹈界。因而2007年,陈翘被评为“广东文化名人”50名之一;今年6月,又获得广东舞蹈艺术“终身成就奖”。

陈翘舞蹈很早便有了“文化产业链”效应:1957年7月,《三月三》在第六届“世青联”上产生广泛影响后,国内人们常用的手帕、火柴盒等处,都印上“三月三”人物的彩色图案;而美术、音乐等文艺形式,也多以“三月三”为题材或素材。

陈翘舞蹈中体现的海南舞蹈审美价值观,给国内外的人们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时,一中国文化代表团访日,馈赠日本天皇的礼物,竟是一尊《喜送粮》人物的特制绢人。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始,原海南行政区歌舞团(即后来的广东民族歌舞团、又改为南方歌舞团)访欧十余国,西方人士纷纷要以一千美金一顶买下富于海南特色的“草笠”(该团亦以此塑像为团徽、文化衫等),而《竹竿舞》中被遗弃的道具“竹竿”,观众则捡来锯短并要求演员签名留念。海南建省后,外国赴琼参观、旅游团,提交要海南方面演出的节目单,大多为上述各舞蹈精品。

华美舞蹈根在海南有趣的是:一次陈翘到乡下采风,村里的老阿婆、业余宣传队的小姑娘,竟争相向陈翘“传授”《草笠舞》的动作。可见,源于“民间”的精华,稍加点染,即成经典,而真正的经典,必然在回归民间中找到它的根。

陈翘作为中国“南方之舞”卓越的领军人物,从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曾六次率团赴台艺术交流,并与其丈夫刘选亮在台湾访问讲学,迹遍各大学、各社团。他俩在台湾舞蹈界享有极高的声誉。80多岁的台湾舞蹈泰斗刘凤学博士,与陈翘因为对彼此的人品与作品的认可,情如同胞姐妹;80有余的台湾原住民(山地民族)舞蹈资深研究专家李天民则认为:“如果说贾作光是蒙古舞之父的话,那么陈翘应是黎族舞蹈之母。”

几年前,当大病刚愈的陈翘,率南方少女舞蹈团来琼,录制完春节联欢节目《黎舞集锦》后,接连访三亚、保亭、乐东等8个市县,共盘桓了19天。当她再次踏上当年产生《三月三》创作冲动的“老地方”———东方市东方镇西方乡西方村时,突然从村里传来迎亲的鞭炮声声、八音阵阵。她心头不由下意识地颤抖,双眼顿时显出惊喜的神色,嘴唇嗫嚅着,喃喃地说:“我和这块土地,是很有缘分的……”

是啊,琼州大地,无山不美,无水不秀,无人不慧,无舞不华!陈翘是用黎族女子纯朴敦厚而又温婉的内在精神所包含的“和”,完成了一系列黎族舞蹈的语汇系统的构建:三道弯、顺拐、碎步摇肩、拖脚小抬腿……将黎族自然传衍的舞蹈升华为具有社会主义时代属性的舞台艺术品,促成了海南舞蹈的特色风格和群体流派。

维吉尔曾经说过:“一个民族经典的过去,也就是它的真正的未来。”陈翘的一系列舞蹈经典与精品的样式风格表明,她对黎族舞蹈语汇的成功演绎,让世界了解到海南岛还有处女般纯净的自然,还有文明典雅的众生,还有风情万种的舞蹈。陈翘的艺术道路、作品与人品穿越半个多世纪沧桑,持久地影响着启示海南舞蹈创作,让海南舞蹈在中国占据重要席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