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陈复礼的相关文章

永不休止地攀登艺术高峰

日 期:  2010/9/4 16:23:06 提供者:w

 在陈复礼先生的客厅里,悬挂着一幅刘海粟的题字,笔锋刚劲有力、文字铿锵有声,这就是“复礼摄影,六法留真,千变万化,不断创新”。短短的16个字,可以说是这位当代艺术大师对一位摄影大师艺术生涯的总结。

 

  艺术贵在创新。尤其是摄影艺术这一行。

 

  “不断创新”意味着不断的创作实践,意味着不停地攀登艺术高峰。而已届耄耋之年的陈复礼先生真有一种永不休止的创作精神。早的不说,仅在1992年8月至10月间,在热浪滚滚的长江三峡两岸,在甘南海拔3600米的玛曲草原,在新疆阿勒泰地区哈纳斯附近的雪地上,在陕北的黄土高原,在四川4400米的巴朗山哑口和四姑娘山下的风雪中,都可以看到这位摄影大师的身影。毫不夸张地说,陈复礼的摄影之路,是一条永不休止地向着艺术高峰攀登之路。

 

  从“发烧友”到摄影家

 

  1916年,陈复礼出生在广东省潮安县一个贫穷的山村。陈父早年读过私塾,知书达礼,嗜好绘画和音乐、读书,还喜爱养花种草,这种家庭的影响,耳濡目染,潜移默化,对陈先生以后的艺术;涯,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再加上潮州农村美丽的风光和多姿多彩的民间艺术的薰陶,渐渐地使他对艺术有一种自发的朦胧的向往和追求。进入潮州省立第二师范学校读书后,他对中国古曲诗词更加喜爱,特别是对那些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更是熟记于心吟诵如流。

 

  1936年,各地军阀混战,农村经济破败,他的家境也逐渐中落,风华正茂的陈复礼不得不孑然一身,离乡背井,闯荡江湖,独立谋生。他来到泰国和老挝边界的一个小镇,在一家亲戚的杂货店里担任售货员、会计、杂务等职。几年间寄人篱下的异国生涯和举目无亲的孤独处境,使他饱尝世态的炎凉辛酸。那时正值抗日战争时期,为民族大义,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遂与若干友人参加由当地华侨进步分子组织的海外抗日救国后援会,从事地下抗日活动。并担任泰国华侨所创办的华人报纸《中原报》的特邀记者。1944年,因不满泰国当局迫害华侨以及其他原因,携家迁到越南河内,与友人创办泰华行,经营进出口生意。

 

  多少年来,学徒生活的磨难和精神生活的苦闷,更激起了他对艺术的追求。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与摄影结下了不解之缘。那是在日本投降之后,陈先生的经济条件已有了好转,还可以利用经商外出的机会练习摄影。一次,他与越南西贡的摄影家陈芳渠先生相识了,早就仰慕芳渠先生的陈复礼决意拜他为师,芳渠先生对这位好学的青年朋友也不吝赐教。不过,当时师傅在西贡,徒弟在河内,一南一北相隔千里,只好通过书信等方式进行求教和交流。

 

  40年代末,陈复礼刚刚走上摄影艺术道路,郎静山先生的作品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他当时认为以人为的方法将甲地山峰、乙地的松树、丙地的亭台楼阁经过剪接拼合做成“集锦”的“画意”风景摄影,是一条学习摄影艺术的“捷径”,只要暗房功夫到家,随便拍些各种题材的照片,便可以在暗房中“东拼西凑”了。于是,在这个期间,他一有余暇便整日埋头于暗房,积累了丰富的放大、合成的经验,曾几次将放大的照片寄给在西贡的陈芳渠先生求教,但是得到的回答是“不行”。陈芳渠先生告诉他:“黑白强调光线,彩照注重色彩。你放大的照片色调不行。”色调不行?什么是色调?为了这两个字,他在暗房不知奋斗了多少个日日夜夜。每当他在放大机下工作的时候,总带着“色调”这个问题去思索、去体会、去摸索和总结。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才慢慢地悟出了什么是色调。原来一幅照片的制作并不只是感光正确、反差适宜就算了事,黑白照片是要靠层次、靠影调来体现其艺术素质的,色调或影调是表达艺术韵味的关键,缺了它,照片就缺了灵气、缺了感人的魅力。陈先生经过这样一个摸索过程,终于有所领悟,他的暗房工夫似乎也得到一个飞跃。这时师傅才满意了。

 

  暗房功夫过了关,摄影的技艺大大地提高了一步,这时,他并不满足于那种“集锦”式的摄影,而是走向实地去拍风光,拍人物,拍花卉,拍静物,摄影的题材日益广泛。在创作风格上刻意追求画意的效果,他早期的作品《香河朝汲》、《昨夜江边春水生》等,就是50年代初期拍摄的,这些作品有着明显的画意的痕迹。 1950年以后,他的作品开始人选国际沙龙。1953年他在河内同越南人及华侨组织成立越南摄影学会,被推选为副会长。当时,他还曾将部分作品寄给台湾的郎静山先生以求教,郎先生将这些作品展出,并在当地报纸予以宣传介绍,称陈先生为“越南青年摄影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