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经济陈有庆的相关文章

陈有庆:危机让我们学会谨慎

日 期:  2010/8/11 15:39:37

 

1997年,一场金融风暴席卷亚洲,泰币一度贬值40%,当时的贷款客户大部分都涉及到外币业务,陈有庆家族的盘谷银行的坏账和不良资产大大增加,整个家族的生意面对重重困难。“那时候很多人卖了房子,带着钱跑到国外去,想避过这场风波。”他回忆,当时情况非常危险,但因为盘谷银行信用好,得到了各界人士支持,最终顺利渡过难关。

盘谷银行是陈有庆的父亲陈弼臣先生在上个世纪四五十年代创下的基业,在亚洲金融风暴前曾跻身世界五大最赚钱银行之列,现在仍为泰国最大的商业银行。在这样的金融家庭长大,陈有庆和弟弟陈有汉看惯了惊涛骇浪。从1955年算起,23岁的陈有庆受命到香港开拓业务,至今他已经在金融界摸爬滚打了54年,经历了半个世纪的金融风雨。

上个世纪40和50年代,陈弼臣先后在曼谷和香港创办了盘谷银行、香港商业银行以及亚洲保险公司。此后,两地的业务逐渐交给两个儿子陈有庆和陈有汉管理。1990年,香港商业银行和亚洲保险整合成立了亚洲金融集团,同年在香港联交所上市。1995年,为统一形象,身为亚洲金融集团主席的陈有庆把集团旗下的银行、保险、证券冠上“亚洲”之名,强调集团的整体性。

1988年父亲陈弼臣去世后,弟弟陈有汉出任盘谷银行董事长,6年后,陈有汉又将重任交给了儿子陈智深。同时陈有庆也将亚洲金融集团的业务交给两个儿子陈智文、陈智思打理。陈氏家族金融事业完成了向第三代的交接。

现在,年过古稀的陈有庆把大部分精力投入到社会公职和社团工作中。从1987年开始,他连续担任第七、八、九、十届全国人大代表,1998年到2002年,他担任香港中华总商会会长。2008年初,在中国侨联七届五次全委会上,他众望所归地当选为中国侨联副主席,随后又当选为第三届中国侨商联合会会长。

就在他安享晚年的时候,2008年下半年,一场全球性的金融风暴狂飙突起,香港再一次笼罩在经济危机阴影中,陈氏家族的金融事业也将再一次经受严峻考验。那么在他这样一位卓越的银行家眼中,这次金融危机意味着什么,对香港和国内经济影响到底有多深,未来国际经济走势如何?3月27日下午4点半,在香港环球大厦十六楼亚洲金融集团总部,陈有庆接受了《天下潮商》采访团的独家专访,详细解读了这些问题。

应对危机:主体稳健

《天下潮商》:美国次贷引起的全球金融危机使得银行业深受其累,亚洲金融集团如何应对这次金融危机?

陈有庆:这次金融危机已使大批的金融机构破产,国际金融市场动荡,危机已从美欧波及到新兴市场,冲击也从金融业转到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地区的实体经济。亚洲金融集团也很难幸免,我们的部分投资受到了冲击,盈利受到了影响。但是由于我们的大部分业务都没有直接面对次贷和结构性产品的风险,集团的核心业务依然相当稳健,像保险业务等都有不俗的表现,相信未来还会有满意的发展。

《天下潮商》:这次金融危机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有什么不同,当时的情况怎样,亚洲金融集团又是如何渡过的?

陈有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是地区性的爆发,当时亚洲金融集团并没有受到影响;这次是全球性的危机,对经济的影响和冲击比上一次要大得多。由于我们的投资也是世界性的,所以不可避免地也受到了影响,但我们的现金比较充足,总体业务没有受到很大的冲击,原因是我们一直采取谨慎的投资策略。

经济形势:尚未见底

《天下潮商》:有观点认为第二轮金融危机还会来临,您是怎样看当前的国际金融形势?

陈有庆:这方面我不是专家,也没有深入的研究。但从各方数据看,这次金融危机还没有完全过去,对新兴经济体的影响似乎还没有完全爆发出来。最近美国政府采取了不少挽救金融的新措施,包括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创造就业等,希望能重新启动借贷机制,促进经济好转。近期召开的20国集团峰会,各个政府表明在短期内拿出较妥善的方案,尽快将风险降到最低。

《天下潮商》:最近有分析说,中国经济已经有回暖迹象,您怎么看?这对亚洲金融集团将带来怎样的利好?

陈有庆:面对这场特大国际金融危机,我国的金融体系总体保持稳健,说明过去30年金融改革是有成效的。与此同时,国家又采取了很多措施增加投资和促进经济增长,短期内相信会起到一定的作用,预测今年年底经济会回暖,我国的经济复苏应比其他国家早,成为第一个走出金融海啸影响的国家。但内地经济是否能真正走出金融危机的阴影,还要看全球经济的走向。香港有中央政府强有力的支持,我们对其前景充满信心。

《天下潮商》: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温家宝总理特别提到港澳的经济问题,提出了中央政府支持港澳经济发展的多个具体措施,比如加快推进内地涉及港澳的基础设施建设、港珠澳大桥年内开工、扩大对香港服务业的开放、支持珠三角改革和发展的长远规划等,您对哪一项比较敏感?

陈有庆:温总理提出的这些举措都是非常有利于香港发展,我们期待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尽快把各方面的措施落到实处,据我所知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已经开始派人接洽这些事务了。我想,在这个全球金融海啸过后,中国和香港会迎来一个更加美好的发展局面的。

内地市场:加大投资

《天下潮商》:亚洲金融集团目前在内地的业务开展得怎样?您怎样看内地的金融市场?

陈有庆:上个世纪80年代我们就进入内地发展,至今除保险业务外,还有房地产业务。随着内地经济的高速发展,加上有一个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亚洲金融集团将会继续加大在国内的投资。目前内地金融市场还比较稳定,但从长远来说,我们必须看到在金融结构调整、风险管理能力、拓展新产品等方面,还需要提高和改进。这样,我们才有足够的实力应对特大的危机,为受金融海啸冲击的国内制造业、出口业和中小企业发展,提供合格的金融产品和服务,亚洲金融集团更希望在这方面能为国家做点实事。

《天下潮商》:此前亚洲金融集团已与中国人民保险集团公司等合资成立了中国人民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在金融创新方面亚洲金融集团在内地下一步是否还有更深入广泛的合作?

陈有庆:这方面的业务发展很不错。中国人保我们占有10%的股份,其中5%是亚洲金融集团,5%是盘谷银行。中国人保这几年发展得非常好,我们希望增加投资。由于内地的需求不断发展,又有人保这样一个很好的平台,为了配合今后业务发展,适应资本金的要求,我们正考虑增加投资,最近董事会将会通过。尽管内地对外开放保险的条例还有不少限制,但我们会充分利用机会,尽量多做。

《天下潮商》:目前进入内地市场的外资银行越来越多,亚洲金融集团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占有怎样的优势?

陈有庆:我们的相对优势还是很明显。例如,我们与内地关系较外国银行密切,我们对内地情况也较了解,我们进入的时间又比外国银行早等等。只要我们肯努力,未来市场竞争力就会越来越强,我对这一点很有信心。

接班问题:基层培养

《天下潮商》:您家族祖孙三代创造了一个举足轻重的金融帝国,让人赞许的是,除了商业天才,在接班问题上更能够“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您的家族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陈有庆:目前,亚洲金融集团具体的业务已经交给两个儿子打理了,他们都做得很好,我很放心。泰国盘谷银行由我弟弟陈有汉的长子主理任行政总裁,业务做得有声有色,一直保持稳步增长。我儿子接手业务后,在2006年把亚洲商业银行出售了,如果当时没有卖掉,遇到现在的金融海啸,就受到更大的影响了。有人说我儿子商业眼光很不错。亚洲商业银行规模小,每年大概赚1亿多,当时有人出45亿元来买这个银行,我觉得合算。如果想发展壮大,人力物力都要进行大投入,还要花很多精力,所以觉得出售还是有利于其他业务的发展的。

在安排接班人方面,我并没有像一些家族公司那样,刻意去做一些事情。只是从一开始,就像我父亲培养我那样,在他们还年青的时候,就送到国外,让他们独立生活,磨练意志,吸纳多元文化;回国后让他们从基层做起,逐步熟悉业务,并同时体会人生。这些年来,他们都已分别担当起集团的领导重任,紧守家族“信”字为先的理念,无论从事集团业务或做人,都努力进取。我很高兴看到他们还担任多项社会公职,积极奉献自己的才华与爱心。

社会公职:投入更多

《天下潮商》:我们都知道半个世纪以来您一直致力于加强与海外华商的联系,担当桥梁角色,为海外华侨华人经过香港、以香港为基地到内地投资牵线搭桥。去年在中国侨联七届五次全委会上,您众望所归地当选为中国侨联副主席,并在中国侨商联合会第三次会员代表大会上又当选为第三届中国侨商联合会会长,能否分享一下您的侨领生涯中比较难忘的往事?

陈有庆:在我看来,香港的华侨、归侨、侨眷来自世界各地,占全港人口逾三分之一。他们与世界各地几千万华侨华人有着直接的联系,如何团结和发挥这批人的作用,对维护香港的繁荣稳定是很重要的。与此同时,中国在世界各地有几千万海外侨胞,又有几千万归侨在内地居住和工作,这些人在新中国成立至今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群体,这种现象在其他国家不多见。西方一些学术机构还将这一独特现象列入专门的研究课题,影响很大。所以无论是国际潮团联谊年会的发起人、香港侨界社团联会的创会会长,还是接替德高望重的庄世平先生,出任中国侨联的副主席,或担当中国侨商联合会会长,我都把这些作为服务广大侨胞的责任和义务。随着世界在变,国家的进步、香港的角色地位会更加令人关注,侨务工作也会越来越重要,我会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将工作尽量做好,以不负国家和侨胞们的厚望。

《天下潮商》:您曾经连续四届当选全国人大代表,还记得每次参加人代会的情景吗?您曾经提了哪些提案?

陈有庆:身为全国人大第七、八、九、十届代表,我一直将当人大代表作为自己服务社会和振兴中华的神圣义务。无论上北京开会,还是平时在香港,我都积极听取多方面的意见,先后以个人或商会等名义,在“降低香港中小型企业的内地注册资金”、“批准香港华资银行到内地开设分行拓展业务”、“扩大香港银行办理人民币业务范围”、“准许香港旅行社办理内地境外行”等诸多方面提交了建议。

《天下潮商》:多年来您不遗余力地屡捐巨资支持公益慈善事业,汶川地震、华东水灾、希望工程、光彩事业、教育事业等等,到处可见您温暖的援手。分享一下您的人生感悟。

陈有庆:作为一个华侨之子,我想我做的这些事情都是很应该的。实际上,无论是公益善事、赈灾救灾,无论是华东水灾、印尼海啸,还是汶川大地震等等,香港的大部分社团、商会都积极发起各种捐赠行动,像我所服务的香港中华总商会、潮州商会、香港侨界社团联会等,每次都联同广大的爱国爱港人士,出钱出力,大家都希望为国家、社会、同胞多做事情。在这些活动中,我只不过是一个组织和统筹的角色,和大家一起参与而已。受到我父亲的影响,我和我的家族成员,都十分乐意将来自社会的资源和财富回报社会,为需要的人士奉献我们的爱心,这是中华民族的美德,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