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历史陈一松的相关文章

陈一松为潮安数处署衔题匾史实探析

日 期:  2010/8/11 14:22:59

 陈一松与翁万达、林大钦是明嘉靖朝先后登进士。

据知潮安县境内以陈一松署衔题匾之宗祠有数处:

潮安县金石镇“林氏家庙”、潮安县西林乡“名宦宗庙”之“宗庙”牌匾、潮安县沙溪乡二世祖“敬乙公祠”之“报本堂”牌匾、潮安县龙厦乡陈氏家祠之“报本堂”牌匾、潮安县溪口乡“刺史刘公庙”的“大夫堂”诸处。

但牌匾的提款年代、官衔与历史印证,有些与史实不府,存疑,试探考辨析之。

一、林大钦家乡仙德乡宗祠这石刻匾额“林氏家庙”,正面刻文“林氏家庙”,(背面刻“见位闻声”),右行题款署兵部尚书翁万达赠,左行题工部侍郎陈一松书,但没标题年代,此匾署衔与史实存疑,值得探考之。

从历史时光上分析,林大钦状元及第是嘉靖十一年(1532年)。建状元府、“林氏家庙”应是在嘉靖十三年(1534年)间。家庙在明末清初遭时称“九军”所毁,康熙三十六年重修建。

嘉靖十三年时,翁万达是35岁,这时翁万达任梧州知府、征南副使,并非兵部尚书。陈一松明正德十五年(1520年)出生,此时陈一松才14岁,尚未登科中举、进士,何有“工部侍郎”官衔。嘉靖十三年(1534年)之时翁万达与陈一松怎会有“兵部尚书”与“工部侍郎”官衔可联署为“林氏家庙”赠、题呢?

再说如陈一松真的于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任工部左侍郎时为“林氏家庙”题匾,其时已在“林氏家庙”建成二十九年后了,翁万达已在十一年前于嘉靖三十一年(1552年)病逝了,两人怎能同时联署为“林氏家庙”赠、题匾呢?

从翁万达、陈一松任官历史印证辨析。《仙德乡林氏族谱》———第十七页载:“嘉靖三十年辛亥(1551年),翁万达亲赠林氏大宗祠石匾,正面刻文林氏家庙(背面刻文见位闻声),末题款兵部尚书翁万达赠、工部侍郎陈一松书”。此记载更显示与史实不府,值得商榷。

翁万达遭严嵩陷害,已于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被嘉靖帝撤去兵部尚书之职,听候别用。嘉靖三十年(1551年)二月又遭奸害,被诬伪讹字罪被嘉靖斥为庶民了,翁万达又于嘉靖三十一年(1552)疽病发而逝。嘉靖三十年(1551年),翁万达此时已斥为庶民,哪能尚敢题署兵部尚书衔以赠之可能?而陈一公在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之前尚为外官,嘉靖三十九年(1560年)才入阁臣任大理寺卿,至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才晋升工部左侍郎,这时翁万达已病逝十二年了(林大钦也病逝十八年了),翁万达与陈一松怎能联衔署题呢?更应指出的是陈一松未任工部侍郎于十二年前嘉靖三十年(1551年)便能以工部侍郎官衔为“林氏家庙”书匾这道理?这完全不符合史实。

潮州修志馆长蔡绍彬之《潮州陈氏史话》116面也对翁万达、陈一松联名署衔赠题“林氏家庙”,认为是不符合史实的。

二、潮安县沙溪镇西林乡宗祠———“名宦宗庙”内有—“宗庙”匾,左行标“赐进士第工部侍郎陈一松赠”。这赠匾值得探考。

西林乡孙氏族谱载:名宦宗庙建于明弘治年间,嘉靖壬戌(1562年)遭倭寇流害焚毁,清康熙戊戌(1718年)于旧地重建扩建,至雍正元年(1723年)落成,门额“名宦宗庙”宗庙建于弘治年间(1488~1506),嘉靖壬戌(1562年)宗庙已遭毁,此前之时,陈一松若有赠匾的话,陈一松尚未任官工部侍郎,何来可署衔工部侍郎为宗庙赠匾。宗庙至康熙戊戌(1718年)才于旧地重建扩建后,陈一松更无从为宗庙题匾。又有一说陈一松赠匾时间是明万历四年(1577年),这更无据,哪能明朝万历年代名宦,更为146年之后,清雍正元年(1723年)落成之宗庙预先题匾耶!宗庙的题匾年代记载完全与历史年代不符合。存疑:此匾也没写为谁而题以及题匾人的关系称呼。

三、潮安县金石镇龙厦乡于清乾隆年代建一陈氏家庙,仿陈一松手书“报本堂”为堂名,刻上“明工部侍郎陈一松书”。2003年重修由现代人仿写“报本堂”,仍标“明工部侍郞陈一松书”。潮安县沙溪镇沙溪乡“敬乙公祠”也是乾隆年代所建,后制作工部侍郎陈一松书的匾。这二祠的匾,肯定不是陈一松所赠。是陈氏宗祠借同宗名宦官位为宗祠赠题以增光彩,并以此符合封建的制法,才可建“家庙”,并由此祠堂才可开三山门的规制。这无可非议,也不必考究历史年代了。

四、潮安县麟溪镇溪口乡涵口村(古称怀德里)之刘知州刘琳(静庵),明英宗天顺七年壬午科(1463年)中举第三名,特命任沔阳知州,世称刘知州,奉政大夫,乃陈一松外曾祖父。

溪口乡“刺史刘公庙”的“大夫堂”之牌匾,为陈一松任工部左侍郎之后所题,题款是:“赠进士第通议大夫工部左侍郎食尚书俸前大理寺卿经筵翰林庶吉士陈一松为外曾祖沔阳大守静庵刘公立”。溪口乡刘氏大宗祠内原有—陈一松题之屏风,后遭毁失,此二牌匾才是陈一松任工部左侍郎后在生所书题之真迹牌匾。

此上对潮安境内诸处宗祠,标陈一松题牌匾史实作探析,希宗贤、名达共同探考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