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张培忠的相关文章

张培忠:张竞生是一座学术富矿

日 期:  2010/8/10 14:08:28

 作家张培忠创作的《文妖与先知——张竞生传》一书日前由三联出版社出版。昨天,张培忠接受采访时说,他研究张竞生三十年,如今终于到了收获的季节,“他是一座被忽略了的学术富矿,我会慢慢开采、挖掘。”

《文妖与先知——张竞生传》一书共分十一章,以四十万字的篇幅讲述了张竞生的传奇一生。作品从张竞生出生讲起,直到1970年6月18日张因病逝世,详细记述了他从晚晴园到总统府的日子、从巴黎到里昂的经历、身在京华的岁月,以及沪上“三大文妖”的性学论战、参与乡村建设创办饶平农校的过程等。

张培忠说,他和张竞生是广东饶平同乡,张竞生在山之南他在山之北。小时候他经常听到大人们谈论张竞生,比如说他曾追随孙中山、博学多才等。“那个时候我就把他当作自己成长的励志标本,深为景仰。长大后我才知道,因为公开出版《性史》,张竞生被民众以讹传讹地视为‘性学博士’‘民国文妖’。学术殿堂也对他持有偏见,将他视为异端。”张竞生真是这样的吗?真实的张竞生究竟是什么样?正是这样的疑问,促使张培忠寻找真相,还原一个真实而全面的张竞生。

通过查阅大量历史资料,张培忠认为,张竞生其实是20世纪自由知识分子的精神范本,性学是他的底色,乌托邦的哲学思想和美学体系是他的亮点,为农民代言和为农民鼓呼是他的使命。他特立独行,狂放不羁。“说他是‘性学博士’无疑是偏颇的,除了性学研究外,张竞生还是美学家、社会学家、文学家。性学研究只是他的一个研究领域,其地位就像他十个手指中的小拇指。”张培忠为张竞生深感不平,他将挖掘与清理、拾遗与重铸作为自己的任务,尽可能复活一个未被涂抹的张竞生。

有读者认为,张培忠对张竞生如此景仰,在写作《张竞生传》时其目光无疑是向上看的。对此,张培忠表示,他的确景仰张竞生,但却不会因为景仰而刻意美化他,“一切都是从客观出发,尊重史料是必须的。我在文中不仅写了他的优点,也写了他的偏激、自私、自负等缺点。”同时,该书还披露了张竞生留学法国巴黎时,在很短时期里分别与一位女招待、一位女诗人、一位女卫生员产生情愫的事实。对此,张培忠解释说,这并不能认为张竞生生性风流,他们之间的爱情都是很真很美很纯净的。

张培忠称,研究张竞生最大的难题是资料的匮乏。在张竞生次子张超的鼎力支持下,张培忠广泛搜集张竞生的直接史料与背景材料,先后踏访了饶平县浮滨镇大榕铺村、三饶镇琴峰书院、黄冈镇楚巷居委、樟溪镇厂埔村,以及广州、北京、上海、杭州等地,实地考察张竞生当年活动的遗迹,广泛采访知情人,抢救历史资料,并拍摄了大量照片。“张竞生是一座被人们忽略了的学术富矿,我研究他长达三十年,如今到了收获的季节。《张竞生传》就是我这些年的研究成果。此外,我还编着出版了《浮生漫谈——张竞生随笔选》《美的人生观——张竞生美学文选》,明年我还会陆续推出多部关于张竞生的作品,让这个被学界遮蔽的‘文妖’再次为人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