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陈四文的相关文章

独沽一味五十载 传奇人生声望高

日 期:  2010/8/9 16:45:49 提供者:liuli

在第二届汕头民俗文化节“泰安东方之夜”民间艺术展期间,汕头市民间文艺家协会主持召开了“陈四文潮汕说书艺术50年”研讨会。

陈四文素有“潮汕说书第一人”之称,他的名字为潮汕妇孺所熟知并喜爱,而他本人富于传奇色彩的说书生涯也为听众所津津乐道。本次研讨会是本届汕头民俗文化节特别策划的“重头戏”,与会的文化艺术界知名人士对陈四文先生的艺术人生和艺术道路以及人品等方面作出高度的肯定和评价。

潮汕说书第一人

奉献笑声五十载

汕头人民广播电台资深广播员、主持人郑永说,我与陈四文先生相识缘于“讲古”。我本人对他的说书艺术五体投地、敬佩不已,因为工作关系,接触到一些听众,大家也总是打听陈先生的情况,可见陈先生是听众所喜爱的。他说书语言生动、丰富,很多潮汕方言俗语都被他“拿来”有机融合在情节中,十分生动形象;表达准确到位,通俗而不粗俗,经常都用押韵,但并非为押韵而押韵,而是为情节服务,却能信手拈来,不露痕迹,没有一定语言功力不能达到;再者是人物形象逼真、栩栩如生。他把潮汕说书艺术推向一个登峰造极的高度,称他是着名的说书艺术家一点也不为过。

潮汕曲艺名家王敏说,我和四文是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今天能参加他的说书艺术研讨会,心情无比舒畅。我俩1959年中秋节相识,之后并肩携手说相声,可以说是天缘巧合,配合十分默契。四文在说书上独树一帜,当年凭一床破草席在西堤路一炮打响,然后一路走来,已是50载春秋。上世纪50年代,他在潮汕地区巡回演出,所到之处大受欢迎,潮汕108个戏院都留下他的足迹,在民间艺术上他无疑起到播种的作用,上世纪90年代,我们一起出访新加坡同样大受欢迎,连演15场场场爆满,在当地影响很大。

潮州市灯谜协会会长伍贤才深情地回忆起上世纪50年代在南澳县工作时,有一次偶然听到陈四文说书,便被深深地吸引了。他千方百计请人将陈四文的三套说书录了音,然后一字一句抄下来揣摩学习。他说,我至今还保存着当年听录音记录下来的手抄本。

知名小品演员李树浩(艺名“水鸡”)也表示:现在在小品表演的很多方面都吸取了陈四文先生的说书艺术,拍《夏雨来》时,还专程登门向他请教。在艺术上陈先生确实有许多值得后辈借鉴、学习之处。

艰难坎坷等闲视

艺品人品皆一流

汕头市艺术研究室主任陈韩星指出,陈四文先生为人热情谦逊,风趣幽默,台上他为听众奉献笑声,生活中也是“开心果”一个,偶然在路上碰到,他三言两语就能把人逗笑,乐天知命的品质很令人钦敬。

郑永说,陈先生人品高尚,心态平和,为人谦虚,虽一生历经风雨坎坷,却仍然保持豁达、恬淡的心态。他告诉大家一件事,陈先生目前蜗居在梅园一处狭窄的居民楼里,楼上的住户不停地往下扔东西,把他窗前的雨篷变成了一个“垃圾场”,换了别人肯定恼火,但先生不恼不火,隔三差五地就给雨篷来一次“大扫除”,还称这是“健身”。其豁达心态可见一斑。

上世纪60年代曾经负责整理陈四文先生保留节目的原汕头市作协副主席许其武说,当时四文口述,他笔录。恰好正值“山雨欲来风满楼”,陈四文面临被文艺界“扫除出门”的命运,但他泰然处之,口述时照样眉飞色舞,就像他平时在台上表演一样。许其武为不少学者做过诸如此类的工作,但与陈先生合作的这一次是印象最深的,同时也是对他的一次考验,因为先生“讲古”时多处用到潮汕俗语,很多无法用文字记录,而他讲述时的那种丰富的表情更是无法一一记录的。他一生饱受坎坷却一直为人们奉献笑声,实在令人钦佩。

王敏先生说到,上世纪60年代初,陈四文的处境已十分艰难,尽管每场晚会他的节目占了一半以上,但表演基本是在“监督”之下进行的,很多罪名都是“莫须有”,演叛徒、特务维妙维肖也能成为把柄。但是,这丝毫不影响陈四文的表演,一旦站到台上,他就把一切置之度外,一心只有“说书”。在那么艰苦的环境下,他从不气馁、不灰心丧志,仍然坚持不断学习,不断把笑声奉献给观众。

民间瑰宝待发掘

繁星满天声望高

与会人士对目前潮汕说书艺术处于低迷的状态也表示担忧。除了希望陈先生健康长寿,继续为潮汕人民奉献笑声,更希望四文先生能带出徒弟,为振兴潮汕说书艺术培养新人,并期望音像出版、媒体等部门也为此推波助澜。

市文联副主席蔡宝烈把陈四文说书艺术称为汕头文艺界的一笔财富。他说,汕头的中青年作家经过多年的实践和探索之后越来越发现民间艺术的生命力和价值,民间艺术是汕头的中青年作家亟需补充的一课,因此,本次的研讨会具有十分积极的意义。

许其武指出,潮汕民间文学有着悠久的传统和丰厚的积淀,潮汕的文化人较早关注民间文化,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潮汕民间故事集》、《民歌集》就是例证,潮州歌册的出版发行也曾经盛极一时。但是目前民间文艺尤其是说书艺术处于比较低迷的状态,这值得我们去探索原因。

许其武认为,民间文学受方言制约是其发展的阻碍之一,潮汕方言固然有生动活泼的特点,但对于非方言区来说它就是隔阂,所以,如何发掘方言的宝藏又突破其极限,这是民间文学面临的一大课题。另外,对民间老艺人的扶植和宣传总结不够,也是制约民间文学发展的原因之一。在这一点上,武汉、天津等地的做法值得借鉴。他还指出,潮汕民间艺术家缺乏团队精神,缺乏协作,自生自灭。本次的研讨会是一种启示,建议今后将陈四文的经历、节目及其艺术特点加以总结并编着成书,让更多的人学习,以点带面,创造出“繁星满天”的局面。

王敏和伍贤才对此均表示赞同,认为这也是对潮汕民间艺术家的抢救,既能丰富地方文化,也是流传给后人的一笔宝贵财产。

出席研讨会的汕头市泰安房产开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郑纯南表示,自己是听陈四文先生“讲古”长大的,陈四文的说书节目堪称潮汕人民的精神食粮。郑纯南说,陈先生高尚的品德、为艺术勤勤恳恳耕耘的精神值得后人学习。希望在座的艺术家们对陈先生的作品和艺术特色加以总结并使之发扬光大。

在研讨会上发言的还有知名说书艺人胡奇、杨俊和李义恩(书面)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