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刘小丽的相关文章

刘小丽:以情感人重塑陈壁娘

日 期:  2010/8/6 17:22:46

 真正认识刘小丽是在她调入广东潮剧院一团之后,但她早期的作品,无论是担纲主演的《梅亭雪》、《孙悟空六斗蜘蛛精》、《巧姻缘》,还是作为主要配角的《告亲夫》、《袁崇焕》,都以感情饱满而早就在我的脑海里留下深刻的印象。踏上潮剧代表团体一团的舞台后,她在重点剧目《葫芦庙》以及《双玉蝉》等剧目中,继续保持着那种充沛的表演激情,令人惊喜的是更多了一份真正成熟的稳重和从容。

2003年,她以这种表演状态,接下了潮剧经典作品《辞郎洲》的重排任务。

《辞郎洲》是潮剧剧种代表人物姚璇秋的主要作品之一,全剧已绝迹舞台20年了。姚璇秋的表演,早在50年代就以“柔情似水,烈骨如霜”誉满京城,她那落落大方的表演和甜润醇美的演唱早在观众中烙下深刻记忆,用行内人的话说是“演绝了”。接演这样的剧目,珠玉在前,要得到承认是相当困难的。刘小丽自己说,接演重点剧目《葫芦庙》,她没有太大的压力,但接演《辞郎洲》,她压力太大了。

2003年3月,刘小丽终于在舞台上重现了陈壁娘这位文武兼备、侠骨柔肠的女诗人。

南宋“海上”朝廷飘摇欲坠,宋帝召张达勤王,张达愤朝廷昏聩,不肯从命,陈壁娘劝说丈夫以大局为重,出兵勤王。这就是《辞郎洲》着名的《劝郎》一折。且看刘小丽是如何表演的。当钦差下诏勤王时,她静立聆听,脸上依然是贤淑安静的神情,但从刘小丽思索的眼神中,我们可以感受到陈壁娘此时心中的矛盾,她实在不愿意丈夫再蹈水火,但面对破碎的国土和苦难的苍生,她又无法作出这样的选择。于是,在丈夫抗命的同时,她在心里已经作出了艰难但坚决的抉择,知不可为而为之。当钦差转头向她求援的时候,她从容地、深明大义地唱出“匹夫匹妇关兴亡,岂可坐视国破民殃”。刘小丽用非常简洁的肢体语言和非常细腻的面部表情诠释了这一过程。

丈夫即将勤王,陈壁娘又面临了新的煎熬。送郎出征,明知此去归期难卜,送郎实是辞郎,但又不得不压住这种悲痛为丈夫及义军壮行。音乐起处,刘小丽脸挂些许“微笑”,步履轻盈中透着沉重,与张达缓步出场。当丈夫说出“卫国哪怕征途远”的豪言时,她脸上挂满了对丈夫的牵挂,“切莫疏慢了征途坎坷”一语道尽了她的不舍和挂心。为了不让丈夫有后顾之忧,她又赋诗相赠,告诉丈夫“后有奸宄妾抵挡,试看风霜飞剑芒”,这时刘小丽的动作又是刚毅洗练的了。当丈夫发出誓师箭后,陈壁娘内心的那种痛苦已经很难抑制,此时的刘小丽,眼神里充满困惑和彷徨,轻轻地唱出“只是箭发哪有回头转,莫不是军前一别无会期”的内心苦痛,当这种悲痛深深感染了观众的时候,刘小丽收住了这种彷徨,一句“莫教珠泪湿征衣”,一个深明大义而又善良贤惠的女性形象立刻凸现在观众面前。

《劝郎》和《辞郎》是《辞郎洲》最着名、最中心的场次,在《忧国》、《骂贼》、《殉郎》等场次,刘小丽同样以细腻的表演、饱满的情感到位地塑造了人物。

陈壁娘是《辞郎洲》的绝对主角,戏份重,而且大都是表演非常细腻的感情戏,对演员的角色驾御能力要求非常高。刘小丽是个非常聪明的演员,她既懂得发挥自己表演上的长处,更善于在高水平的剧目中不断提高自己的表演水平。为演好陈壁娘,她反复观看姚璇秋早期的录象,研读剧本,虚心向林鸿飞导演和陈秦梦等老演员请教,不断地揣摩。可以说,这是刘小丽在《葫芦庙》和《双玉蝉》之后又一比较出色的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