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历史郑信的相关文章

达信大帝传奇

日 期:  2010/8/5 15:59:20

 

 2006年底,我们《走遍中国》摄制组在广东省汕头市拍摄一场祭祖仪式。广东的潮汕地区一直沿袭着传统的风俗,每年冬至这一天,几乎每个姓氏的族人都要举行这样的祭祖仪式,而我们眼前这个家族祭拜的却是一位暹罗的皇帝——达信大帝。

暹罗是泰国的古称,泰国自立国迄今已经有800多年的历史,期间经历了四个王朝,而达信大帝正是泰国第三个王朝——吞武里王朝的开国君主。

这些祭祖的人都是来自澄海区华富村的郑氏家族,那么华富村郑氏家族的祖先为什么会是一位泰国的皇帝呢?这位达信大帝与华富村有着怎样的渊源呢?

谢木全是华南理工大学的教授,他花了六年多的时间编写了这本人物传记《达信大帝》,为此,他曾多次到泰国搜集资料。谢教授告诉我们,郑信是第一位在国外做皇帝的华裔,他的祖籍就是我们眼前的这个村子——汕头市澄海区的华富村。这是进出村子必经的石门,已经有600多年的历史。当年建造石门主要是为了防御海盗。由于华富村不远处就是当地韩江入海口,所以这里的村民经常受到海盗的骚扰,许多人迫于生计,远走他乡到海外谋生。

当地人告诉我们,石门上刻着的“梓里”,是为了告诉那些从这里出去的游子不要忘记家乡。

在300多年前的康熙年间,一位叫郑镛的人就是从这里出去,由樟林港搭乘红头船,经受了几十天海上风浪的颠簸,最终到达了当时暹罗国的国都大城,他就是郑信的父亲。郑信出生不久父亲郑镛便去世了,传说郑信出生后体型异乎常人,即以脐为中心,从头到脚的长度,与两手张开的长度相等,这是佛祖身前的体型,于是郑信被当时的财政大臣收为义子,并取名为乃信,并让他保留父姓,从此郑信接受了良好的教育,13岁便入宫任禁卫军。

200多年过去了,今天在华富村还居住着四千多人,村里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郑信祖上的老宅子由于年代久远早已破落,如今只留下了一座祠堂。村里的工作人员带我们来到了郑氏宗祠。郑氏宗祠由于年久失修,也已残破不堪。

但让我们意外的是,当问起今天村里的郑氏后裔们是郑信的第几代时,今天郑氏家族中几乎没有人能说清楚,也拿不出传承的家谱。但郑氏后裔们告诉我们,有一件东西能证明他们是郑信的后裔。

相传郑信在暹罗登机后,家乡的族人引以为荣,便派人前往暹罗拜访。回国时,郑皇送给了乡亲们十八大缸礼物。据说,当年的一口装礼物的大缸至今还保存在郑氏族人郑炎彬老人家中。这是一口什么样的陶缸呢?我们找到了郑炎彬老人的家。不巧的是郑炎彬老人外出了,他的儿子告诉我们,老人视缸为无价宝,平日里不准任何人动,一定要等他回来。

1997年,泰国公主诗琳通来中国访问时,赠送给华富村的郑氏后裔的一个由金绢制成的皇冠,今天被保存在华富村的村委会。在此之前许多泰国首脑和华侨都曾来到这里祭拜过郑皇墓。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位华裔的暹罗皇帝,华富村的村民,十年来一直在筹建一个“郑王故里”的旅游项目。这个旅游项目从1997年就开始策划,并请中山大学的专家制作了可行性报告和规划设计图,工程预算需要两亿人民币,这对华富村的人来说,是个天文数字。

杜少石和陈克新是这个项目最早的发起者和参与者,但整整十年过去了,我们今天看到的 “郑王故里”的旅游项目仍是一堆图纸,但他们表示还要继续去寻找投资者。

由于郑信的勤奋努力,郑信31岁时已官至达府太守,相当于当时清朝的二品官员。1765年,外敌入侵暹罗,虽然暹罗军民纷纷奋起抗战,但由于朝廷的腐败无能,暹罗最终沦陷, 417年历史的大城王朝宣告灭亡。郑信决心光复暹罗,他率领由华人和泰族勇士组成的一支精锐的“郑家兵”奋勇抗敌。经过半年的浴血奋战,郑信终于将外敌赶出了暹罗。

1767年12月28日,年仅33岁的郑信,在吞武里被泰国人民拥戴为国王,建立了泰国历史上的第三个王朝——吞武里王朝。带着十八大缸礼物,郑皇的乡亲们启程回国。在回程的船上,众人急于知道郑皇赠送了什么礼物,便打开了陶缸,只见缸中装的竟是咸菜,一连打开17缸,缸缸如此,一气之下,郑皇的乡亲就把这些陶缸推进了大海,只留一缸带回来作纪念。

为了见识一下那个“咸菜缸”,我们再一次来到郑炎彬老人家,与老人商量一番后,老人最终同意将“咸菜缸”拿出来。这口全身布满螺旋花纹的陶缸就是传说中的“咸菜缸”。我们迫不及待的想从老人那里了解“咸菜缸”真正的身世。想不到的是,那个“咸菜缸”的传说竟然有一个意外的结局。最后的那一缸咸菜被带回来到华富村,郑皇的亲戚取出咸菜时,却发现,里面的咸菜很少,下面竟然都是金银财宝。

原来,郑皇怕亲人途中遇上海盗,便在缸口盖上咸菜。经历了200多年,这个咸菜缸究竟是如何保护下来传于后人的,郑炎彬老人也说不清楚了。如今咸菜缸已成为华富村郑氏家族与郑信的唯一证物。

就在我们拍摄时,杜少石和陈克新得到一个好消息,听说有一位比利时的华侨有回国投资的意向,我们便跟随他们赶往汕头市侨联去了解相关情况。

十多年来,华富村的村民们为了“郑王故里”的旅游项目,就是这样奔走。虽然至今没有人来投资,但他们仍希望今天会有收获。

由于其他国家的华侨对郑信不了解,虽然没达成意向,但杜少石和陈克新却在侨联了解到了一个新的信息,几天后有一批泰国华侨回国考察。

据说在汕头市内,有一位叫郑子乐的郑氏后裔手中有一本郑氏家谱,如这样,华富村的郑氏后裔与郑信的关系将真相大白。郑子乐老人很早就离开了华富村,是汕头教育学院的一位退休教师。听我们说明来意,郑老师便马上为我们拿出了他的家谱,但让我们意外的是,这本是一本新修的家谱,并不是祖上留传下来的,翻看这本家谱,只见里面有关家族支系沿革的记载只有寥寥的几页。

就在我们为寻找证明郑氏后裔与郑信关系的线索时,得知一个消息,有人认为:那口保存在郑氏后人手中的咸菜缸是中国制造的。为此,我们找到了一直从事达信大帝研究的陈训先老先生,他告诉我们,据他考证,那口“咸菜缸”就是中国制造的,“咸菜缸”上的花纹是潮汕地区最传统的一种装饰图案。陈老先生告诉我们,今天在潮汕地区依然沿用这样的陶缸,所以我们还可以找得到相似的。陈训先老先生带我们来到了澄海区的一处居民区,果然一走进居民区,我们便看到了三大排摆放着的陶缸。在这个陶缸上,我们看到了那口“咸菜缸”形似的螺旋花纹。如果“咸菜缸”是中国制造的,那维系华富村郑氏后裔与郑信关系的唯一证物都没有了?

但后来陈老先生又告诉我们,“咸菜缸”很有可能是中国制造后运往暹罗的。按陈训先老先生的说法,中国制造的咸菜缸到泰国后,又被装货运回了中国,但究竟是不是郑王的,他也不能肯定。但是村里人告诉我们即使淘缸无法确认,但郑王墓却是建在了华富村。

1782年秋,达信去世后,村民为祭奠他从泰国请回了郑信生前穿过的一套泰服和一套华服,安葬在郑氏的祖坟华富村的乌鸦地,就是后来的郑王衣冠墓,这也是中国唯一的海外国王的纪念地。中国近代爱国民主人士林子肩在他的《澄忆笔记》一书中,对郑王墓有确切的记载。

今天的郑王墓修于1985年,早年在乌鸦地的郑王墓地,因为清末的两次水灾,已经无处可寻。这么多年来,郑氏后裔们也想弄清咸菜缸的真实身份,在我们的联系下,我们请来了一位汕头市的陶瓷收藏爱好者。

由于陶瓷收藏爱好者也无法给出确切的解答,这个咸菜缸的身份也就无法考证了。虽然华富村的郑氏后裔与郑信之间的关系仍不能最后确认,但他们仍努力的在为“郑王故里”的项目奔走。

今天回国考察的泰国华侨要到大峰山祭拜大峰祖师,一大早杜少石和陈克新就已经等在了路口,因为达信大帝在泰国的威望很高,所以他们坚信今天会有收获。

郑信在抗击外敌时,提出了“坤泰坤真,团结复国”的主张。就是指泰族人和华人一起抗击外敌,光复暹罗。很快华人纷纷加入郑信复国的队伍中,他们中的许多华人为扞卫暹罗的独立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在暹罗的华商也积极响应捐资捐物。

华侨团的汽车终于出现在路口,但情况却有些出乎杜少石和陈克新的意料,如此庞大的队伍让他们感到很兴奋。经过耐心的等待,他们终于见到了负责此次活动的组委会的主席,经过简要的交谈,很遗憾的是这次努力再一次受挫。

郑信统一暹罗后,对华人实行与泰族人平等的政策,出现了中国东南沿海大量移民暹罗经商谋生,他们被称为“皇族华人”。在今天,华人以及他们的后裔在泰国达到了700万人,其中广东潮汕地区的移民占了五分之四。郑信最后为泰国的统一事业献出了生命,1955年,泰国政府还把每年的12月28日即达信大帝登基日,规定为吞武里“郑王节”庆典日。

1950年泰国政府在大罗斗圈广场中央建造了达信大帝纪念碑。纪念碑落成时,泰国国王普密蓬·阿杜德亲自主持了剪彩仪式。纪念碑上耸立着达信大帝戎装跃马的塑像,碑面上镌刻着:“此碑为纪念达信大帝和增进他的荣誉而建,他是泰国的好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