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社会郑佳坤的相关文章

广东杏林一秀———记“国务院津贴专家”郑佳坤

日 期:  2010/7/13 16:13:03 提供者:liuli

 有道是,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英雄莫论出处,奇迹在于人为。海医学子郑佳坤,用他三十年的努力成功演绎了这个真理。那么,一个幼年丧父的贫困农家子弟,如何一步步成长为一名“国务院津贴专家”、一位副厅级政协副主席、一个享有盛名的神经外科一把刀的呢?

郑佳坤,1953年出生于潮州风塘镇义桥村的一户世代种田为生的普通农家。

六十年代的一个秋天,当时还不到上学年龄的他,因为求知欲望强烈,偷偷背着父母到学校报了名,上了学。

虽然还不到上学年龄,但郑佳坤的天资聪颖、勤奋好学,聪明上进,令一生贫困的父母十分欣慰。然而,不测风云突降,郑佳坤九岁那年,父亲不幸长辞人间,撒下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家徒四壁的家境,突如其来的厄运,面对悲痛欲绝的寡母,小小年纪的郑佳坤过早成熟。他白天照样上学,发奋读书。放学归来则包揽了家里所有的家务,以分担母亲肩上的重担。六十年代中期,受文革的冲击,学校陷入教师不教、学生不学的状况。受“读书无用论”的影响,同学们都把书本抛到九霄云外,而郑佳坤却宁愿食无鱼肉而不愿无书可读。在“知识越多越反动”的年代里,经过“破旧立新”的扫荡,学生除了课本之外,很难找到其它书籍的。可郑佳坤却是另辟途径、找书有术。只要哪个人家有藏书,他便上门求借,旧书收购站便是他的特殊“图书馆”……。他就象一只勤苦的蜜蜂,四处采集花蜜,一点一点地吸收书本上的知识,用知识滋润自己干渴的心田。那些日子,求知若渴的他,常常是一边烧饭一边看书,一边吃饭一边啃书。一天夜里,由于白天干活太疲倦了,他拿着书看着看着竟然睡着了,煤油灯把他的袖子烧了一节,把他烧醒……忍着疼痛,他连夜写了一篇灯下夜读的作文,获得了语文老师的赞赏。

“天生我才必有用”。1973年,对于郑佳坤来说,可谓久渴的草芽遇上春雨,邓小平同志重新上台,大学以“政治推荐与文化考试”相结合的方式重新招生。作为一名回乡知识青年,郑佳坤以优秀的表现、优异的成绩,如愿以偿的考上大学。

同年9月,郑佳坤背着简单的行李,怀里揣着录取通知书,走进人生的转析点、事业的新起点一一海南医学专科学校的大门。从此,带着行医救人的美好愿望,他遨游于医学知识的海洋。

1976年,是中国的多难之年,也就是这一年,郑佳坤结束了他的大学生活。按照“哪来哪去”的分配原则,他被分配回家乡公社卫生院当一名内科医生。作为一所基层的卫生组织,设备简陋、技术力量单薄、生活条件艰苦、业务发展空间狭小可想而知。可他牢记“业精于勤,行成于思”的古训,坚信是金子,在哪里都会发光,只要勤学苦练,敢于进取,在卫生院同样有所作为。在卫生院工作的日子里,他凭着贫困环境中铸就的不怕吃苦的精神,怀着学好本领为老百姓救死扶伤的一腔热血,刻苦学习业务。每天,除了工作,他就是抱着大本的医学书籍,死命地啃。当年的同事深情回忆道,那时候,凤塘医院深夜里有“两支灯”,一支是值班人员的灯,一支是郑佳坤夜读的灯。回忆往事,郑佳坤说,那几年里,他几乎每夜都是二、三点才肯放下书本。

伯乐识良驹,上级组织很快发现郑佳坤是个不可多得的医学人才,于是,1978年,将郑佳坤调往潮州市中心医院工作。从此,他登上一个能充分展现个人本领与才能的舞台。自1979年开始,他先后被选送汕头、广州、南京、上海、北京的着名医院连续进修颅脑外科两年半。他牢记组织的培养与期待,十分珍惜这难得的学习机会而发奋学习。1981年,进修归来踌躇满志他,带着一班人马,大展拳脚的在本院开创了脑外科。

1982年,当地报刊报道了一则新闻“在潮州‘时钟楼’(医院的地方名称)新开的脑外科,经过医生四小时的奋战,一位事业如日中天但因颅内肿瘤而性命垂危的患者丁某,其颅内直径8公分的脑瘤被成功切除”。这则新闻,在当地引起强烈的反响。因为颅脑外科,在当时当地是令外科医生望而生畏的禁区。当听到主刀医生竟是一位名叫郑佳坤的年轻医生,更让人们赞叹不已。

粤东潮州从此结束了没有脑外科的历史,潮州百姓从此拥有一位“当代华佗”,从此,一个个因患脑瘤而频临地狱之门的病人,在这位“当代华佗”的神刀妙手下生存下来了。

十年的艰辛、十年的努力,郑佳坤一步步走来,不但夯实自己神经外科医术,作为神经外科带头人,他把神经外科打造成品牌科室。1991年,潮州市中心医院在广东省内首例脑移植成功。“郑佳坤”三个字,不但震动神经外科领域,而且震动着省内医学界。各地许多同行专家,学者纷纷来信来电,对他表示祝贺。

1992年,郑佳坤在省内第一家引进了当时称为“神奇魔导管技术”的微导管血管内治疗项目,成功救治了一名年仅8岁、因脑部出血而神志不清的小孩。此技术不但填补了广东省的空白,更使一批脑疾患者得到了有效的救治,使对脑血管病人的治疗出现了划时代的进步。消息传开,香港大公报的记者,来到潮州小城,对他进行采访报道。还有英国的华侨来函求医。自此,潮州中心医院脑外科的地位,在省内医学界得到了确立。

1992年5月3日,正是南国英雄花开正旺之时。郑佳坤的《胎脑移植治疗脑功能不全报告》、《经微导管注入线段治疗脑AVM》两篇学术论文,在中华医学会广东分会第三届神经外科学术会上宣读。当他发言完毕,会场上响起一阵持久而热烈的掌声。专家学者带着真挚的笑容,纷纷上前,与这个来自小城潮州的杏林后起之秀亲切握手,亲切交谈,切磋技艺。在以后的几年里,同道们对他从怀疑到相信,由相信到佩服,直到推崇。

俗语说:“山不在于高,有仙则名;水不在于深,有龙则灵”,潮州市中心医院脑外科,因为有了郑佳坤而闻名于粤东地区,该科年收病人2000例人,年手术500多例,为粤东地区病例较多的专科;被评为广东省“十五”及“十一五”特色专科、广东省及潮州市青年文明号。一句话,潮州脑外科,随着郑佳坤的扬名而扬名于中国神经外科领域

1994年,郑佳坤的《顺铂与卡氮介颈内动脉灌注治疗颅内恶性肿瘤60例报告》一文,被世界卫生组织(WTO)神经疾病与公共卫生会议暨全国神经精神疾病诊治新进展研讨大会录用,并进行大会交流。

一岁一枯荣,一步一脚印,郑佳坤,一步步走出医院、走向省内,走向北京,走向世界。

1996年2月17日,郑佳坤收到一份盖着国务院红印章的证书:“郑佳坤同志:为了表彰你为发展我国医疗卫生事业做出的突出贡献,特决定发给政府特殊津贴并颁发证书”。

古人云“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这张证书,浸润了郑佳坤十五年在神经外科浴血奋战滴滴汗水的证书,也是对郑佳坤近二十载夜以继日、孜孜以求的付出的肯定。

面对荣誉,他淡定从容:“领奖台上昙花一现的荣誉,只是下一个回合的起跑点。对于我们来就,学海无涯……”。

在领导的关切、在荣誉的激励下,郑佳坤更加拼搏了。他如一只领头羊,领着他手下的一班人,日夜战斗在救死扶伤的第一线。“立体定向32P内放疗加选择性动脉灌注VM26治疗脑肿瘤成功”、“令脑外科医生望而生畏的颅内动脉瘤手术”、“脑干肿瘤切除术成功”……一则则振奋人心的消息不断传来。

在郑佳坤的人生字典中,永远没有“停步不前”的字眼。比如,5000多例颅脑外伤的病人救治成功(成功率达到国内先进水平)后,他又组织一班人向神经外科医学的深度挺进。很快,神经外科的前沿—攻克神经干细胞移植技术也取得了瞩目的成果。而他谦逊地说,这只是他的新事业的开始。

岁月悠悠,硕果累累。20多年来,除了主持完成上述的近5000脑外科手术近5000例外;创新技术44项,基本填补了本市空白;有若干新技术填补粤东、省内空白;发表医学论文近百篇,论着一部;23个科技项目获得市、省科技奖;有多个项目获市、省和国家立项课题;多次获市、省行政奖励。业绩多次在省、市报刊专题报道。同时,他还被《实用神经外科》等国家级省级刊物聘为编委、学术顾问、特约审稿专家。

作为神经外科主任乃至大外科主任,“操刀胆大心细,治病智圆行方”是他治科的座右铭。20多年来,在郑佳坤的主持下,潮州中心医院脑外科,在科室规模方面,从一个附属小专业到一个年收病人近2000例的大科室,服务范围辐射到揭阳、揭西、梅州、汕头及福建、江西等地区;手术范围方面,从只能做脑外伤手术到涉足神经外科所有领域。2001年广东省第七届神经外科学术会破例在潮州召开,揭示了医学界同道对潮州神经外科的认可。面对所主持的脑外科连续八年被评“文明科室”、潮州市“青年文明号”及“广东省文明号”、广东省卫生系统“特色专科”,郑佳坤淡淡地说:“这是一班人共同努力的结晶”、他说:欣赏“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应让大家走在前头,我们应做到:工作走在前头,有成绩互相礼让,有责任互相承担,有困难共同克服。只有这样,下个回合才会作得更好”。

时光在流逝,随着潮州市中心医院在发展,郑佳坤也在不断成长。他业务技术的不断进步,他人生价值的不断自我超越,得到领导与同事的一致赞赏,他一次又一次地破格提升。自1996年至今,郑佳坤从只有一纸大普文凭的工农兵学员,从一名普通医生一步步晋升为主任医师、神经外科主任、医院大外科主任、“三甲医院”业务副院长、院长。

有人说:“一个好校长就是一所好学校,一位好院长就是一间好医院”。郑佳坤深谙这个道理,深谙业务开发、科学管理的重要性。他不断学习,与时俱进,更新观念,选准角度,一手深入医疗禁区,一手开发医疗盲区,努力做到以医带研、以研激医、科学兴医。在医院管理上,他以人为本,提出了“树良好医风,钻精湛医术,创专科优势,行科学管理”的治院方针;确立了“加快立项建设,加强立项管理”的发展思路;作为管理、业务双肩挑干部,他身体力行,切实做到“急病人所急,穷富美丑,一视同仁,急难危重争先向往”,以自身行动为全院职工树立榜样,弘扬优良医德医风。“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识才、爱才、容才、育才、拔才”、“不拘一格降人才”、“把优秀人才纳入双向管理,使‘士’‘为知己者死’”,是他的人才方略。在他的努力下,一批优秀技术骨干超颖而出。在他的管理下,潮州市中心医院的介入放射科被评为广东省“九五”重点科室;脑外科在同级医院中脱颖而出,被广东省卫生厅评为“十五及十一五特色专科”。

郑佳坤,成功地集专家学者、管理者于一身。走出医学界,他又是一位高瞻远嘱,富有社会责任感的参政议政者。作为潮州市政协副主席,他先后提出了《整治枫江水》、《生命与水》、《设医疗基金会,扶贫济困为病者》、《改善旅游软环境》、《加强食品卫生管理》等多项富有建设性的议案,为环境改造、城市发展等尽了一个委员所能尽的义务。

面对郑佳坤的成功,人们或许会说“郑佳坤太顺利、太幸运了!”,其实他的成功,不能光归结于顺利、幸运。正如他说的,我经历的艰辛难以言喻,我的工作有小半在逆境中过来。而他对“逆境”的感悟:“逆水行舟才能体现一个人的忍性,老子有句名言‘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失之东隅、收之桑榆,逆境促使我倍加努力,在事业道路上,不可能不经历失败与挫折。失败和挫折不只是心血和汗水的白流,而且是一种难以言状的苦痛,是一种孤独之冷,钻心之寒。但我多年磨练形成的一种意志,就是在凛冽的寒风中孤舟迎雾,独钓寒江,等待雨过天晴,东山再起。风从八面卷,泰山不巅,以石为镇;惑从四方来,心根不摇,从神为定,人千万不能以胜为喜,以败为悲。天道酬勤。只要树立一种信念,认准一个方面,努力耕耘,春天播下的种子,秋天一定会有收获……”。可谓句句饱含哲理,字字掷地有声。这就是他处事的哲学,也是他成功的秘诀。

“数风流人物,还有今朝”。郑佳坤,数十年来,闯过一道道别人不敢闯的禁区,摘取一颗颗别人摘不到的硕果。或许有人会问,他是不是一个绝顶聪明的非凡之人?他平静地说:“我并不聪明,只是勤奋而已”。的确如此,20多年来,他一分一秒也没有虚度;他始终不忘自己农民出身,生活极为简朴,除非不得已的应酬,他很少为吃喝玩乐花费时间。他说:“35岁以前,每晚学习研究,不到下半夜2点多不会上床休息”。因为身负数职重担在肩而抽不出时间整理自己的临床经验,他感慨地说:“我做的很不够,写的比做的更是少得多!”。听说他在百忙当中正抽空撰写约40万字的新论着—《神经急诊》,我们衷心希望此专着早日面世,以造福更多的病人。

环宇茫茫,人生匆匆。有人说,人生就如一张白纸,任由自己作画。行医三十多年来,郑佳坤用他的热情,用他的坚韧,用他的执着,用他的胆略,用他的聪慧,在这张白纸上画了一幅多姿多彩的图画,而他的人生也就因此而变得五彩缤纷。

“青玉案,心在清高处:人生百岁谁无故?施妙手:留得住,放眼岭南独一处,文武全才。刀锋笔庶,百杏林中住,禁区准敢迈一步,敢向病魔说声不,重改人间生死薄,青天高阔,胸怀瞻嘱,心在清高处。”这是一位作家对郑佳坤的总结,也是这位德技双馨的医学专家的真实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