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科教林行止的相关文章

林行止:与世界杯有关的“博斯曼裁决” 英国“粗口”

日 期:  2010/7/12 16:08:05

 有鉴于球会凭一纸合约便可决定球员能否转会的不合理规定(合约届期球会有决定续约与否的优先权),二十五岁的比利时足球员博斯曼(J. M. Bosman)于1990年向欧洲最高法院投诉,指欧洲球会此举等同于剥夺了球员的人身及工作自由,既不合人权亦违反欧盟的劳工法;经过长达五年的审议、听证,法院于1995年12月15日颁布“合约届期后球员可以自由转会”及“球会招聘的外籍球员人数不应设上限”的决定。自此足球坛“起革命”,不仅不分种族的球员有与球会讨价还价(大多通过经纪公司)的充分能力,为本身争取最大利益,一流球员身价骤增不难理解。而雄于资财的球会大掷银弹,网罗了大批其领队认为“最佳”的球员,声势大振。重赏之下,球员在球场上愈来愈拼搏、球赛愈来愈刺激、球迷愈来愈多,电视广告收益遂直线上升。此一被称为“博斯曼裁决”(Bosman Ruling)的规定,可说人人受惠、皆大欢喜,只有博斯曼独憔悴,因为当投诉“得直”时,他已三十一岁,显然已过运动员黄金期。对一位球技并非出类拔萃的足球员来说,其已难获大球会青睐,是情理中事。

“博斯曼裁决”令足球市场彻底环球化,足球员的自由流动,使足球市场成为自由贸易的典范,这是其他专(职)业所无法达致的境界。比方说,香港人“敬仰”的四师——医师、律师、建筑师和会计师,便不能在受训地区以外的地方执业(取得英、美执照的医师不能在港挂牌),惟足球员可以“踢遍全世界”,这使不少球会根本没有本地球员(英国着名球会切尔西及阿森纳一度全由非英球员包办),而曼彻斯特联队(曼联)夺得欧洲冠军杯的队伍中只有五名英国球员。欧洲球员固通行全球,球星成为世界品牌,非常抢手;非洲、南美、东欧球员亦因为国际球会罗致而成为家喻户晓的“足球场上的百万富翁”。

足球员市场高度流动性虽然很快形成足球强国的“人才外流”(Leg drain),使众多一流球员因本地球会出不起钱而失去为本地足球界服务的机会,这些“高足”俱为主要是欧洲尤其是英国、西班牙和意大利资财雄厚的球会“高薪礼聘”。不过,国际足联的规定令这些球员必须四年一次回国加入国家队,是对“球员输出国”的德政,因为球员回国,有如“医术高明的外科圣手回国为本地病人开刀”,对祖国的足球事业有刺激;而本国球员海外“镀金”归来,穷小子国际扬名、名利双收,更有激励本国青少年投身足球运动的作用,促使其足球事业蓬勃兴盛,因此“人才外流”对“外流国”未必是坏事。显而易见,“人才外流”的情况在没有富裕球会的落后国家特别严重。以本届世界杯为例,喀麦隆及科特迪瓦国家队各有二十三名队员,他们中各仅有一名属本国球会,即两国各有二十二名球员隶属世界各地球会,在非世界杯期间在海外踢球“搵真银”;加纳队的二十三名球员中,为本国球会服务的只有三名;尼日利亚国家队队员甚至全部在海外“踢波”;即使最封闭的朝鲜,亦有三名球员只有在世界杯才回国服务。非洲足球员大量“外流”的情况,从欧洲球会“黑压压”一片可见——英国、西班牙、意大利、德国和法国的职业足球联会共有两千六百余名职业球员,其中八百一十名为“外劳”,他们大部分来自非白人地区的非洲和拉丁美洲!

来自国际足联各会员国(共两百)的世界杯裁判及边裁,都必须接受短期速成的“英语训练”,不可思议的是,训练课程中的重要一课是“英国粗口”。惟有了解什么是英文“脏话”,才能把不服裁判判决或与对手碰撞而破口大骂或低声咒骂的球员“绳之于法”。

球迷周知,英国最着名的“粗口王”是曼联名将鲁尼,他在英国与美国对垒之役,便因对裁判“讲粗口”而得黄牌——裁判Jeff Selogilwe赛后仍有“余恨”,但不肯重复鲁尼说了什么。

事实上,英国“粗口”世界闻名,这不仅仅因为英国老粗(“斯文人”说起话来迂回曲折,绝少直接骂人)说话加入太多“语助词”,还因英语是世界语言,学之者众,说之者多,不同国籍的球员大都会讲几句英国粗口。因此缘故,“英国强权下的世界和平”(Pax Britannia;Pax为罗马神话中的“和平女神”,与希腊传说中的Irene齐名)虽已随风而逝,取而代之的是“英语粗口横扫全球”(Rude Britannia)!

说起英国,顺说何以英国一国四球队。

英国一共有四支国家足球队——英格兰、苏格兰、威尔士和爱尔兰各有一支“国家代表队”,何以它们不必组成英国队,那是历史因素使然。现代足球源于英国,于1873年举行的第一次英国足球赛是英格兰与苏格兰对垒,1884年英国国家足总成立时便有上述四队,而足总主办的全国联赛自此每年举行。国际足联迟至1904年成立,当年大英帝国足总的四支队伍俱为“劲旅”,如将其组成一支球队,便有举世无匹的威力,予人以谁能与之争锋之感,这等于其他国家的足球队相形失色。因为这种原因,国际足协便允许大英有四支足球队,藉以分散其“军力”,令其他国家球队有机会胜出。

由于国际足联每年支付国家球队二十五万美元的“津贴”(以球赛转播费观之,实为盏盏之数),英国共四队,显然“占尽便宜”。

奥林匹克的情况有点不同,奥委会只确认“联合王国”(UK)为会员,因此UK只能派出一支足球队,意味UK队包括“英伦四岛”的球员。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威尔斯、苏格兰和爱尔兰“惊觉”长此下去,会丧失“足球独立”地位,因此不准其球员加入UK队。而英国奥委会以UK队因此代表不了“联合王国”,便不再派队参加奥运足球赛。但2012年奥运主办国没有足球队,似不成体统,因此英国奥委会决定允许一支只有英国人(Englishmen)球员的UK足球队参赛。

现在人人知道英式足球(下称足球)在美国式微,因为美国球迷的挚爱是篮球和橄榄球(美式足球),这当然是事实。惟此事实的历史甚浅,因为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以前,英式足球在美国有过一段全民狂热的辉煌日子。

在二十世纪初期,美国经济起飞,工厂林立,工人供不应求。1924年国会立法欢迎工商界引入海外劳工(是为约翰逊-李德法案),比较勤快及受过基础教育的欧洲劳工最受欢迎。与他们同时输入美国的是“工人阶级的运动”足球,令早于1921年成立的“美国足总”声势骤壮。在此期间,美国兴建了不少符合标准的足球场。且与今日球会重金罗致足球员一样,当年美国经济蓬勃、华尔街股市如日中天,美国球会和大企业(不少都组织足球队)资金雄厚,便能出比欧洲球会高的价钱网罗各地足球员。在1925年,有五十名“欧洲国脚”受雇于美国球会。美国球会高薪“抢人”,破坏了欧洲球会的规矩,出面“谴责”美国球会的便有苏格兰足总及国际足联。

可是,当年极度猖獗的黑社会插手“赌波”,令当局对球赛诸多设限。而当大萧条来临,美国工业首当其冲,它们收缩开支毫无例外首先向足球队开刀,球队就此解散无疾而终者不知凡几,美国足总亦因此无所事事几近瘫痪。在收缩开支大屋换细屋的办事处搬迁中,竟把二十年代以前的记录丢失,令这段兴旺期的足球运动历史变成一片空白。上述简略的“史料”,俱见6月9日Slate.com一篇特稿引述美国社会学家的有关着作《美式足球世界内的英式足球》(Soccer in a Football World)。

二战后美国人为篮球及橄榄球疯狂,足球长期被忽视,但它毕竟是世界上最受欢迎的球类运动,商业价值极高。而令美国体育搞手、足球商人动心的是,1984年洛杉矶奥运足球赛竟然大出意外地卖个满堂红,反映了美国足球迷数不在少,足球因此是个有待开发的大市场。意味美国足球会打响高价招揽世界级球员的算盘,“万人迷”贝克汉姆为洛杉矶银河队所用,便是轰动足球界的近例。与此同时,美国足球队开始在国际赛事中争得一点成绩,1990年美国足球队世界杯入围,1991年美国女子足球队夺世界杯;1994年主办世界杯;1996年组成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1999年主办女子足球世界杯;2006年世界杯入围;2009年洲际国家杯败于巴西,失去夺冠机会,但美国队有与之一争雄长的实力,足以“鼓舞人心”。此后美国即部署申请主办2018或2022年世界杯,如今已有二十名美国人加入国际足联多个委员会(二十五年前只有一人),前总统现兼任国际足协竞投(转播权)委员会名誉主席的克林顿,月前给国际足联二十四名行政委员会成员写信,分别邀请他们于世界杯期内在南非“饮茶”;副总统拜登出席“美英大战”并与同场观赛的非洲足联要员套交情……以政坛名人大搞人际关系的连串部署,令美国主办2018或2022年世界杯,看来是很自然的发展!

足球迷应注意的是,足球一旦在美国“崛兴”,美国必会进行一系列改革,第一步是入球不能一概只计一分,应以“起脚点”与“龙门”的距离计分(愈远分数愈高),而罚球的计分又与“任意球”的不同。总之,球赛本身没有改变,但计算分数衡量胜负的方法必然复杂化。据说,如此方能讨美国足球迷欢心,非常明显,这亦会受赌波客欢迎,落注花样必然愈来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