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政治李统书的相关文章

深圳迎香港回归接待工作秘闻

日 期:  2010/7/8 15:13:11

 

李统书近照
李统书近照
1997年7月1日凌晨,深圳市欢迎驻港部队舰艇大队进驻香港仪式在妈湾港码头举行。驻港舰艇大队整装待发,约4000名南山群众冒雨来为子弟兵送行
1997年7月1日凌晨,深圳市欢迎驻港部队舰艇大队进驻香港仪式在妈湾港码头举行。驻港舰艇大队整装待发,约4000名南山群众冒雨来为子弟兵送行

 1997年7月1日凌晨开始,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陆海空三军部队陆续整装出发,从深圳的集结地点向香港开进。凌晨4点55分,有数百名官兵通过沙头角口岸,而更多部队此时出现在了深圳街头。在这个平时街上空荡荡的时刻,部队行进道路的两边却挤满了人,几十万群众挥舞着彩旗和鲜花,热泪盈眶地欢呼着。

就在前一天夜里,驻香港部队由509人组成的先头部队从皇岗口岸过关时,也有数万群众欢送。出席回归仪式的中央领导等,也大多是从深圳出发的。

深圳,在香港回归中扮演了相当重要的角色。

李统书,时任深圳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同时担任市接待工作的总指挥、总协调。日前,他向记者讲述了迎香港回归工作中鲜为人知的秘闻……

枕头都拆开检查

李统书说,当时出席回归仪式的贵宾很多都是先到达深圳,休息停留后再去香港。这其中包括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同志,以及邓小平同志的夫人卓琳等。贵宾们能否休息好,精神饱满地出席回归仪式,是很关键的问题。深圳市为此做了很多工作。时任深圳市市委书记的厉有为亲自去检查住宿,细致到哪位领导住哪个房间,房间里如何摆设,最后甚至把被子翻开,枕头拆开,亲自检查。“那真是一丝不苟。”李统书说。

而要去香港出席回归仪式的领导很多,几乎每个部委都有几位。为了做好接待工作,厉有为召集全市局以上干部开动员大会,要求每个局对应一个中央机构,比如劳动局长就负责劳动部长的一切,一一对应,绝不落空。

很快,中央领导们到达深圳机场了,下飞机时,江泽民同志先下舷梯,他步子大,很快上了专车。随后的卓琳同志,虽然有一名工作人员搀扶,仍然走得很慢。后面的几位领导陆续出来,有两位年纪也比较大,走路也很慢。而车队是要等到所有领导都上了车以后才出发的。于是,从江泽民同志上车到车队出发,就经过了比较长的时间。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的曾庆红发现了这个情况。为了让这个环节在香港机场更畅顺,曾庆红召集包括李统书在内的一些人开会,讨论的结果是:1,由曾庆红出面,请江泽民同志走路时压住步子;2,安排两位工作人员扶卓琳同志下飞机;3,把飞机后舱门同时打开,让部长们从后舱门下飞机。“从这里看出来曾庆红同志是多么细心。”李统书说。

随后,大家又研究了很多问题,其中包括领导们如何去香港的问题,最后设计了空中、陆上、海上三套方案,还专门为陆上方案准备了防弹轿车。李统书说:“空中天气不好就走陆地,陆地遇到交通不便就走海上,还有先走陆地遇到拥堵等问题再转水路的设计,反正是无论如何要在规定时间前到达回归仪式现场。”

自发来的群众比组织的多

回归前不久的一天,李统书收到一份通知,上面大意是:深圳组织基层若干机关干部和各界代表到部队营区举行欢送仪式。李统书立刻觉得不妥“这怎么行呢?香港回归是举世关注的大事情,大事情就应该有大规模,怎么能只在营区欢送呢?”

李统书给厉有为说了自己的意见,厉有为完全同意。于是就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准备。除了在营区组织锣鼓队等欢送外,还要动员尽可能多的群众在部队经过的道路两边欢送。这中间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动员足够多的人,而且给他们找好站的位置。李统书组织人把驻港部队可能经过的道路画成了平面图,路两边有多长、多宽,能站多少人,一一标注出来,然后给各企业、单位,下发了通知,请他们动员自己的员工、家属等参加欢送仪式。在平面图上,哪个单位站在哪个地段,都一一标注了出来。而在实际道路上,也划上了各种各样的标志线,贴上了各个单位的名字。李统书说深圳很多国有企业,一个企业都有几万人,动员起来比较容易。

在7月1日凌晨,政府动员的“大部队”还没有来,自发来送部队的群众却来了不少,他们规矩地站在路两旁,“大部队”来的时候,他们还主动留出了地方。根据李统书的观察,自发前来的群众比政府组织的还要多。

7月1日未发生一起偷盗案

清晨5点左右,天上下起了大雨,而此时,也正是部队通过群众所站道路的时候。当时的新闻报道这样描写:“沙头角镇委副书记康雅丽激动地介绍,当地欢送群众有两三万人,其中许多是自发来的,在雨中等候了2个多小时。”“突然大雨如注,但绝大多数人仍坚守原地欢送驻港部队,5分钟之后,当驻港部队全部通过的时候,欢送的人们已全身淋湿,却仍旧兴致勃勃。一个连相机也被淋湿的摄影师说,值得,我拍到了大雨中人民群众欢送驻港部队的情景。”“5时15分,当驻港主力部队最后一辆大货车开出莲花山南的集结地时,一阵暴雨从天而降,把路上的人群浇了个浑身湿透,一位老伯用手抹去发上的雨滴,高兴地说:‘真是一场好雨,洗尽了我们的百年国耻!’”

李统书说:“那确实是一次洗礼,群众是那么热情,那热气简直可以把衣服烤干了。许多没有伞的人站在那里,连遮雨的动作都不做,就是不停地挥手。”

后来,市公安局报告,7月1日,深圳几乎没有发生任何刑事案件,连一起偷盗也没有。

“史无前例”的感谢电

欢送仪式过后,李统书想起在华侨城还有一个欢庆演出,就打电话请厉有为参加,刚回到家里换下湿衣服的厉有为于是又和李统书一起去看了两个节目。因为怕把群众淋出病来,演出简单结束了。“后来电视播出的庆回归演出是事先录制的节目和当天拍摄节目的结合,所以现场一会有雨一会没雨。”李统书笑着说。

此时,为小平同志塑像一事被深圳提了出来。就在出席香港回归仪式的领导们来到深圳的第二天,李统书陪曾庆红去刚落成的麒麟山庄看望卓琳。路上,他向曾庆红提出,深圳想立邓小平塑像。曾庆红同志说,上海和珠海也想做这件事情。李统书赶紧强调深圳与小平深厚的渊源。曾庆红最后表态说,中央得全盘考虑,但深圳工作做得比较早,你们可以以深圳经济特区成立20周年为契机,来考虑这件事情。

结果,小平塑像真的在深圳经济特区成立20周年的时候落成揭幕了。而深圳的迎回归工作,得到了中央的认可,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事后给深圳市委、市政府致电,表扬和感谢深圳在香港回归前后的有关工作。李统书说,据他所知,这种待遇是史无前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