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雷铎的相关文章

用美术完成对生命本真境界的表达

日 期:  2010/6/19 15:28:18

 

赖少其研讨会现场
赖少其研讨会现场

徐沛君

“追求·创新———赖少其艺术回顾展”于5月7日至18日在中国美术馆与观众见面。开展当天,主办方在北京举办了赖少其艺术研讨会。来自国内美术界的学者、艺术家以及赖少其亲属共数十人出席会议。会议由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任邵大箴和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部副主任梅墨生共同主持。

“革命人生”与“艺术人生”

中共合肥市委宣传部部长林存安指出,赖少其早年在鲁迅的鼓励和鞭策指导下,用文艺唤醒民众。壮年的革命生涯也是他的戎马生涯,经过很多的磨难。他的革命活动与艺术创作活动始终并行发展,共同进步。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李树声指出,革命的艺术家很难逃开“极左思潮”的干扰,“极左思潮”容易把艺术变成政治。艺术和政治的关系很难得到正确处理,但赖少其能够恰当地处理两者的关系,譬如他一直强调尊重艺术创作规律,认为好的题材固然重要,但图解政治概念的作品不算是好作品,这都是真知灼见。

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林木说,赖少其画室里有一副对联“欲佩三尺剑,独弹一张琴”,最能反映他的追求。“剑”寓意什么?革命战士。“琴”寓意什么?艺术个性。赖少其把他革命者的豪情与艺术家的诗情统一起来,成就了他的艺术。

中山大学教授杨小彦认为,赖少其的人生,既是为革命的人生,也是为艺术的人生,这两者的结合刚好凸显了20世纪中国转型社会的重大背景。

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陈醉认为,在鲁迅的影响下,青年时代的赖少其接触到了西方现代艺术运动的观念和思想,这使他的创作不可能局限在“国粹派”的范畴。同时作为一位革命家,革命经历造就了他在创作过程中所思考的、所从事的、所着力的,必然要和一般的更多唯美主义的艺术家大不一样,赖少其更多考虑的是一种带有悲剧意味的、更深层的一些内容。

人格与画格

上海市美术协会秘书长陈琪说,赖少其在上海大概工作了七年时间,他对上海美术界有三大贡献,分别是:主持成立了华东美术家协会,主持建立上海国画院,为上海市美术家协会收集两千多件古今艺术珍品。李树声说,赖少其在华东地区担任文化事业的领导人时,对黄宾虹的成就进行表彰,很有眼光。

广州艺术博物馆的馆长陈伟安说,早在1989年,赖少其夫妇就向广州市人民政府提出捐赠作品。正是由于捐赠活动,才使得广州艺术博物院得以立项和建设,此举动体现了赖老的高尚品德。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叶培贵说,赖少其的艺术气质可概括为两个词,一是“纯净”,二是“刚健”。赖少其的作品,一是可以见肝胆,二是能够鉴天心,他通过作品完成对生命本真境界的表达。

陈琪说,赖少其性格中包含着率真的一面,他的作品也是如此,他不刻意掩饰什么,总是明明白白地把画上的东西展示给人。他晚年创作的山水和花鸟,非常有童趣,非常天真。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毛建波说,赖少其的诗句跟他的绘画一样,都直率、天真。赖少其的诗词题跋非常直率、非常清新,很少用生僻的词汇或典故,他写诗的方法跟绘画一样,从临古中来,又有自己的创作。他性格里有不媚俗的一面,所以尽管一生坎坷,但终有大成。

继承与创造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薛永年指出,赖少其的绘画“求新”和“求好”并举,既重视创新,又重视质量。赖少其的写生是中国式的写生,是有选择的。在山水画领域,他从新安派入手,进一步就上升到元人,提炼得更多了,便于感情个性的表现,这样就避免了学西画出身者那种基于写实造型观念的局限。他的创新是根植于传统高端的,是独特阅历和丰厚修养导致的对传统高端的脱胎和蜕变,其经验很值得我们借鉴。他在文句诗词的引领下,实现“画外有画”和“画外有意”,他的想象和观者的“再创造”得以完成。他所秉承的,是辩证的审美思维,他的山水画创新,不只在形式笔墨上下工夫,而是寻找表达他这位诗人敏锐而饱满的感情最恰当的视觉形式,在有法无法之间的艺术表现,从而进入自由王国的境界。这些年形成了“黄宾虹热”,但是真正得到黄宾虹的精髓、沿着黄宾虹指引的道路前进并取得成就者,至今无人超过赖少其。

中国美术馆研究员刘曦林说,建国后,有一批原先从事木刻创作的艺术家转向国画领域,赖少其是其中最为成功的一个。赖少其早年有国学的根基,虽然求学时间短,但对于他晚年的转向非常重要。后来他在国画创作的过程中,并不甘于仅仅临摹古人,而是一直求“变”。在“变”的过程当中他并不回避他山之石,他山之石也铸成了赖老。

广东画院副院长洪楚平则分析了赖少其与故乡潮汕以及第二故乡安徽的文化关联,借以分析了赖少其对地域文化的继承。

现代转型与民族画风

《美术》杂志执行主编尚辉认为,赖少其在套色木刻版画领域成就卓越,在版画的民族化探索上所取得的成就更令人瞩目。他的版画作品,吸收了安徽的“三雕”即石雕、砖雕和铁艺的某些手法,把石、木、刀的关系很巧妙地转换为“用线”的关系。他五六十年代的版画实际上借鉴了中国画,后来的中国画又借鉴了版画。赖少其晚年重视笔墨,对他的中国画艺术进行全面的研究,有助于学界深化对20世纪以来中国画发展的认识。20世纪60年代强调中国画表现现实,强调创新,今天我们又强调笔墨,两种体系如何和谐发展,赖少其为我们提供了启示。

广东省社科院研究员雷铎指出,赖少其的中国画作品继承了某些传统技法,但又有独创,譬如皴法的运用。他对形式语言的研究较为深入,他大胆采用西画的色彩,但是很有中国气派。

中国书画名家馆联谊会秘书长卢炘认为,赖少其晚年画的山水、静物、花卉,尺幅不大,但很有力度。仅用“中西结合”这个词描述赖少其的艺术,还只是限于表面,也不够准确,应从传统文化的角度研究赖少其。

积累与胸襟

中国美术学院的教授毛建波说,赖少其广泛涉猎诗、书、画、印,其文化内涵十分丰富。赖少其的诗词(包括某些题跋)气势很大,常常有过人之处,他的艺术见解经常借诗词题跋而呈现出来。薛永年说,在国画领域,赖少其中法与西法并举,不只是借洋兴中,不只是借古开今,也不是只取一段,而是善于把中国画的笔墨图式跟西方的平面构成融为一体,把几乎不能协调的画法有机地统一起来,把诗情和画境融合在一起。

杨小彦说,赖少其的山水画不仅可视为传统的延伸,而且和现代性潮流有关。赖少其山水画造型奇特,显然包括了更多的内涵,因此超出了传统意义上的某些境界范畴。

邵大箴说,这个展览是“迟到”的展览,虽然广州、合肥、北京等地举办过赖少其的书画展,但是全面的回顾赖少其的艺术展览此前尚未举办过。本次展览,对于大家深入了解赖少其的艺术,提供了难得的机会。

赖少其艺术回顾展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书法家协会、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画院、中共安徽省委宣传部、安徽省文化厅、安徽省文联、合肥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