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张怡凰的相关文章

《东吴郡主》的孙尚香与张怡凰

日 期:  2010/3/19 14:23:25 提供者:许冬妮

中国戏曲传统剧目中的三国故事,都以男性作为第一主角,以女性作为第一中心人物的剧目,潮剧《东吴郡主》当属首创。《东吴郡主》以孙尚香与刘备的爱情故事进行新的艺术创作,浓墨重彩,刻画一个有志向、有主见、有智谋、重感情、明大义、识大体的贵族妇女的爱情婚姻与政治斗争的矛盾,演绎了孙尚香充满悲情的一生。我有幸饰演孙尚香,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次严峻的考验与挑战。下面浅谈塑造孙尚香的点滴体会。
  努力塑造富有时代气息的戏曲人物形象
  《东吴郡主》的立意新颖,融入现代气息,又不失潮剧的传统韵味,并以新的思维、新的形式、新的表演理念来排演。整个剧目的艺术风格深沉厚重,主题凝重、清晰,情节发展顺畅,节奏紧凑,一气呵成,干净利落,比较适合现代人的审美要求。它的舞美设计既戏曲化,又有历史感和现代感。例如,汉代宽袍大袖的服装设计,虽然没有了传统戏服的水袖,却能让演员在表演上更注重眼神、步法、手式、形体的运用。长袍大袖也照样有其“可舞性”,激情时,长袍可抛,袖口可甩,加上身段配合形成戏曲舞蹈化的动作,同样能体现人物复杂的心境,又令人耳目一新。全剧就是这样以新的全方位审美视角呈现在观众面前。
  导演对全剧总体构思的阐述是:和则双赢,分则双亡。我须在这样具有现代意义演出中,进行充满时代气息的人物创造。读完剧本,我就爱上了孙尚香这个人物,并唤起很强的创作欲望。通过对人物细心分析,揣摩人物的性格特征,理解人物的心理脉络,深入人物的内心世界,我被孙尚香高贵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孙尚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奇女子,她志存高远,期盼嫁一个扶危平乱、振兴汉室的天下英雄。戏的开场她就圆了个美梦,然而她曲折坎坷的一生也就此开演了。
  为了使孙尚香的舞台形象充满时代气息,在表演处理上,我利用汉代服装的特点,设计了一些新颖而又符合人物性格的身段动作。如第一场戏洞房之中,当刘备向孙尚香指出孙权将把亲妹妹当成诱杀刘备的钓饵的阴谋时,孙尚香做梦也没想到孙刘联姻的背后隐藏着极其残酷的政治斗争,她“怒从心起气难抑”直奔宫门,要寻兄长与周瑜“宗庙谢罪君前负荆”。为了表现孙尚香愤怒的情绪,我处理把宽大的长袍往后抛开,然后双手从慢到快,左右上下翻甩大袖口,配合舒展的舞蹈动作,趋前退后、转身翻腰、挥臂抖手,宛如大鹏展翅,翱翔在舞台上,以此体现孙尚香刚毅、豪烈,不让须眉的性格特征。这组动作既不失戏曲身段的节奏、韵律,又富有时代感。
  孙尚香以“优戏”探知刘备早有“思归志”,只是苦无归策。此时,孙尚香为刘备出谋献策:“你我先向母后拜年,然后佯称江边祭祖,悄悄出城”。在想计时,我借鉴现代女强人那种特有的气质来融入表演:思索的眼神显得聪颖、睿智,步伐快捷、敏锐,献计时果断利落。此时观众看到的孙尚香是一个足智多谋,有着政治家胸怀的女中豪杰,一个敢作敢为、走在时代前沿的现代新女性。
  表达人物心灵震颤,不单要靠外在技巧,更要用发自肺腑的内在技巧,这也是最具现代品味的技巧。如“离宫别母”这场戏,孙尚香为母插花、心颤花抖、悲不自胜,尽管她对母爱无限依恋,然而,想到肩负着辅助夫君成就大业的重任,孙尚香忍痛割爱、舍身取义。为了体现她悲痛难舍的情绪,我捕捉感觉,激发内心情感配合外形动作来表演:站在母亲背后,用颤抖的双手抚摸母亲那白发苍苍的髻鬓;眼眶含泪,深情地望着母亲,内心呐喊着:我怎忍心离开生我养我的母亲,我怎忍心割舍知我疼我的慈娘!。此时的孙尚香真想抱住母亲痛哭一场。但是痛楚的心声不能让母亲发现,我赶紧用手按住嘴,生怕哭出声来。为了表现孙尚香强忍悲痛的情感,我处理将抖动的手慢慢握成拳按压在胸口,咬紧牙关,强压哭声;纵然这样,还是难以抑制的内心痛楚,两肩还是不断抽动。此时不知情的母亲照着镜子看着女儿为自己插的花,开心地哈哈大笑,使孙尚香更觉心如刀绞。同一场境两种不同情感的心强烈地撞击着,把离别的场面渲染得更加悲切感人。通过这种内外结合、心物统一、形神兼备的表演,描写了孙尚香“尽妇道,行孝义”的古今中国妇女优秀品质。
  “谏夫罢兵”当属全剧最能体现孙尚香独特禀赋的一场戏,也是孙尚香性格最闪光的展现。为天下,为苍生,孙尚香抛开个人荣辱恩怨,秉大义闯营谏夫阻战。当真情无法打动刘备时,绝望中的孙尚香祈望借助祭拜关羽亡灵劝刘备舍仇取义。孙尚香对着灵台哭拜时有一大段念白,为了情感更饱满,我尽量用高低紧慢、抑扬顿挫、音色明暗、音量轻重等语气的变化来表现。如念“二叔啊,叔叔”这句叫白,我先用低咽的声调对着灵台唤:“二叔啊”,接着面对观众,用明亮、高亢的声音呼唤“叔叔”两字,最后一个“叔”字用延长音,以最响亮的高腔甩上去,尾音带着悲音、颤音,慢慢归韵收音。此时,观众通过听觉就能感受到孙尚香的无助和哀伤。接着,我又以节奏鲜明、层次分明的语调把一大段念白,念得跌宕起伏、悲壮激昂,充分体现了孙尚香义薄云天的浩然正气。虽然费尽唇舌难改刘备吞灭东吴的霸心,血泪苦谏无能打动报仇心切的欲念,然而孙尚香的形象生动深刻了,她的人格得到了升华。这一行为深刻地体现她深明大义,立志为苍生的崇高情怀以及舍生取义的大无畏精神。而这些品格,与现代的要求是互相接通的。
  塑造孙尚香,我追求历史精神和现代精神的交融,以新的艺术理念、新的表演手法,努力把孙尚香塑造成富有时代气息的戏曲人物形象。
  运用艺术手法,克服表演难度
  越有难度的表演越是衡量一个演员功力的强弱,修养的厚薄。要克服表演的难度,必须要求演员对塑造人物所需的各种技巧有较强的驾驭能力。演好孙尚香不是一件易事,因为这一人物的年龄、感情跨度很大。在表演时,我必须从花旦演到闺门旦、再跨越到青衣。为了使人物在不同年龄、不同处境中有不同的表现特征,在唱、念、做、舞的处理上都要有所变化,有所区别。
  如第一场,身着喜服的孙尚香在一片祝贺声中羞喜登台,此时的孙尚香是闺中初嫁女,是一个对爱情充满憧憬的青春浪漫的少女。为了体现孙尚香“随心愿得配英雄郎”的少女喜悦情怀,我在表演设计上运用花旦与闺门旦的手法,以婀娜多姿、优美动人的身段动作,伴随喜庆的音乐边唱边舞。在唱腔上也追求以最甜美的声音来演唱,以清脆、明亮、轻快的声调显示孙尚香的青春魅力。当唱到“叫侍婢列刀枪......”让夫君知我非是寻常女红装时,我又运用刀马旦的身段动作,利用宽大袖口与斗蓬般的长袍,翻、甩、抛、卷,以利索、爽脆、骄健的形体动作,展现出孙尚香能文善武、豪迈刚健的舞台形象。整段戏的处理,让观众既看到孙尚香青春亮丽、英姿飒爽的一面,又领略到身为郡主那种大家风范的高贵气质,感受到一种美的力量。
  随着剧情的发展,孙尚香被骗回吴,在悲凉凄怨中虚度青春十年。受尽磨难,饱经沧桑的孙尚香心灰意冷,已非昔日春光明媚享受好时光的贵族少女了。身处于“有国难投,有家难归。尴尬境地的孙尚香,人老了,心更老了。我以青衣行旦来塑造人物,以简练、宽放的身段动作,使人物更显得大气、端庄、稳重;唱腔上则以深沉、委婉、凄楚、悲怨的腔调来演唱;道白也压低声调,力求显得更有沧桑感。如第五场,当剑奴安慰孙尚香道:“皇叔定会接你回蜀的”,极度绝望的孙尚香苦笑一声,徐徐道出:“剑奴,这个梦我已经做了十年了”。此时我用低而有劲,沉而有力的声调,一字一泪道出孙尚香十年的苦楚与悲怆。这沉痛的心声,应能震动每个观众,谁不心酸呢?我通过以上的处理与设计,使人物十年前与十年后的年龄跨度和情感变化明显展现出来,人物形象鲜明突出了,表演难度也迎刃而解了。
  追求程式与生活交融的表演
  《东吴郡主》这台戏对人物的塑造很重视抒发人的自然情感,我也力求把孙尚香演得更人性化、更具真性情。戏曲表演离不开程式。但戏曲程式的美学追求也是有时代性的,戏曲演员必须随时代的审美意趣而改进自己的表演。塑造人物不能只有程式化而忽视性格化。只有程式化,表演就显得呆板、僵硬、陈旧。所以在塑造孙尚香时我更多的是尝试程式化与生活化互相交融的表演,使人物显得更加有血有肉,以真情实感打动观众。
  如第五场,孙尚香坐困东吴十年,无人问无人怜,在绝望中痛苦挣扎,过着心情压抑的生活。此时,东吴西蜀再次大动干戈,孙权不敌刘备,为了罢兵息战,孙权好言劝说妹妹归蜀求和。在劝说无效的情况下问:“妹妹,难道你“永不思归,难道你不想见刘备吗?”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如晴天霹雳一声巨响重重地砸在孙尚香的心上,破碎的心再次滴血。我的表演处理是全身颤抖,从心底里呼喊“想,想了十年了”,声调从低到高,从弱到强,带着一股强烈的冲击力,就像要把十年来积压在心底的屈辱与怨恨如火山爆发一样全部喷射出来。这句道白应念得铿锵有力、声声叩击着观众的心,才有艺术震撼力。紧接着是一段哭诉不幸遭遇与痛斥孙权的唱段。为了达到声情并茂,为了能感人肺腑,为了更能体现孙尚香悲愤的情感,在唱腔上我吸收一些生活化的哭音,作为运声传情的技法,哭音与旋律融为一体,使整个旋律都渗透着悲声,通过哭声的音乐化,使这段唱腔如泣如诉,催人泪下。“声声泪,字字血”唱出孙尚香满怀的愤概,满腹的苦怨,收到精彩的、意想不到的艺术效果。每当演到这里,台下观众都会深受感动,流下同情的眼泪。
  创造性格,归根到底,总是要从生活出发。惟有结合生活,始能用之不竭,取之不尽,程式才有生命,才能得到发展。在第六场中,孙尚香为了黎民苍生,为了乡邦家国,重振心志,肩负着“和平”的使命,毅然闯营谏夫。在处理进入蜀营时,我双手靠背、稳健沉重、从容不迫地缓缓穿越军士列队相迎的刀阵枪丛。尽管百感交集,心潮澎湃,脸上却平静而威严。这种反常规的表演手法,更能显示孙尚香临乱不惧,大义凛然的气度。夫妻灵堂重相会这场戏是全剧激情的高潮,夫妻见面没有任何大幅度的动作,而是用颤抖的双手抚摸对方的须髯和鬓鬟,悲声抽泣,不断上下打量,左右环顾,“相逢犹似初相识”。这组生活化的动作,把夫妻阔别十年的离愁别恨酣畅抒写,引发了观众的情感共鸣。孙尚香劝和无效,毅然返归临难乡邦与百姓共存亡。夫妻分别时,她向刘备三辞三拜,悲痛难忍地与刘备紧紧相拥。在人物情感的刺激下,我很自然地产生了捶打刘备肩膀的动作,把孙尚香爱恨交加,悲痛至极的情感尽情地渲泄出来。这受“灵感”启动而产生的生活动作生动而强烈,胜过千言万语,具有雷霆万钧之势,震撼着人们的心灵,观众无不为之动容,发出唏嘘抽泣之声。生活的体验创造出新的表演手法,突破传统程式动作的限制,更贴近生活真实和人物的真情实感,产生了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扮演《东吴郡主》女主角孙尚香,是我的艺术历程中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情。
  《东吴郡主》为我的表演艺术提供了一个广阔的创作天地,提高了我的艺术水平。我用情演出,用心塑造,在导演和舞台创造各部门的帮助下,在老师、同事的关怀中,孙尚香被观众认可接受了,她鲜活的艺术形象深入人心,深受观众的喜爱。孙尚香这个人物形象的塑造,是我戏曲表演艺术的一次进步。
  张怡凰简介
  女,1971年11月出生,1989年毕业于广东汕头戏曲学校潮剧表演专业,工旦行;2002年毕业于中国戏曲学院表演大专班;国家二级演员,广东省戏剧家协会理事,广东潮剧院一团主要演员。曾在《柳玉娘》中饰柳玉娘,《春草闯堂》中饰春草,《红鬃烈马》中饰王宝钏,《失子惊疯》中饰胡氏,《烟花女与状元郎》中饰李亚仙(该剧于1995年拍成戏曲电影艺术片),《德政碑》中饰玉儿,《天子奇缘》中饰白菊,《东吴郡主》中饰孙尚香。1999年出版《张怡凤个人唱腔专辑》。2001年赴日本访问并在当地举办“张怡凤潮剧专场”演唱会。多次随团出访美国、澳大利亚、东南亚诸国及台湾、香港地区。
  1998年获广东省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1998年获广东潮剧院中青年演艺大赛一等奖;1998年获广东省第二届演艺大赛金奖;1999年获‘99中青年唱腔演奏比赛一等奖;2002年获中青年演员潮剧演艺比赛一等奖;2002年获第八届广东省艺术节表演二等奖;2002年获广东省第三届演艺大赛金奖;2003年获首届中国戏曲演唱大赛红梅奖最高奖项红梅大奖;2004年被授予广东戏剧中青年演员十佳称号;2004年被列为第二届广东省宣传思想战线优秀人才十百千工程第二层次培养对象;2005年获第九届广东省艺术节表演一等奖;2006年获第八届广东青年五四奖章。1996年起,连续7年获汕头市文艺奖表演一等奖。( 潮人杂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