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雷铎的相关文章

雷铎的睿智人生

日 期:  2010/2/24 10:47:50 提供者:许冬妮

雷铎这个名字在我进入报社的时候就开始听到,因为那时候他经常有一些文章在本报刊发,最早开始只知道他是诗人、军旅作家,看了他写的第一部中篇小说《男儿女儿踏着硝烟》,这部小说在当时引起了社会的强烈反响。后来,我知道他的左书很有名气;再后来,知道他专门研究起易经、风水;如今已成为着名的风水学家。在我的印象中,雷铎先生可谓一位“怪才”,只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
  一直到前不久,雷铎先生应韩江论坛之邀前来家乡潮州讲学,我才真正见到雷铎先生,在与雷先生见面的短时间里,却被雷先生的睿智和豁达所折服。
  记得那天要与雷先生见面,我心中还真有点惶恐不安,因为听说雷先生的眼睛很厉害,你只要一举手一投足,先生就能洞悉你心中的一切。幸好与雷先生见面时,他立即将签好的新书《生命使用说明书》送给我。收到“见面礼”,“受贿”的好心情取代了惶恐。接着,他递给我名片,但见上面有他的自画像,以及他题写的自我介绍:“被共产党领导,领共和国俸禄,做党八股课题,编自个儿文库,种半分地园林,诵菠萝蜜心经,想一百年光景,做半时辰事情。”看到他那独具风格的名片,一下子,雷先生的风趣和幽默将我心中的不安赶跑了。原以为,研究易经、风水的一定会像老学究一样严肃,不苟言笑的,然而雷先生却不失幽默与机智。
  当我称他为大师时,他当即摆着手说:“我最讨厌人家叫我大师。首先,我不是什么大师,另外,现在‘大师’太多了。如今有的人学了一点易经,为了迎合人们的某种需求,披着易学外衣,就出来赚钱。而我研究《易经》,是从老祖宗的文化里挖来一些东西研究。经过验证的东西就可以使用,科学可以解释很多东西,但易经可以帮助人们理解一些科学解释不了的东西。”
  雷铎先生说,他从80年代开始研究易经,那时他遇见一位老师,得到老师的“灌顶”,从学习周易入手,无意中他比别人更快一步占有了制高点,由读易经而研究五行、奇门遁甲、铁板神算……易经是打开传统文化的钥匙,易经也是儒家、道家的最高经典,是儒家的五经之首,道家老子的《道德经》与庄子继承的都是易经的思想,易经是“经上之经”。如果从哲学的高度,易经是变化之道,研习易经容易居高临下学习其它东西。从那时起他才正真体会到国学的博大精深。同时他也学会了另一种逻辑思维方法,能一分为二地看待事物。就这样,他转业到省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易经成为他新的课题。易经仿佛将他带入了桃花源的世界里,让他享受到里面的快乐。学周易就会涉及到对它的运用,所以自然而然由周易进入风水。
  对于风水的研究,雷先生的巧妙之处就是把它切了两刀。一刀切掉迷信的部分,风水里头确实有迷信的成分;第二刀切掉阴宅风水,因为他确实没有研究过,也很难验证,因此就剩下阳宅风水。阳宅风水其实也就是人的居住环境、人在房子里面的生存状态(身心健康状态),人类建筑跟地球生态(让地球变得更好还是更糟)的关系。他觉得这两个其实就是中国风水学研究的精髓所在。作为周易的一个最具具象的一种学科,其实它是应该最实证的一个学问,也就是说风水学的目的是研究一种理想的天人合一的居住境界,这样的一种智慧。
  很多年以来,人们把风水斥之为迷信,把它从我们生活中间彻底地赶了出去,但是在我们把它赶出去的时候,国外的一些学者却把它捡起来,把它当做一种东方的科学。到底它是迷信还是科学,或者是兼而有之?雷铎先生对这个问题有他独特的见解。他认为,首先我们要弄懂什么是迷信,对于某种东西首先你要相信,然而,被信得太过份,就变成迷信了。就如对祖先和鬼神的崇拜,如果变成一种神鬼,什么事都要经过算八字,看黄历,造成寸步难行,这样就是信过头,也就是所说的封建迷信。对国学和风水学,雷铎用四句话概括:弘扬国学,媾合自然,生存者适,人定顺天。他解释,“适”为舒服之意;不是人定胜天,人如果要胜天的话,上帝就发笑了。
  雷铎先生说自己对风水实际上也是信而不迷,他认为自己笔下的风水很好理解,“风水”只是《易经》的一个枝蔓,而具体的“风水”就是天地的面相,“风”就是空气,它代表天;“水”为水土,代表地。所以风水讲的是天跟地——人居住在天和地之间,三者和谐,天人合一,人才能感觉到是幸福的。风水学的精髓是“大道”,利用地形、天文、气象的学问融入,以阴阳辩证的哲学,与上天讲和,与大地讲和,尽量做到“顺天顺地”。
  目前,雷铎先生觉得他对中国的国学兴趣越来越浓烈,所以愿意做一些普及的、解说的工作,比如周易跟系统论的一种比较、风水跟生态智慧生态学的比较、相学跟行为科学、心理学的比较、禅宗跟哲学里头的其他玄学的比较等等。他始终觉得几千年前老祖宗留下的东西太宝贵了,越深入研究,越有很多东西可以学习。
  正因为这样,雷先生对人生也越来越豁达。在他刚出版的《生命使用说明书》中就可以窥见一斑。在以中华禅宗和道教老庄思想为指导而编写的这本书中,他通过这些年的生活体验,感悟到人生的真谛,把人生哲学最简单化地进行了剖析,旨在告诉人们:人生存在这个世界上,需要与天地自然和谐,也需要与自己的肉体和灵魂和谐,这样才能活得更长久。成功是一种状态,而快乐是一种心态。人的一生好像一条单向拉链,拉上的部分是过去和历史,你已经无法改变,没有拉上的部分是未来,今天不用操心。你每天只需为此时此刻操心,做好眼前最重要的事情。你可以总结过去的经验,但不要沉迷其中,也可以计划未来,但不要过于忧虑。只要以快乐的心态,认真的态度,做好当时当刻的事,你就可拥有一个快乐的人生。他推崇的是“日日求生,时时可死”的人生态度。“虽说人生如梦,但如果把这场梦做得很精彩,即不枉此生。只要活在每一个当下,你的人生就会十分精彩。”
  纵观雷铎先生这一路走来,他这么说也这么做的,他涉猎的领域那么广,而且每个领域都钻得很深,并都取得那么大的成就。然而,雷先生对自己的评价却是:他广而不深、广也有限,只是比同龄人要“杂”一些。他庆幸自己得益于家学渊源,浸淫其中,耳濡目染。他父亲曾经是粤东农民诗人,自小他就受父亲影响很深。解放初期,他们家藏书呈落落大满之势,从《四书五经》到延安整风运动的原始书籍无所不包,他从少年开始便在这书香之间流连忘返,很小的时候就会背诵《易经》、《论语》、《大学》以及屈原的《楚辞》等等。那时对很多古文他都能背,只是不能理解里面的含义。加之潮州文化给他很大的影响。他的诗歌、散文、书法、绘画、杂学的功底,得益于潮州沉淀深厚的民间土壤。另外他比别人幸运,不论他涉猎哪一个领域,都幸运地遇到了名师高人,如饶宗颐、刘漱泉、卢叔度和赖少其等国学、经学、周易大师与书画大师。再有就是他的习惯很好,不论做什么事,他会在一个单元时间都集中精力只做一件事。他认为,人不论做什么事,只要用心去做,就能达到他所预期的。也许正因为如此,成就了雷铎先生的多才多艺。
  毕竟我和雷铎先生接触的时间不长,因此不能将雷铎先生全面刻画出来,只能将他留给我的印象记录下来,就算一篇“印象记” 吧。 ( 潮州日报 2010-02-03 )

图为雷铎先生在论坛演讲场面。 陈得海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