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许佳娜的相关文章

敢弃裙钗扮须眉—潮剧《林冲上山》演出体会

日 期:  2009/12/7 10:34:48 提供者:ru1314

戏曲艺术,绚丽多姿。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典雅的音乐、委婉的唱腔、鲜艳的服饰、精湛的表演,给人以美仑美奂的享受。戏曲剧目引古喻今,颂扬正义,鞭挞丑恶,倾倒了一代又一代的观众,陶冶了无数青年。本人从不懂潮剧到热爱潮剧,至今与潮剧结下不解之缘。十多年来,我在老一辈艺术家的热心帮助下逐步成长,于潮剧舞台扮演了众多小生角色,也积累了一些演出体会。

古人说过:“有志者事竟成”,从艺以来,我时刻牢记着这句话。当年,我服从领导安排,从学青衣改为学小生,其转折颇为艰难。但我告诫自己,不管演哪个行当,都要竭尽全力做出成绩。

1997年,中国戏曲表演学会潮剧研讨会在潮州举行,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观看了我团演出的《三凤求凰》,指出潮剧女小生缺乏阳刚之气,脂粉味太浓。为了突破这个难题,本团领导在1998年乘全省举行演艺大赛之机,推荐我饰演《林冲上山》中的林冲,并安排专人辅导,力求加强我的表演气质。这对我来说,无疑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因林冲是宋代京都80万禁军教头,被害充军。舞台形象既须具备堂堂男子汉气质,又须显出几分落魄的怆凉。在以前戏曲艺术中,此角都由武老生扮演,女小生只有著名表演艺术家裴艳玲演过,而我这个当时只有五年舞台经验的姑娘家能胜任吗?焦虑不安常常袭扰着我的心。这时剧团领导、前辈艺人、热心人士、家中亲人都给我以鼓励和支持,使我化压力为动力,毅然接受任务,开始了为期两个月的艰苦训练。

 我首先熟读剧本,细心琢磨,理解角色。继而在导演的悉心指导下,一招一式,苦苦锤炼。戏里有两段表演较有特色:一是林冲在发泄内心情绪时挥舞“长穗醉剑”,二是林冲在决然上梁山时的枪花。这两段表演都恰如其分地体现了林冲作为英雄人物的武功,以及当时的悲愤内心世界。其中“转身反手剑”、“背身接枪”等动作难度极高。在训练时,我经常被剑刺伤手部,或被枪砸中头部。但我毫不畏缩,每天苦练五个钟头以上,终于逐步掌握了难度动作的要领。

在长穗醉剑的表演中,我十分注意节奏的掌握,包括眼神的运用,步法的协调,以及身段的配合,使这些达到高度的统一。并以此去表现人物似醉非醉,悲愤顽强的神态。同时在全剧的表演中,合理运用了程式动作来强化人物的外部形象。从一出台的踏雪控腿、武生角带运用到各种身段造型,都为人物注入了活力和生机。

为弥补年龄和性别上的差异,我在化装上也改变了以往公子王孙色彩偏淡的描法,结合京剧武生脸谱,通过加深颜色,加粗眉眼,水纱吊眉等方法,来增添人物的英雄形象。在发声方面,我一改以前高尖的音调,改用粗犷、低沉的唱法,以达到胸腔共鸣的效果。在唱腔的运行中,我以情带声,力求唱出人物的内心思想感情。如在剧中第一段,林冲自叹身世,抒发对妻子的怀念,其情绪主要是伤感和忧愁,故此我只用低沉、愁怨的声调慢慢演唱。到了最后爆发阶段,林冲仇火燃烧,特别是唱到“要起舞长空把云雾扫荡”时,我以洪亮高昂的声调,带着激情歌唱,并积聚力量拉起长腔,把戏剧气氛推向高潮。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我知道观众被深深地感染了。

风雨过后见彩虹,成功的喜悦驱除了两个月的疲倦。通过《林冲上山》的艺术实践使我领悟到,女演员扮男子汉,虽然会受生理限制,如嗓子窄,肢体缺乏男性的雄健等,要达到形似确有难度。但一名女小生如果有恒心,肯努力,完全可以与男小生分庭抗礼,展开竞争。因中国传统戏曲的最大特点是写意性,即重神似而不重形似。所以女性扮演男子不但有特殊的艺术价值,而且有特殊的优势。作为一个优秀的女小生,应懂得扬长避短,追求神似,发挥女人清秀飘逸的优点,塑造出连男演员都难以演好的男性形象。另一方面我感到,要演好男子汉角色,除了细腻传神地表现男性的阳刚气质外,还应重在表现他们的沉稳和丰富的内心世界。如《林冲上山》中的林冲,在发配沧州之后,他心境上的那一份苍凉和抑郁,是可想而知的。但他原是一名儒将,尽管再落魄,他身上还会保留着大将风度。体会了这些,表演的时候就有了充分的依据,演出来的人物就会格外丰满和可信。

艺术家范瑞娟在美国访问演出,卸装后曾让观众大吃一惊,观众始终不肯相信梁山伯是由一个女性扮演的,这就是艺术的魅力。中国戏曲史曾出现很多这样“敢弃裙钗扮须眉”的艺术大师,我立志以她们为榜样,当一名被观众认可的潮剧女小生。

“学海无涯苦作舟”。虽然,我曾先后两次在全省演艺大赛夺得金奖,但我知道自己的艺术基础仍是薄弱,经验还是不足。我决心刻苦磨练,勇于实践,不断攀登艺术新高峰。演出更多的好戏,塑造更丰满的艺术形象,以此来报答广大观众、戏迷对我的支持和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