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集百闻一见大人物之平常事;罗列万众千般小百姓的非常情

您的位置:人物辞条文化林初发的相关文章

林初发扮演《薛丁山哭灵》的体会

日 期:  2009/12/4 10:55:36 提供者:ru1314

从汕头戏校毕业,至今已有八个年头了。在艺术表演团体,我尚算是个后生,但从演员舞台艺术青春来说,却不可说是太年轻了,因为,如我这般年龄的演员,成名成就的不是少数。从潮剧说,姚璇秋二十来岁就蜚声海内外,潮剧著名小生陈学希、还有剧院当年那批五朵金花,也都是二十来岁崭露头角。从其他剧种来说,黄梅戏的马兰、越剧的茅威涛……哪一个不是在二十几岁就出类拔萃。他们的成功,无不说明青年演员必须是艺术精湛、基本功扎实,才能赢得观众和荣誉。

几年的舞台生涯,也扮演了几个角色,得过一些赞誉,院、团领导还对我寄予希望,但是,每当我平静之时,就感到艺不从心,技不如人,危机感不时地袭上心头。不过,我还是日日忧患日日过,难有多少恒心,不见实际行动。让我下定决心的是98年为参加剧院的中青年演员比赛排演《薛丁山哭灵》这折戏开始。

1998年初,剧院召开了“希望之星艺术工程动员大会” 并决定举办中青年演员比赛。院、团组织我们到福州观摩福建省中青年演员比赛。虽然我只看了三场比赛,但却令我激动不已。他们年龄比我小,却能塑造出栩栩如生的人物,还不时配合剧情使出一两招漂亮的高难度动作,越看越使台下的我羞愧难当,使我看清自己,痛找差距,下定决心,瞄准艺术高峰,刻苦练功。在剧团领导和老师的帮助下,我选择了唱做并重的《薛丁山哭灵》作为参加剧院的演艺比赛的剧目。

《薛丁山哭灵》这折戏主要写薛丁山三休三请樊梨花这段故事中第三次请梨花出关这一折。薛丁山一路上悔恨交加,三步一拜。当到关前看到讣告写着梨花已丧幽冥时惊得魂飞魄散,当在灵前见到梨花灵牌更是悲痛欲绝,最后哭得晕死过去。为了表现丁山诚心诚意请梨花出关,除了用平常三步一拜外,还运用难度较大的跪转步。这个动作要做得跟平转一样流畅确实不容易。第一次两个膝盖并在一起转一圈,虽然戴上护膝,但也痛得不得了,要想流畅地做一连串,更是难上加难。当练到一段时间后,两个膝盖已磨得皮开肉绽,护膝换了两三套,还是没能够把跪转练好,当时真的有点泄气,不知是继续练还是放弃。后来一想,艺术家们高超的艺术不也是一步一个脚印练出来的吗?这么一想顿觉得精神饱满,信心倍添。当第一次能够把跪转顺畅地做好时,别提那时的心情是怎样的激动,当时练功厅只有我一个人,眼泪都禁不住流下来,真想大声叫:“我把跪转练成啦。”那个时候双膝已长起厚厚的茧层,已不用戴上护膝。

因为要用甩发表现丁山一路上悔恨交加的情绪和见到梨花灵牌悲痛欲绝的心情,所以用了横甩发、八字甩发、左右甩发、前后快甩等几组甩发动作。站着不动练横甩发还可以,要是配合平转一起甩就难了,转一圈甩发马上乱成一团,人也站不稳,颠来倒去的;左右甩发也一样,站着不动还好,配合横步甩发立刻乱成一张网撒在脸上,三分象人七分象鬼,真有点象拍鬼片一样。八字甩发更难,一配合步法马上乱成一团糊满脸。其实练这些甩发都不能急,要一个一个分解来练,所以我每天都坚持练一百个基本甩发,练到头不晕又非常纯熟才配合步法一起练。练基本甩发的那段时间,我的脖子过度疲劳都僵硬了,晚上睡觉不能和平常那样轻松躺下,而是先坐下然后双手撑着慢慢侧身躺下。起床也一样,连走路勃子都是僵硬的。同事都取笑我升官啦,说话脖子都硬绑绑的。

最后要练的腾空翻转难度最高,要表现薛丁山晕死的腾空翻转五百四十度对我来说真是有点痴心妄想。这个动作在毯子功最好的京剧也属高难动作,在潮剧舞台上少有人做过。我在戏曲学校读书时,短短两年半时间,没有刻苦用功,基本功不太扎实,要练好这个动作难度太大。导演跟我说过,他有一个学生练过这个动作,有一次跌得血都吐出来了,所以练这个动作要特别小心,要不把这个动作改掉。我想人家能够练成,我为什么不能?也为了把薛丁山最后悲痛欲绝的情绪更好地表现出来,所以我坚持不改,决心把这个动作练好。为了练这个动作,我特地跑去漳州请教导演的那位学生,他耐心地给我讲解这个动作的几个要领:站探海式蹬要蹬高,腾空翻转五百四十度转速要快,要用全身的暴发力,身体平跌下地全身要绷紧,下巴要贴紧前胸,防止后脑撞地,他还为我做了示范,还嘱咐一定要小心。要领掌握了,做起来却难。一想到整个人跌下来就害怕。后来一想:既然有决心要做,就咬紧牙根豁出去了。开始练难题就出来:把海绵垫垫太高,探海式蹬起来空间又不够,跌下去刚好跌个狗吃屎;海绵垫垫太薄心里压力又太大,所以练一段时间都没什么进展,倒是跌得满身是伤,有一次下巴忘记贴紧胸,头撞到地面都撞晕了。后来一次下乡演出,那天下午去游泳,突然灵机一动:在浅海滩找个海水较浅的地方练这个动作,心里压力不就不会太大,又可以找到腾空感觉?我立刻练起来,结果练了几个感觉没找到,耳朵、鼻子却灌满了水,海水也喝了不少;但我不甘心,继续练,渐渐地真的让我找到一点感觉。回到汕头,我马上跑去排练厅练习,结果看到地板太硬,压力又来,把刚找到的感觉吓跑了。最后决定再去几趟海滩练习,如此反复,练到后来加上对人物的理解,把薛丁山对樊梨花的内疚、悲痛情绪溶进这个动作,终于把这个高难动作练成。

当演到薛丁山最后晕死,听到台下雷鸣般的掌声时,我本来就因人物的情感要流出来的眼泪更是倾泻而出。我七次跑去福建学艺的功夫没有白费,几个月来的血汗没有白流。我终于尝到了初步的甜头,找到了信心,看到了希望。省、市专家、领导给予我很大鼓励,我终于获得了1998年广东潮剧院中青年演员演艺大赛一等奖,获得了广东省第二届戏剧(首届潮剧)演艺大赛金奖,同时还获得1998年度汕头市文艺奖表演一等奖。

通过《薛》剧的排演,我深切体会到,要寻找人生的座标,瞄准努力方向,勤学苦练,持之以恒,世上无难事,只要敢攀登。这就是我要走的成功之路。